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竞拍落单的罪名

  我当然是高兴的不得了,但还有甘宝玲,我说:“马董,那宝玲呢,她是因为我才丢了工作的,我希望你也给她安排一个职位。”马卫祥说:“那是自然,你为人太过单纯,身边少不了一位像甘宝玲这样既聪明又漂亮的女人,以后她跟着你,当你的特别助理。”

  我站在交易所二楼,聚精会神地看着楼下那个偌大的屏幕。上面是各家上市公司的股价走势图。甘宝玲站在我左边,王坤站在我右边,只要一有不明白的,我就问王坤叔,王坤叔立马为我讲解。很快,一个月就过去了,我对股市的大体都已经了解,王坤叔被马董调回自己身边差遣,我和甘宝玲并肩作战。

  甘宝玲对着那随时跳动的大屏幕,说:“看看,郑氏的股价很长一段时间跌涨不定了,现在你知道为什么了吗?给我解释解释。”

  我轻一声,说:“很简单,其中有两大重比持有玩家在暗箱操作,两个人都想其跌,然后见低就收,而谁又都担心对方收的多,所以迫不及待,这一收当然就会带动其他小股民也往里手,股价自然就会升,两大持有者好像配合的很默契,认为力不从心的时候就又大量抛出一部分,所以又压低了股价,依次往返,最终亏的就只是那些小股民。”

  甘宝玲大概听懂,点点头,她忽然看到朱世科走进了大厅,说:“他来这干嘛?”我也看到了他,说:“不知道。”

  朱世科走了之后,马董让我和甘宝玲去他办公室。马董吩咐道:“明天开发区那块地的竞拍会你们两代表国贸参加,记住,直接把价格抬到一个亿。”我们领命回去做一些基本的准备。

  进入竞拍会现场的时候,我与孟洛面对面遇上。孟洛摘下墨镜,笑了笑,说:“你还没离开,真是有点本事,竟然成为了国贸证券公司的代表。”他看到了我胸前的小牌子。

  我身旁的甘宝玲上来,说:“也许是有些人没用呢,害人之人能有什么好下场,今天的竞拍孟总可要小心。”孟洛忽然拉长脸,说:“你威胁我?不要忘记你们马董的交代。”

  我明白了,朱世科昨天来找马董正是受孟洛之托,请马董参加这次拍会,直接将价格升到一个亿,让其他一些小公司立马望而止步。

  我说:“也许心情不好的话忘记也说不定的,你没听说过‘将在外军令有所为,有所不为吗’?”甘宝玲说:“没错,你最好搞清楚现在我们是站在同一平面上的。”孟洛不得不客气地笑,说:“好,两位里面请。”我和甘宝玲阔步而进。

  位置坐定,胡志明挪到了甘宝玲旁边。拍卖会早已开始,叫拍价不停地喊了起来,胡志明哪还有心思去拍那玩意儿,反正已经答应了孟洛,而甘宝玲又哪有心思听他在一旁啰嗦,根本不予理会。

  当价格叫到五千万的时候,甘宝玲推了推我,说:“该我们了。”我举牌道:“一亿。”全场目光都投向了我,大厅内有些骚动。

  主持人也呆了片刻,说:“这位先生出价一个亿,还有没有比一个亿更高的?”下面无人抬价。主持人接着说:“好,一个亿一次,一个亿。。”

  孟洛满意地笑了,刚要开口,却被另一个人抢话道:“一亿一千万。”这人正是吴豪俊。

  孟洛的脸色瞬间变得不好看,这本来是他预订的最佳价格。孟洛知道吴豪俊现在是感情用事了,孟洛提醒他报了个价,说:“一亿一千一百万。”我意识到吴豪俊是冲着我来的,要是我再喊,他也一定会再喊,不过我没有那闲情跟她斗。

  主持人开始在上面问。甘宝玲这时候去理会胡志明了,说:“你来这是干嘛的?算什么大少爷,既然连一次价也不叫。”胡志明怎能让甘宝玲看不起,他立马举牌道:“一亿二千万。”这个数字早已超出了孟洛预计的底线。他怒看我们这边,就见甘宝玲笑了笑。

  要想打进地产界,这块地他是非要拍到手不可的,他忍住气,保持风度,平静道:“一亿贰仟伍佰万。”甘宝玲很开心地对胡志明笑,说:“又到你了。”胡志明看着她哦一声,举牌脱口就说:“一亿五千万。”

  为博红颜一笑,胡志明已经把价格抬到了天一样高。孟洛直接起身走人,最后这块地自是落在了胡志明手里,但甘宝玲却照样跟我走了。

  出了大厦,我感到痛快地说:“宝玲你的魅力还真不小,胡志明经不起你三两下就跟孟洛斗起来了。”甘宝玲得意地说:“那是自然,像我这样漂亮聪明的女人世上能有几个,不为我所倾倒的男人又有几个,除了你这不食人间烟火的小和尚之外。”

  我们已经习惯了这样开玩笑,我乐呵呵直笑,开着马董送我的别克君威回去。

  我回来报告马董竞拍的结果。马董笑了笑,说:“看来真是天不助孟洛,他的价格已经是最高的了,想不到胡志明要不惜金钱代价破他的天荒。”

  马卫祥拿起一旁的电话,接通王坤说:“王坤,我对郑氏股不在有兴趣了,趁现在价格在十五块的时全部清仓,收回所有资金,然后按三比二进仓8916和1033。”

  原来马董就是重比持有3118的玩家之一,我猜马董一定在这期间又吃进很多,要是马董这个时候清仓大量抛货,无疑是给郑氏重重一击,好不容易站起来的郑氏也许根本承受不起。

  我赶紧阻止道:“马董等等,8916和1033未必是两只好股,3118虽然很可能面临股价再次下跌,但只要马董持重比者不大量抛货,那些小股民得不到太多的讯息是不会轻易炮火的,而且孟洛也会尽量封锁拍卖失败的消息,马董不要忘记孟洛手头还有十多个亿的资金可以调动,他一定会再想其他法子。”

  马卫祥听完,立马打去给王坤,说:“停止抛货,静观其变。”马卫祥挂断了电话,对我说:“我知道你是为郑氏担心才这么说,我要告诉你的是商场如战场,一旦交锋是不容许有什么情面可讲的,而我答应你不抛,更大的原因是两者对我造成的损失都不大,我完全可以当作长期投资,你能够猜到我就是重比持有3118者,很不错。”

  晚上我坐在阳台上欣赏夜景。甘宝玲穿着睡衣走了出来,见我心事重重的样子,说:“对不起,我本来只是想借助胡忠明搓搓孟洛的锐气,想不到弄巧成拙,给郑氏带去了麻烦,害你担心,我知道你一定是挂念秋敏了。”

  我看了她一眼,怎么她总是能读懂我的心思呢?我说:“那又不管你的是,能削孟洛目中无人的气焰,我也感到很痛快,只是秋敏这下又要为集团的走向而烦心了。”

  甘宝玲说:“其实你想那么多也于事无补,马董说得对,商场上是残酷到不能讲情面的地方,否者本来该被淘汰的对手很有可能就是踩你往上爬,是你致命的敌手。”

  我叹了口气,说:“太深奥了,我不想去理解,我改变自己,成就自己不就是为了能给秋敏幸福,要让她快快乐乐的吗?可在这过程中我却差点给她带去灾难。”

  甘宝玲为我否定道:“这并不算灾难,现在你知道孟洛是怎么样一个有野心的人了吧,他做大了以后势必会成为郑氏的独裁者,到那个时候才是秋敏真正的灾难,所以你想要秋敏,跟孟洛斗就是命中注定好了的事,只是这一切秋敏还未看明白罢了,但迟早有一天她会明白的。”

  我听着,我想着。她的话总是让我觉得很有道理,能够让我的心灵平静。

  孟洛竞拍失败一事还是很快传了出去,股市上3118跳动不停。孟洛虽然希望股价下跌,趁机收回,在待价高抛出去,但以这样被打败的姿态下跌却是给了他真正的伤,没有买到那块地,这教他要以什么的筹码回升股价。

  J酷匠5网正G{版"!首发¤

  朱世科给孟洛打电话,问他怎么会这样。孟洛糟糕道:“总而言之又是臭和尚和你的前女友甘宝玲从中作梗,以至于场面失控竞拍失败。”朱世科奇怪问道:“他们两?不是离开这座城市了吗?”朱世科去过原先她的住处,早已转租给他人了。

  孟洛心不甘地说:“马卫祥不卖我这个面子,收留了他们两,并且还重用了他们,这次竞拍就是他们两代表你们公司出席,这些都不重要,3118现在走势如何,有没有大玩家抛股现象?”

  朱世科道:“起初有这迹象,但不知为什么又忽然停止了,下跌的比列并不大,但也没有保障,万一要是还跌,如何是好?”孟洛叹了口气,说:“护盘,反正土地买不到,那就一定要将股价稳在十块以上。”

  秋敏这个任性的丫头,我早猜到一旦她得知我的消息之后一定会来公司找我,尽管找的一定是麻烦,但我还是期待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