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世科办完事回来报告孟洛时,孟洛很生气地对他说:“以后办事要小心,你被那和尚跟踪了知不知道。我不想在节骨眼上出任何差错。”朱世科大事不妙地说:“那我们的计划不是人让郑远东知道了吗?”

  孟洛说:“还好我留意到那和尚不在,就问起下边的员工,他们看到他跟随你而去了,所以我就先发制人,敢去医院给秋敏说了一通,那丫头总是会支持我的,所以答应我先瞒着郑叔叔,等那块地皮拍到手之后一切就都成定局了。”

  我忽然想起朱世科把甘宝玲的住址告诉了胡志明,他会不会给甘宝玲带去危险。我又怕我的秋敏姐姐生气,她不是最近教会了我开车吗。我伸手道:“把你的车钥匙给我,我忽然想开车了。”

  她说:“好,我陪你。”我说:“你妈妈回去了,你不要留下来照看你爸,再说我偶尔也想独立一次好不好。”她挪我的脸,说:“你这家伙嘴巴越来越会说话了,好吧,姐姐就成全你一次,去吧。”她把车钥匙拍在我手上,说:“记得小、心。”

  我火速开车来到了甘宝玲的住处。甘宝玲家的门是开着的,果然就见胡志明在里面纠缠她。我冲进去就护住了甘宝玲,问道:“甘宝玲,你没事吧。”甘宝玲说没事。

  胡志明气歪了脖子,说:“怎么又是你这臭和尚,怎么总是坏别人的好事,天下的美女是不是都你照的,啊?”他用手指用力戳在我胸肌上。

  我警告他说:“至少甘宝玲就是我照着的,你最好离开,否则我对你不客气。”胡志明叹了口气,说:“算了,反正我遭拒绝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看在和尚你算个正人君子的份上,我走就走。”他放下那束花,说走真就走了。

  甘宝玲问我怎么突然来了,我向她讲了事情的经过。她听完,有些难过地说:“我真是看错朱世科这个人了,谢谢你为我担心,赶来救我。”她救了我一次又一次,我救她本来就是应该的,我问起她跟胡志明到底什么关系。

  她反而问我,说:“你难道真的一点也不怀疑我是有阴谋的?”我摇摇头,说:“不可能,我绝对相信你,其实秋敏那天说的话也是因为她吃醋吧,所以你。。”

  甘宝玲扑哧笑道:“看不出来你也学会做和事老了,替秋敏说话了,我都知道,不管怎么样,秋敏始终都是我的好姐妹,其实我跟胡志明的关系很简单,就是他喜欢我,而我对他没有感觉。。”

  胡志明和她也是大学同学,曾疯狂地追求过甘宝玲,但甘宝玲对他这个只会大把大把花钱送女孩礼物的纨绔子弟一点好感也没有,而是赶到很烦。后来她就认识了朱世科,虽然他没什么钱,但他很优秀,很努力,给人一种安全和踏实感。

  甘宝玲说胡志明曾多次带人围堵她和朱世科。当时她也挺怕的,但有一次她实在怒了,就冲上去指着胡志明的鼻子,噼里啪啦一阵骂,对她说她已经选定朱世科了,让他以后别再来烦她了。结果在那以后,胡志明就真没有再去骚扰过她,一直到今天。

  甘宝玲深深叹了口气,说:“他还真是死性不改,不过其实他也从来没有真正伤害过我,只是吓唬我。”听甘宝玲描述完他,他到并不像朱世科和吴豪俊那样卑鄙。

  集团内对我的流言蜚语开始肆无忌惮了,也不知是最近秋敏不在集团的缘故还是有人刻意在背后纵容。员工见了我不但不像从前那样微笑着与我打招呼问好,甚至还直接白眼瞥我。他们那些对我难听的议论好像就是要让我听见,集团大大小小的角落,只要有人,我就能听到他们在嘀咕我怎么一无是处,怎么靠秋敏,吃软饭,小白吃软饭,当小白脸还以此为荣等等。

  我不想在这样被人误解,让人看不起,而且我也有信心自己可以处理集团上下很多事。我敲门来到CEO办公室。孟洛和关娜娜亲热完的样子。关娜娜在整理自己的衣领,孟洛在打领带。

  孟洛问道:“有事?”我说:“是的,孟总,我想要证明自己,我希望你能具体给我一些项目,让我亲手去做。”孟洛像是听了个很好笑的笑话,在笑,笑了一会儿,挥手让关娜娜出去。

  孟洛站起来,两手按在办公桌上,道:“你很在意员工们对你的看法以及评价吗?其实吧,我觉得他们也没有说错什么。”他脸上的笑是对我的讥笑,我看了很不舒服,我说:“原来你跟他们一样,也这样看我。”

  他否认道:“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比她们看你看的更透彻,你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人,站在商业利益角度来讲,你说我会给你项目,让你去证明你的无用吗?当然你也还有特长,就是去像秋敏求救,只要她来为你开口,我就只有给你了。”他的语气平缓,表情平静,我总算读懂了,盯着他说:“原来你那么看不起我。”

  他一笑,反问道:“你值得我看得起吗?你呀就乖乖地当你的小白脸,安分地在我身后跟着就好了,干嘛非要折腾自己呢?还差点破坏了我的好事,哼哼,想跟我玩,恐怕再过几辈子才有这资格。”

  我怒道:“孟洛,你不要太目中无人。”他摇摇头,坐下,说:“不是我目中无人,而是你不值得一提,你离开集团,离开秋敏就是一乞丐知道吗?好了,别在这废话浪费我时间了,我今天敢跟你说这些话,也就不怕你使用你的护身符,去吧,去告诉秋敏吧。”

  我实在气不过,放话道:“孟洛,今天我就离开郑氏,我会让你知道我是个有用之人,我会让你看我成就我自己的,我要用我自己这双手创造出价值,给秋敏幸福。”我甩门而去。

  转而我便来到了甘宝玲的住所。按响她家门铃,无人响应。我没有给她打电话,而是坐在阶梯上等,一直等到傍晚时分,甘宝玲下班回来。

  她见我坐在门口的石梯上,吃惊道:“小和尚,你怎么来了,怎么一脸不高兴,找我有事吗?”我起来说:“是的,甘宝玲我想你收留我,教我会计。”甘宝玲因我的话语而笑,又因我认真而不好大笑。她可不知道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哦了一声,开门让我进去再说。

  她问我晚饭有没有吃,我摇摇头。她说:“那我带你出去吃饭吧。”我说不用。她又说:“那我给你煮包方便面。”她就要往厨房内走,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说:“不用,我要学会计,就现在,你马上就教我。”

  她用疑惑的眼神看了我好一会儿,表示十分不解地眨了眨眼,说:“哦,那来吧,到书桌前来。”反而是她拉我坐在了书桌前。她另外拉了一条凳子坐在我旁边,然后就开始教我了。我也很快进入学习的状态,一不留神时间过去了四个多小时。

  甘宝玲举手,伸伸懒腰,说:“会计的基础大概就这些了,你回顾一下吧,哦,你不用回顾的哦,那你可不可以先让我休息一两分钟再继续啊,我去喝口水。”

  我的心情总算已经平静了,才意识到自己还真有点不像话。我尴尬地笑了笑,说:“可以,当然可以。”她也给我到了杯水,可是我不想喝水,而是想吃东西了,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甘宝玲,你刚刚不是说有方便面吗?我那个,呵呵。。”

  我肚子咕噜噜的声音差点让她笑得喷我一脸的水。她说:“好好我这就给你煮面去。”我跟着她一起进了厨房,我要她教我。

  甘宝玲现在在商城的一家衣服店里当导购,白天她去上班,我就呆在家里看有关会计方方面的书籍。

  p酷匠网首(☆发z

  秋敏得知我离开集团的消息,打来电话就给我一顿臭骂,又说:“孟洛哥哥是你的上司,说了你两句又怎么了,我命令你马上给我回来。”

  她骂我我都无所谓,只是一听到她又替孟洛说话我的心就特别不爽,我说:“你不要再说了,我是不会再回你们家的集团了,我要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我要凭我自己的双手打出一片天下。”我很生气地挂断了电话。

  晚上甘宝玲回来,我告诉她我基本上都会了,可以出去参加工作了。她夸我,说:“你真行,别人要花几年时间学的东西你几天就会了,恩,我来帮制作一分简历,然后给你投递出去,你把菜放微波炉里热热。”她放下包包,坐到了电脑前。我去厨房忙碌着。

  门铃响了,甘宝玲从电脑前起来去开门,却不料门外的是秋敏,秋敏话语有些冷地说:“小和尚是不是在你这儿?”甘宝玲往里面看了一眼,说:“是,你们两怎么了?”秋敏挤开她走进去,说:“用不着你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