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c匠M网/正版T首发"

  孟洛一笑,说:“我会荒唐到拿这种事来开玩笑嘛?Love的这代接班人是个贪得无厌的假君子,真小人,他表面上公开竞拍整个love公司,但暗地里却将love公司和love大厦合法拆解了,所以吴送您买到的只是love公司而已,其所在的love大厦以及地皮有幸落在了我手里,要是不信吴董大可看看你与love公司的合同书。”

  吴善恩怎么肯相信自己花了这么一大笔钱,购来的只是love公司这个已经不值钱的名字而已,他翻出合同来看,可这果然是个事实。

  孟洛看着他难看的脸,说:“吴董,我只能替您可惜了,他们利用您对他们的信任,给你玩了个合同漏洞,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也没任何证据告他们。”

  吴善恩明白道:“所以你现在要来趁火打劫,原来你早就知道这件事,故意让郑远东父女两前来虚摆竞拍阵势,只是不让我心起疑端,好一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想不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孟洛我真是小看你了。”

  孟洛道:“吴董,我如果是存心打劫就不只要你分我百分之五十的股权,我以大厦的一半换你如今love公司的一半,对吴董来说是多么划算的一笔买卖,我想不用算也可知,我是奔着结交吴董这个朋友而来的。”

  吴善恩还能有什么办法,如果硬是不肯做此交换,孟洛势必会收购love大傻,那他的love公司何以落脚,而且他提出的要求也十分合理。

  他看着孟洛,说:“好,我就交了你这个朋友。”吴善恩在合同书上挥下自己的大名。如愿以偿的孟洛收好合同书,说:“吴董玩的开心,我就不打扰了。”孟洛退了出去。

  我的秋敏来公司找我了。他一见到我就圈住我的脖子亲我,完全不在乎旁边还有甘宝玲在。她说:“小和尚,我听说你去我家找过我,是不是想姐姐想的不行了。”我本来还想化解他与宝玲之间的误会,叫他不可以这样不搭理宝玲,不可以这样无理。

  可她一说话,我就全随她了,我连连点头,憨笑道:“是呀,是呀,我太想了。”我去亲吻他的嘴,也忘了宝玲在一旁看着会尴尬。

  她说:“我刚从新加坡回来就找你了,说什么今天你都得陪我玩。”她拉我就往外走。我十分心甘情愿地跟她走。甘宝玲喊道:“那两只股怎么办?”我哪还有心思管股票,我说:“等我回来再说吧!”

  晚上回到家,我见甘宝玲不高兴地坐在沙发上,见我也不打招呼,我才意识到在工作时间随便就走有点太过分了。我学乖,站立在她面前,认错道:“师傅,对不起!我不该丢下你一个人的,我错了,原谅我这次好吗?”

  她一下没忍住噗呲就笑了出来,见她乐了我可就放心了。她立马又严肃地教训我道:“你还知道错吗?你知不知道我们是把所有的积蓄押进了股市,你居然啥也不管就走了。”

  我的天,那两只股是必须要在下午五点前抛出去的。我赶紧问道:“你抛了吗?有没有全部抛光?”并连忙拿起平板电脑,果然,那两只股都跌的很重。甘宝玲气愤地从我手里夺过电脑,说:“现在才知道着急,晚了,玩的时候多尽兴,打你电话也不接。”

  我抽了自己一耳光,说:“我真是该死极了,现在我们还剩多少资金?”甘宝玲放下平板电脑,急道:“你干嘛打自己,我还没说完呢,我已经在五点之前把两只股全部抛出去了。”

  我一听,一兴奋,捧住她的脸就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说:“真的?太棒了,还是宝玲你知道我的心思。”甘宝玲忽然愣住了,接着脸上微微有些羞红,心跳有些加快。而我还沉浸在喜悦中,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动作。

  她晃过神来,说:“还好你之前一直神神秘秘地念着还有五个小时,之后又念还有四个小时,我就猜测你是要在四个小时后,也就是下午五点之前收市,所以我就全抛出去了,总之即能赚一笔,又不会提心吊胆。”

  我赶紧问道:“那我们赚了多少?”她说:“总共三千多万,现在我们有一个亿左右的资金了。你看看你,对自己挺舍得下手的,都红了,我给你打点热水敷敷。”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把就搂过了她,说:“没事,真是辛苦你了,我这点小伤算得了什么,哈哈。”她并没有太大的挣扎,可是她的不自在让我晃过来,连连松开,颇为尴尬地说:“sorry,我太兴奋了。”

  甘宝玲打趣道:“怎么?有点小成就就敢对你师父无礼了,连你师父的豆腐也敢吃了,该打。”她在我头顶上拍打下来。我说:“徒儿不敢,师父打得好,打得妙。”我们两个都乐了起来。

  陈伯南抓住打扮的极为漂亮的朱雅丽。朱雅丽回眸妖艳地笑道:“干嘛?还没喂饱你吗?”陈伯南从后面抱住了她,说:“今晚不许你出去,好好在家里陪我睡觉到天亮。”朱雅丽挣开他,说:“好了,今晚之后我就要让你从副经理变为正经理,我走了。”

  陈伯南拉回她,说:“不用去了,费老头今晚没时间搭理你,你不知道我们公司出了大事了吗?”她说:“我当然知道,所以我才要今晚去,在他最烦的时候把他伺候开心了,再推荐你才最有效果嘛。”

  陈伯南说:“可是现在我并不稀罕做那销售部的经理了。”朱雅丽笑道:“你口气倒是不小,那你到是稀罕哪个位置,能坐上哪个位置啊?”陈伯南神神秘秘地说:“明天记者招待会你就知道了。”陈伯南就去亲她,摸她,捏她。朱雅丽靠倚着他的身子,闭眼销魂地享受着快感。

  东华制药公司的记者招待会上来了个不速之客。费游对红毯上走进来的火热女人说:“莫总,今天是我们东华召开记者招待会,你来不知有何赐教呢?”莫总道:“对,我的公司召开记者招待会,我当然要来赐教。”

  此话一出,所有镜头对向了这个高贵典雅的女强人。费游心头一紧,说:“不知莫总你是何意思?”莫冰莲说:“很简单,我的意思是你的公司已被我正式收购了。”

  全场一阵骚动。费游勉强笑开,说:“莫总当着这么多记者的面也敢开出这么大的玩笑,我知道莫总也有兴趣玩我们东华的股,但你手上的持股量能多过我吗?”

  莫冰莲笑道:“一个人也许未必,但两个人就足以。”费游道:“两个人?还有谁?”

  同他坐一排,最边上位置的陈伯南站了起来,说:“还有我,费董你明明没有新药研发,却硬要欺骗大众,对于你那自私,只为面子,只顾当前股市利益的领导者,我实在无法接受,所以我只能说sorry,跟莫总站在同一战线上,收购了公司。”

  费游猛然将炯炯有神的双目转向他,说:“原来我们东华的叛徒是你,呵,你以为就凭你勾结健康制药就想打败我,收购我的公司吗?真是笑话。”陈伯南微微笑着,说:“费董,我尊重你,但也请你自重,我就当你的污蔑是在开玩笑好了,你看看这份股权转让书再做断言吧!”

  陈伯南走了过去,得意地将一份文件放在他面前,说:“现在我的持股比列是百分之二十二,而你的持股比列则恐怕连百分之二十都没有了吧,你现在已经再不是东华的最大股东了,知道吗?”

  费游看吧,不肯相信,他家的百分之十五的股权竟然都合法地转让到了他的名下,这不可能。费游用力往桌上一甩,说:“这份股权书是假的。”

  陈伯南双手按在桌上,脸凑近,阴冷的笑脸,轻声地话语说:“是不是假的你大可问问你的宝贝儿子费溢,他好赌的品性你这个做父亲的应该知道吧。”费游侧脸看了眼坐在旁边的儿子费溢,三十八岁的成功人士此时竟然无脸抬头。

  费游愤怒地站了起来,一把抓住陈伯南的衣襟,说:“你出老千对不对?”

  陈伯南也不反抗,说:“是吗?那只能怪他太自大,太贪心了,竟然要我拿我老婆舒雅丽当筹码,所以我自然也要他的股权当赌注了,真是想不到你们一对父子都败在我女人石榴裙下,可惜费家一手打下来的江山就这么断送了,不过你放心,我会好好经营下去的。”

  费游气得当场心脏病发作,晕了过去。混乱片刻后,费游被带走了。莫冰莲的律师宣布莫冰莲手里持东华股比列百分之三十,与陈伯南手里的百分之二十相加,已超过一半,所以在今天的记者招待会上正式宣布东华制药公司被健康制药公司收购。

  这是只属于她们两的庆祝晚会。莫冰莲举杯对陈伯南说:“伯南,恭喜你坐上东华CEO之位,以后东华的前景就靠你了。”陈伯南端起酒杯,说:“我与莫总的默契一直就是不言而喻的,为我们打倒老狐狸干杯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