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厨房端着一叠菜出来,正巧与秋敏相撞,手里的盘子打碎在地,那声音在我心中猛然一震。秋敏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记耳光扣在我脸上,说:“难怪不肯告诉我在哪,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一个是我最爱的人,一个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们为什么?”秋敏愤怒地看了甘宝玲一眼。

  我抓住她的手臂,想要向她解释清楚。她用力甩开我的手,眼睛红红地说:“你们两个可真幸福啊,对不起,打扰了。”她转身而去。甘宝玲拦住她,说:“秋敏,你误会了,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秋敏哪还听得进去,一把将甘宝玲推倒,道:“滚开,然后就跑了出去。”我要去扶甘宝玲。甘宝玲说:“我没事,快去追秋敏,跟她解释清楚。”我抬脚就追了出去,可还是晚了一步,那辆红色法拉利一声怒吼,扬长而去。

  我回来,见甘宝玲坐在沙发上擦药酒。她摔倒的时候右脚膝盖处重重地撞在了门框上,现在整块一周成青色,还中肿起来。

  我坐下来看向他,说:“我又跟你添麻烦了,对不起。”她给自己轻轻揉,说:“我可不是那种娇滴滴的弱女子,这点伤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没有追到秋敏吗?”我无力地摇摇头。糟糕的一天就有这么过去了。

  第二天,甘宝玲去上班之前教会我怎么查看我投出去的简历有没有人收走。我就坐在电脑面前一边玩,一边时刻注意缩小的简历页面。电脑上有个股票走势图自己跳了出来,我就看着那时刻变动的三条曲线,以及上面的数字,不觉入了神,没多大一会功夫,甘宝玲回家了,我还以为我一坐就坐了一天了呢。

  她把包包和钥匙往沙发上一丢,说:“哎哟,我哪就得罪那老板了,莫名其妙就叫我别干了,小和尚,你的的简历有没有人来关注?”我摇摇头,说:“你是不是一沾上我就这么倒霉,又被炒鱿鱼了。”

  她想了想,说:“好像还真有那么一回事,不过我就不信这邪了,好徒儿,让为师来给你瞧瞧。”自从她教我学会计之后,就自居师傅之位,我也就干脆认了她这个心善的女师傅。

  她过来查看电脑,说:“你怎么把我的股市图翻出来了,正好看看我买的那只股涨势如何。”她又调出一张图片。我一看,说:“这不是郑氏发行的3118谷吗?你买了1000股。”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脱口而出了,怎么就能确定她买了1000股了。

  她点点头,说:“是啊,我也得为秋敏家出一点绵薄智力,她那个孟洛哥哥还真有些本事,这股价都升到了二十了,还在往上升。”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郑氏股价近期应该会往下跌才对。”甘宝玲看着我,奇怪地问,说:“你怎么知道,你有郑氏内幕消息?”我摇摇头,说:“没,郑氏这次已经公开向外宣布要参于开发区那片土地的竞拍,所以我认为股价应该会跌。”

  甘宝玲越听越糊涂,越听越奇怪,说:“为什么?”我说出了我的猜想,说:“因为郑氏以往从来没有介入过地产业,而且股民们之所以买郑氏的单,完全是因为看好郑氏那将推出的珠宝,所以我认为以股民们的心态,一定会在得知消息后,趁着价高及时抛股。”

  甘宝玲半信半疑地说:“会是这样吗?不管了,先看看你的简历,疑?真是奇怪了,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呢?明明有很多家公司点击进入过?”

  国贸证券一号交易所,有人进办公室报告朱世科,说:“经理,3118往下跌了。”朱世科倒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地问了句,说:“跌了多少?”

  那人回答道:“跌了一块多,幅度不大,但还在跌。”朱世科说:“知道了,你出去盯着,3118还会继续跌,等跌倒十块以下就有多少吃进多少。”那人退了出去。

  国贸大厦,国贸证券总交易所,助理进来办公室报告道:“马董,3118跌至十二块了,有几个大玩家还在往外抛货,我们要不要接,要不要护盘?”

  马卫祥思索着,说:“当然要护盘,孟洛这小子真是有一套,想趁股价跌破发行价使劲往回吃,再等着把价格超高,呵呵,等跌到十块的时候就使劲给我往里吃。”助理退了出去。

  当3118跌至十块的时候,一号交易所办公室的门被原先那人撞开,说:“经理,3118跌至十块,但已有人大量吃进,好像有人打算要护盘,怎么办?”

  朱世科像是一下子从梦中惊醒,是谁?竟然知道他要在跌破十块后吸收,所以抢先一步了,朱世科下令到:“也给我往里吃,吃进,快。”

  甘宝玲又坐回电脑前,说:“小和尚,说来也奇怪,你的简历怎么就那么不招人待见呢,再等等吧,我来看看我的股市。”甘宝玲调出走势图一看,惊呼道:“哎呀,小和尚,快过来,你猜的真准,郑氏的股价真的跌了,不过好像又有一点回升的迹象。”

  她回过头来,这时我已迎上去,两个人面对面,彼此的气息交换,我还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看她,原来她的皮肤也是那样的粉嫩精致。她眨了眨黑圆圆的大眼,动了动红红的嘴唇。我的心在跳,喉结上下游动了一下,我也听到了她的心在跳的厉害。

  我告诉自己我不能对不起她,更不能对不起秋敏,我赶紧将视线移向电脑,说:“是吗?我看看。”她也转过神来忙问我怎么跌的幅度这么奇怪。毕竟我还没有接触到股市,我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

  我和甘宝玲两个人带上简历直接去公司人力部应聘。一开始人力部的经理都以笑相对,可是我们一递过简历,他只看第一页就变脸,把简历退给我们两,让我们去别家试试。奇怪的是接下来家家公司都是如此。

  甘宝玲就客气地问了其中一个公司的经理,说:“您可以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那经理想了想,说:“不为什么,你们想想最近得罪了什么人吧,我劝你们还是别跑了,结果都一样,你们就自己想法子做点小买卖吧,想进公司就得去其他城市。”

  我不明白,问:“那这又是为什么。”甘宝玲明白了,拉我走出了公司,她说:“我们两被所有公司给封杀了,看来秋敏真是恨死我们两了。”

  是啊,除了秋敏和她的孟洛哥哥,谁还有这本事。我气道:“秋敏太胡闹了,她怎么可以把你也牵扯进去呢,我要回去找她理论清楚。”

  甘宝玲拉住我,说:“小和尚,你回去岂不是又要让孟洛他们笑话了吗?以我对秋敏的了解,你解释她也听不进去,只有等你做出属于自己的事业们,回去跟她求婚,以事实证明你对她是全心全意的。”

  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说:“可是我们现在被封杀了,我们还能怎么办?”甘宝玲给我信心说:“我们离开这,也许这根本就不属于我们两。”我仔细想,这是个好主意,我也许只有离开这才能成长自己,我点点头,答应了。

  就在我们收拾好行李,准备走时,却有个中人找上门来了,我们不认识他,而他却对我们很熟。他很客气地笑道:“关耳政和甘宝玲是吗,最近我一直在注意你们的行踪,我知道你们在工作上很不如意,所以我们老板想要见你。”

  甘宝玲警惕道:“你们老板是谁?”那人说:“国贸证券董事长马卫祥,我是他的助理王坤。”我怎么不记得找马董帮忙了呢,我笑道:“马董要见我们吗,太哦好了,我们这就走吧。”我兴奋地牵起甘宝玲的手,说走就走。

  马卫祥的办公室可真是阔气,他让我们两随便坐,还命人给我们倒来热腾腾的咖啡。马卫祥呵呵笑道:“孟洛有点过分,竟然在各行各界给你们两个下了封杀令,偌大的城市竟逼的你们无处藏身,小和尚你就没有想过要来找我帮吗?”

  na酷匠S网!n首*…发

  我憨笑道:“一时间没想起来,马董,你可以让我进你公司上班吗?”马卫祥站起来,大笑道:“求之不得啊,之前在孟洛的婚礼上我就发现你对数字的才华,只是那个时候你是正是的员工,我不好直接挖人,既然现在他们不要你了,那我当然要珍惜你这个人才了。”马卫祥走到我面前,拍拍我的肩。

  甘宝玲不得不多心道:“看来马董一直派人监视我们,恕我直言,马董似乎跟孟洛也算是生意上的朋友吧。”

  马卫祥看向甘宝玲,说:“不错,你对我的怀疑很合理,但你还不知道小和尚曾救过我一命,既然小和尚有才能,我当然要好好帮他发掘出来。”她又转向我,说:“从今天开始,我就教你怎么玩股票这款惊心动魄的数字游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