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二楼,就见门口走进来一个高挑的女子,她一把拉住下面一个跑堂人员,问道:“关耳政在哪?我要见他。”跑堂回过头来指向楼上的我。她的视线跟随上来。我立马欢快地向她挥手,说:“秋敏,这儿,我在这儿呢。”

  我一边走向楼梯口,秋敏扶住护栏快步上来,我就猜到她会甩我耳光,一抬手就接住了她的手腕,用力一拉,让她撞进我的怀里,说:“秋敏,我真的好想你,你知道吗,每次我与你的身体贴在一起,我就感觉万事美好,一切都是那么舒心,别动,不要挣扎,安静一分钟,让我抱抱。”奋力挣扎的她一点点安静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她扑在我肩上,用力咬了我一口,我哎哟一声,推开她,说:“干嘛又咬我?”她生气地说:“一分钟到了。”我看到她娇气的样子,我就有点不能自控,我也生气地说:“你咬我,我就要你,我就亲你,有本事就连我舌头也咬断了。”

  我捧住她的脸,一口吸住了她美味的双唇,并且用舌尖撬开了她的唇片,舌头伸了进去。她也毫不客气咬住了我的舌头,但却不舍得真用力。

  甘宝玲站在了我身后。郑秋敏用力在我肚子上打了一拳,我感到很痛,真是糟糕的内伤,注定要跟随我一辈子了吗?我不得不松开她。

  甘宝玲上来扶住我,说:“秋敏,你太过分了,不知道小和尚有伤吗?”郑秋敏以为我的伤早好了,说:“装,你就装吧,你们两个一唱一和,戏还演的真好。”甘宝玲愤怒道:“秋敏,你太让我失望了,小和尚的内伤完全是因为你而起,你还有资格怀疑他是装的。”

  秋敏这才内疚地看着我,见我额头上带有汗珠,露出担心的神色,说:“小和尚。。”她想过来碰我,却被甘宝玲推开了,说:“你还想干什么?”我不想看到他们两因我而搞成这样。我笑了笑,说:“宝玲,我没事,我就是装的,想不到还是没骗过你。”

  酷/匠5●网永久免m费D看r6小~b说

  秋敏当然知道我是真的很痛,她反驳道:“你为什么要这样骗我?你到底还爱不爱我。”我立马回答道:“爱,我当然爱你。”秋敏不同意,说:“爱我你却跟我好姐妹宝玲在一起了,爱我你就应该跟我回去,现在就跟我回去。”她抓住了我的手臂。

  甘宝玲怕我心软,推开秋敏的手,说:“秋敏,你不觉得你自己太自私了吗?爱你就必须跟你回去吗?跟你回去那就是叫作爱吗?我到也想问问你,你是不是真的爱小和尚,还是你只不过当小和尚是你曾买的一个玩偶罢了。”

  秋敏极力反对道:“我当然爱他,所以我要他跟我回去,我要保护他.”甘宝玲毫不客气地打断道:“那你倒是好好想想,之前你都把小和尚保护成什么样了,女人保护男人是多么一件不现实的事,你除了能给他钱花之外,给过他自信吗,交过他如何成功吗?你根本不知道小和尚想要的是什么。”

  秋敏把气直冲甘宝玲,说:“你这卑鄙的第三者,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讲一套套虚伪的大道理。”

  我气愤她们两这样争锋相对,唇枪舌剑伤来伤去。我也怒道:“好了,这里是炒股的,而不是吵架的,怎么选择那在我,你们两个都给我闭嘴。”

  一时间整个大厅都回旋着我的声音,楼下股民们的视线看向我们。但毕竟走势图的诱惑力远远大于我们,只是瞬间众人的视线都收走了。

  我抱住秋敏的双肩,说:“无论什么都不能阻止我爱你,何况是回去与不回去呢。。”她深情地看着我,说:“既然是这样,你是答应跟我回去了。”

  我迟疑了片刻,摇摇头,说:“恰恰相反,在这里我能找到真正的自己,我要创造出属于我的一片天空,我要保护你,而不是总需要你来维护我知道吗,你等我,到时候我一定会来娶你的,我要让你成为我小和尚的女人,成为我关耳政的妻子。”

  郑秋敏同样凝望着他的眼神。她当然相信他,只是她清楚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他关耳政的合法妻子。因为那张‘不得已任何形式提出与吴豪俊离婚’的协议书。郑秋敏的心底忽然泛起浓浓的酸楚感。她快要哭出来了,可是她不想让小和尚看到自己的难过,因为要是小和尚问她。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心会更加痛,所以她推开小和尚的手,说:“那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了。”

  我不明白她为何那么绝情,她转身就走了。

  健康制药公司最近新研发出来的小儿感冒药已得到批准,要大量生产这批儿童副作用降到百分之零点几的新药物,必须要上市集资。因此健康制药公司的上市权成了几家证券公司争抢的肥肉。

  甘宝玲为我争取了这个机会,让马动把这重大任务交给我去处理。甘宝玲给健康制药公司总裁助理打电话预约了见面时间,对方也坦诚国贸证券公司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因此答应明天再‘襄阳饭庄’吃个晚饭初步谈谈这事。

  我和甘宝玲第二天中午就赶到了襄阳饭庄,我们必须预订这里最豪华的包间,可是却发现早在两天前,今天这钻石包间就被人给定了。甘宝玲问那吧台员工,说:“你能不能帮我查查是谁定的?”

  那人笑道:“不好意思,我们不能透露客人的信息。”甘宝玲表示明白地点点头,说:“哦,那我可以预订知道今天钻石包间的主人是谁吗?”甘宝玲掏出了一千块钱,十张鲜红的钞票较为低调地放在了吧台之下的桌面上。

  那人立马笑了,说:“您稍等。”她迅速收好钱就去电脑上查了,说:“兴旺证券公司的王经理。”

  甘宝玲猜的果然没错。她向那人道声谢之后就拉我走出了饭庄。我不解道:“我们不定位置了吗?还有你花一千块钱就为知道谁定了那钻石包间,是不是太不划算了。”

  甘宝玲料事如神地说:“从那秘书应约的口气我就知道健康制药公司的莫总不知约了我们,果然还有个兴旺证券公司的王继文,这一千块钱能买到这个消息,实在太值了。”我问她道:“那我们现在去哪。”

  她说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去把心情玩个痛快,在顺便构思怎么打败王继文。

  莫总裁的秘书与我们约的见面时间是七点半,也就是说兴旺的王继文早在几天前就预约了今天的七点半在此宴请莫总裁。甘宝玲看看时间,说:“现在五点整,王继文应该到了,我们就去会会这位前辈。”我不明白地问道:“我们明明是要见莫总裁,干嘛还先要去会会他?”她说:“凭你的智商,待会去了就知道了。”

  我们赶回了襄阳饭庄,果然就听到钻石内传来了两个男人的交谈声。甘宝玲有点迫不及待地敲响了门。王继文以为是莫总裁提前到了,亲自来开门,却见门外是两个陌生男女,王继文也不会想到他们两会是其它证券所派来的竞争对手,说:“你们找错房间了吧。”

  甘宝玲认定这开门时满脸欣喜,后又一脸阴沉的四十多岁的男人一定就是王继文,甘宝玲道:“这位一定就是兴旺证券公司的王经理吧,我身边这位是国贸证券的关经理。”

  甘宝玲一介绍完,我便伸手出去与对方握手问好,这已经成为一种模式,很习惯了。只是这次是第一次与公司外的人打交道。我微笑着伸出手道:“王经理,很高兴见到你。”王继文没打算给我面子,说:“我很不高兴见到你们,有本事你们自己预约莫总去。”他就要关门。

  甘宝玲立马说:“正所谓货比三家,王经理不会以为今天莫总就接见你们兴旺吧?”王继文停了下来,说:“你什么意思?”

  甘宝玲笑道:“不用王经理教我们,我们当然会约莫总,只是想不到让王经理抢了个先锋,所以莫总就让我今天七点半准时来襄阳饭店的钻石包间,也许莫总还应邀了其他公司经理也说不定,王总要是不让我们进,那我们只好候在门口等待莫总的到来了。”

  我心里偷笑,甘宝玲还真能编,脸不红,心不跳的。王继文听说是莫总要我们来的,哪还敢赶我们走,门打得老开,忍气坐回大圆桌前。我和甘宝玲就不客气地在他们两对面坐了下来。两个人拉长脸,微微有些肥胖的身子活像两个大气包。

  王继文旁边比他稍微小点的助理开口道:“马董居然派你们两个后生来谈这么重大的案子,到底是她敢于冒险不怕输,还是你们二位后生可畏呢?”伴随有一阵轻笑,摆明了是看低我们。

  甘宝玲却也不甘示弱,笑道:“这位是经理的助理吧,总之是长者,长者说的话就是深奥,我们根本听不懂,以前也不知道是谁说的那句‘姜还是老的辣’,我看未必,老的也有可腐烂了是不是?总之这次谁将拿到健康公司的上市全,那必然就属谁厉害。”甘宝玲反过来狠狠地贬了他们两一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