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回到了公司为我们两租的两室一厅的房子里。她在浴室里洗澡,我有些迫不及待了,端了杯水,喝着,就靠在浴室门口,说:“宝玲,你不是说慢慢告诉我的吗,你现在就开始说吧,我听着呢?”

  她关闭了水龙头,说:“怕了你了,其实我们这次商谈可以说成功了,也可以说失败了。”她又哗啦啦放水。我看着她在里面扭动着身形,眨了眨眼,说:“别卖关子行不行,直说,直说。”

  她说:“直说就是成功与否全靠你了。”听得我更加摸不着头脑了,我说:“求解,求解。”

  她乐呵呵,说:“还记得莫总临走时对你说的话吗?还给了你一张私人名片,很显然她看上了你,只要你愿意陪她一晚,她就答应把合同给你签了,否则就是不给她面子,也就吹了。”

  我生气地责怪道:“喂,你胡说八道什么。”她已经洗好了,围着雪白的浴巾,擦着头发从里面走出来,看我一眼,往客厅走,说:“我可没有胡说八道,莫总到这把年纪还有那样风华的月貌,定然是得到不少年轻汉子的滋润的,而你小和尚人高马大,又有一张够俊的脸,不成为她的猎物才怪,想想她与你交谈时看你的眼神,还有那刻意勾引你的声线。”

  她这么一说,我再从头到尾一回顾,还真有那么回事。我说:“这就是你说的商场潜规则吧?”她往沙发上一坐,说:“不错,成与败就由你决定吧。”我坚决拒绝道:“我可万万不得去跟那女人睡,我不能对不起秋敏,拿不到上市权就算了。”

  她挑我话中的漏洞,笑话道:“也就是说你是想和她睡的,只是碍于秋敏的面子。”我急道:“当然不是,不是。”她捧腹大笑,说:“这只是潜规则中最小的一种罢了,要是你遇到这点小挫折就要退缩,那你是不可能成功的。”

  我吃惊道:“你不是真要我答应她,牺牲色相去换取吧?”她了解我,说:“我晓得你做不出来,其实人面对潜规则这个东西,不一定就是任它玩耍,你也可以玩耍潜规则,恩,就让我好好教你如何对付潜规则。”她扑到我耳边道来。

  我接受甘宝玲的计策,主动给莫总打去电话,聊了几句,确定了她真是那意思之后,我就开门见山地说:“既然这样,那莫总什么时候有空,喜欢上哪家酒店。”她在那头乐道:“一个小时候,博金汉爵大酒店贵宾520号房。”

  我挂断电话让甘宝玲送我去。甘宝玲笑我,说:“想不到你那么直接,有够火辣的。”我说:“少来,既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干嘛还要婆婆妈妈,来个痛快的,早办完事早拿到合约,谁也不耽误谁的时间。”她又说:“那到时候你可千万别假戏真做了。”我反问道:“我会吗?”

  莫总先到了那。我一进房。她就极为兴奋地圈住了我的脖子,说:“小家伙,我还从来就没遇到过你这么直接的。”我的心一紧,但立马又放松开来,用甘宝玲教我的挑逗语,说:“熟女人,这样不好吗?合约带来了吗?”

  她道:“当然,只要你伺候的我舒服,立马签约。”她就来亲我的脖子,亲我的脸。说到底还是要破色相,真是个糟糕的计策和糟糕的女人,为了成功,又有啥法子不承受,不小小牺牲呢。

  她要亲到我嘴的时候,我用手隔住了她的红唇,说:“不是应该先洗澡吗?急什么,去洗澡吧,我等你。”她一乐,说:“好,小鬼,等着我啊。”

  她洗了一会儿就等不及地围着浴巾出来了。她扑向坐在床上的我,压在我身上。我心想她还真是个二十七八的狂野女人,不然哪来这么灵活的劲儿。

  我推住她,说:“等等,这样就开始了多没劲,火山喷发前总要酝酿的是不是?我们得噶几杯,有酒助阵才更能耍出激情,才更加持久耐战对不对?”她想了想,说:“有道理,我就先憋着,带到一发不能的时候才能体验到真正的狂野。”

  她从我身上支起来。我赶紧跃起,端起桌上早已倒好的两杯酒。我们干了。干到第三杯的时候,药性开始发作了。她开始迷糊,感觉很想睡。她放下酒杯,扑向我,说:“好了,我们现在正式开始吧。”我说:“好的,我们这就开始。”我横抱她起来,她已完全进入了梦态。

  我把她平放在大床上,不小心扭到了身子,抽到了内部的伤,一痛,整个人扑倒在了她柔软的身体上。脸也正巧扑在她面前。她的脸被三杯酒陶红,双唇湿哒哒的。

  女人天生胴体的诱惑勾起了我男人注定带野的细胞。宝玲也交代了我,有的事我是一定要做的,那就是脱光她的衣服。我似乎在为自己找借口,总之我有些胆怯又有些兴奋地把她脱光了。

  看着她洁白如玉的体肤,我一点点接近她的身体。我忽然想起甘宝玲那句‘你千万别假戏真做了’。脑子里责怪自己,怎么可以这么下流卑鄙呢?我拉过雪白的被子给她盖上,背过身坐在床边,紧张的满头是汗。

  一时间还能忍,可到时候我也还得脱光了同她睡一起,让她醒来的时候误以为我们真的做过了。甘宝玲这次真是把我害惨了。我脑子里不断跳出男女之间搂搂抱抱的画面,该怎么是好。

  我想到了我的秋敏,我想到了跟她做,既然担心忍无可忍就去找我的爱人秋敏做。我把心一横,丢下莫总离开了酒店,拦下一辆出租车就直奔郑家别墅而去。

  海边的夜风有阵阵暖意,对于郑秋敏来说这又是个难眠之夜,她站在窗户口,拉开窗帘,就像个思春的田螺姑娘,盼望着要是小和尚此刻从那条路回来,该多好。有时候后老天爷良心发现就会让人美梦成真的。她真的看到了一辆出租车驶来,停在了大院外。小和尚从车内走下来。郑秋敏欢喜地念了句:“小和尚。”转身快步追下楼。

  我没有按门铃惊动保安,选择静悄悄地爬铁门而入,爬到一半的时候,我就听到了秋敏的声音:“小和尚,小心啊。”我看到长发飘飘,无比青春的她,立马加快动作,跃起,三两下翻跳下来。

  更新最4N快*上"T酷匠网

  她跑来我身边,扶起我,说:“这么晚了,你偷偷摸摸想要干嘛,不知道家里设有保安系统的吗,还好我先看到了你。”我的呼吸很急促,说:“我,我想要你。”我捧住她的头,就亲吻下去。

  我的秋敏,我秋敏的唇,好滋味。秋敏推我起来,说:“小和尚,你怎么了?”我紧张地说:“我没怎么,我就是想要你,让我要了你好吗?”她二话不多说,伸手,说:“那抱我回房间吧。”我横抱起她,她勾住我的脖子,脸上带着甜滋滋的笑容。

  彼此的迎合,共同的激情,身体的容纳几乎让我们忘了谁是谁。她说:“小和尚你长大了。”我一边用力,一边说:“敏儿你也成熟了。”她乐呵呵打我,说:“你现在真是坏透了哦。”我呵呵笑,说:“还不都是你惯得的吗?”

  完事后,我又开始担心,我以为她一定会数落我,审问我很多,可想不到的是她任何责怪的话也没有,也许她是不想破会这美好的气氛。她扑在我胸膛上,说:“搂着我,陪我安安心心地睡一觉。”我哪里有心思睡,我还得在天亮之前赶回酒店。我搂住她,关了灯。她完全入睡之后,我偷偷地放开她,摸黑穿好衣服离开了。

  第二天清晨,莫总松懒醒来的时候,我故意假装还在睡梦中。她推醒我,说:“我的小宝贝,昨晚品尝完我之后也不给我穿上衣服,真是坏死了,是不是想今早起来再大战一场啊。”她又扑到我身上。

  我开玩笑说:“莫总,我这儿可没有买一送一的活动,我们一笔归一笔,您该把合同签了吧。”她呵呵笑,说:“行,做爱固然是件让我兴奋快活的事,但真正的快乐还是源于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所以你不仅给了我快活,还带给我真正的快乐,这是交易外金钱购买不到的,所以这份合同我不能签。”

  我心虚,还以为她发现我骗了她,我说:“莫总,你这是何意思?”她说:“放心,只是要在合同上再加一条,就是我决定送你百分之二的公司原始股。”

  我和甘宝玲在限定的期限内成功拿到了健康制药公司的上市合同,公司的那些长辈们再也不敢小瞧我们,我们两在公司总算有了一席之位。甘宝玲提意晚上去酒吧好好庆祝,我同意。可到了下班时间,郑远东的车子停在了证券交易所门口,我望着黑色奔驰,停住脚步,车窗摇下,我和甘宝玲同时上去问候郑伯伯,郑叔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