车子掉头开出了看守所大院。她好像有些僵硬而严肃地说:“宝玲小姐他来不了了,也不会是你想的那样。”我警觉道:“肖律师,您这话什么意思,宝玲她怎么了,是不是跟我能平安出来有关?”

  肖和说:“是的,关董你出来了,宝玲小姐她进去了。”我说:“你是说她用自己把我给换出来了?荒唐,警察局怎么可以这么荒唐,停车,马上掉头,我要把宝玲从新换出来。”肖和刹下车,说:“关董,你先别激动,听我跟你说清楚事情的原由。”

  我暂且平静,听他说。他说:“我也不知道原来关董你是没有合法户籍的,也就是你所有的签署都是用宝玲小姐的名字对不对?”我点点头,说:“没错,我的名字在法律上是不生效的,所以我每次签字都是签宝玲的名字。”

  他说:“所以严格来讲,真正的负责人和犯罪人就变成了是宝玲小姐,也就是讲警察抓错了你,所以宝玲小姐自己去自首,才能把你换出来,而你现在要想去换她出来,那是不可能的。”

  我听罢,当即就给了自己重重一个嘴巴,说:“我真是该死,是我害了宝儿,我说过决不让她再受到伤害的,我真是没用。宝儿,你真是个傻女人,为什么不一走了之呢。”我求肖和,说:“肖律师,我知道这个案子必定要做好多年,只要你能帮我救她出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愿意接受。”

  肖和惋惜道:“想不到在当下这样的社会还有这等至死不渝的感情,宝玲小姐明明知道会被判很多年,但还是心甘情愿去换你出来,而你现在又愿意不惜一切代价去救她,说实话,我被你们这对年轻人给感动了,这次我就破个例吧,我告诉你去找一个人,黄跃田黄副市长,只要他肯为你点头,那宝玲小姐就可以平安出来,但前提条件是要在公开开庭之前,一旦公开曝光,谁都不会再插手帮你了,所以你只有三天的时间,宝玲小姐三天后开庭。”

  我坚定地说:“三天之内我一定要他点头,肖律师请再指点我要去哪里找黄副市长最合适,怎么接近他最有效。”

  肖和坦诚相告,道:“好,我就再指点你一招,你要是直接去找黄副市长是绝对行不通的,要想说通黄副市长,你就必须先打动他最爱的人。”我赶紧问道:“是谁?”肖和说:“他的妻子莫冰莲。”

  是她。莫冰莲,一个对美男子充满征服欲望的风韵女人。上次算是成功地躲过一劫,这次又要自愿载进去了吗?老天爷还真会捉弄人的。我暗自叹着气。肖和接着说:“莫冰莲是健康制药公司的CEO,你只要去那就能找到她,至于要怎么说服这个女人,你见了她之后自然就知道了。”

  原来莫冰莲的这个爱好是众所周知的啊。要是牺牲色相能换来宝玲的平安,那这点牺牲又何足挂齿呢?

  我来到了健康制药公司。文员却告诉我莫冰莲还在开会。为了表示我来找她的诚意,我蹲在会议室门口,一等等了近两个小时。会议总算是结束了,门打开,一波波白领从里面走出来,对蹲在地上的我冷眼指点。

  有人认识我的,说:“这不是股市风云人物关耳政吗?”又有人接话说:“听说国贸证券公司已被查封调查了,负责人是跑的跑,抓得抓啊。”讽刺我的声音就传了出来,说:“难怪这么狼狈的蹲在这儿,我还以为是条狗呢,哈哈。”

  一群人围着我,指指点点,拿我当笑话,让我明白这是个多么狗仗人势的世界。莫冰莲从里面走了出来,呼和那些人,说:“还围在这干什么?都不想干了是吧,还不去做事。”就都散开了。

  我这才站起来,说:“莫总,您好,我是特地来找您的。”莫冰莲也表示有些不屑地看我一眼,说:“有事来我办公室说吧。”她秘书紧跟她身后,而我紧跟她秘书身后。莫冰莲吩咐她秘书出去之后,才问我说:“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

  我开口道:“我们公司......”她打断道:“大致什么情况我都知道,马卫祥跑了,利用你来当替罪羔羊了是不是?你应该被警方扣留了才对,为什么能来我这儿。”我如实交代了一事情的经过。

  她说:“哦,原来是这么回事,所以你是要我替你把甘宝玲救出来,实话告诉你,商业科这种不涉及命案的东西都是小事,只要不公开我是一定能摆平的,但问题是我不会帮你,因为你很让我生气。”

  我硬着头皮,说:“只要莫总肯出手相助,要我怎样都行。”莫冰莲不稀罕的样子,说:“现在知道服软了吗?以前我邀请你出来喝咖啡你总是推迟,我还以为你飞黄腾达了之后就一直在空中盘旋了,就永远不落地了呢,想不到不但落了地,还掉进了阴沟里,你以前不是总用有事忙,走不开来拒绝我吗?现在我也忙,没时间理会你的事,你走吧。”

  她虽然已无情地下达了逐客令,但我却一定要厚着脸皮不走。我扑通,直接双膝跪在了她面前,我说:“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如果莫总你也这么认为,能不能看在我舍下膝下的黄金来真诚相求,帮帮我这次。”

  她轻视地笑道:“怎么?你以为在我面前玩玩苦肉计就能打动我了吗?我告诉你,能被我莫冰莲看上的人是他的福气,你倒好唯一一个敢不买我账的人,哼哼,在你眼里我应该是属于那种很不堪的女人吧!你是那么的看不起我,却要违心地给我下跪,这多难为清高的你啊!走吧。”

  我赶紧解释道:“莫总,你误会我了,其实每个人本来就该有与众不同的爱好,爱好不受他人的评价和指责,爱好只是每个人发泄情绪释放自己让自己快乐的一种方式,所以不影响一个人的本质,所以我是尊重莫总您的,而我之前一直拒绝莫总,实际上是因为我怕莫总。”

  莫冰莲奇怪了,还是第一次听小伙子说自己是可怕的。她说:“我倒是想听听我哪些地方可怕了。”我决定说出一番冒险的话来打动她。我说:“因为我一直都骗着莫总您,就是很久以前的那晚在酒店,我是刻意把你灌醉的,所以我们之间根本没发生任何关系。”

  酷:匠f网正版首}发p

  她的话也很令我出乎意料,她说:“我早知道了,作为一个女人,自己有没有被人碰过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我反倒追究问道:“既然莫总都知道,为什么当初还要帮我。”她走过来扶我起来,说:“因为我觉得你这个人跟别人不一样,在我接触过的男人中,不论大小,你是唯一一个不为我美色而动的人,我也试探到你并不是无能,也许那个时候我欣赏你的定力才决定帮你,后来我一直想找机会约你出来见面,其实是想问清楚你为什么到了那个地步还能自控,难道在你眼里,我不漂亮。”

  我说:“当然不是,完全是因为我对你有种敬爱之情,我是真心想结实您为朋友,固然不希望我们的关系存在那样的牵连,否则就不算心与心在相交,虚伪的情感是对自己的一种为难,我做不到。照这样看来是我一直误会莫总您了,我还以为您找我又是......”

  她挺高兴地说:“算了,我也误会你瞧不起我了不是吗?一笔勾销了吧!”好像冥冥中我已经说服了她。她说:“行,念在你们两个如此相互为了对方,我帮你,你说过让你怎么样都行的?”我点点头,说:“是,绝不反悔。”

  走出大铁门的宝玲见到我,脸上的笑就像春天的花儿一样绽放。她迈出修长的大腿朝我跑来,而我已迫不及待地朝她奔去,两个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良久,我说:“宝儿,在里面受苦了。”

  她幸福地在我怀里摇头,说:“不苦,我知道你一定会救我出来的。”我也很幸福地说:“你真傻,要是我想不出法子救你怎么办,你知不知道你这一坐就是好几年,女人的青春多重要。”

  她说:“可是在我的心里,你才是最重要的,与其在外面看你在里面受罪还不如在里面看你在外面快乐。”我扶她起来,深情地凝视她,我再也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内心的感动了,我捧住她的脸,深深地接吻到了她的唇。

  她用力推开我,说:“我在里面两天两夜没刷牙了。”我被她逗乐了,说:“我就喜欢这味道。”我接着吻她。这是我们同居以来,我第一次亲吻她的嘴。

  在车上她不停地追问我是怎么把她平安救出来的。我故作神秘地不告诉她,反正我现在就要带她一起去感谢那个人。到了酒店,见到了莫冰莲,她就知道了。吃完饭,一走出酒店,她就闷闷不乐,一路上我逗她她就是不笑,回到家,还未走进家门,她转过来,说:“我问你,你是不是答应了她那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