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敏冷笑一声,说:“我都已经这样跟你摊牌了,你还在装,我问你,你是不是喜欢我的小和尚。”我上来拉住秋敏的手腕,说:“你到底怎么了?在这胡说八道什么,秋敏是你的好姐妹,她是个好人啊。”

  秋敏甩开我的手,说:“是不是好人只要她真心回答我这个问题就知道了,甘宝玲你说呀。大声地说呀。”甘宝玲心里感到一丝难过,说:“秋敏,今天你的心情不好,我能理解,我们改天再好好聊。”甘宝玲转身迈步而去。

  郑秋敏一句话又叫住了她,说:“不敢回答就是默认了,之前雅丽对我说你有心机,我还大骂了她一顿,可结果你当我是瞎子,当我真看不见吗?当我是傻子让你欺骗玩耍吗?你真是卑鄙呀,在小和尚面前污蔑孟洛哥哥,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告诉你,今天我们的友谊就到此为止。”

  我终于也生气了,用力拉过秋敏,喝道:“好了,不要再说了,甘宝玲她不是那种人。”甘宝玲没有回过身,说:“小和尚,谢谢你信任我,秋敏她今天心情不好,你要让着她点。”甘宝玲说完就直接走了,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

  郑秋敏哭了,说:“你居然为了她对我这么凶,你抓得我好痛,你是不是真的爱上了她,如果是你就去追她好了。”我松开她的手,搂着她,说:“对不起,实在是因为你太胡闹了,你知道我只爱你一个,你难道不相信我吗?”

  她用力咬住我的胳膊,说:“我相信你,可是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害怕失去你,我爸爸差点就。。呜呜。。要是你也不要我了,我可怎么办啊?”我忍住痛,让她咬我,我说:“不会的,我怎么舍得不要你呢。”

  她哭得更加伤心了,说:“可是我又真的不想失去甘宝玲这个好姐妹,为什么她要对不起我,你知不知道雅丽告诉我她一直跟胡志明暗地里来往着,胡志明和吴豪俊是一伙的,你教我如何不生气,教我如何面对她。”

  听秋敏这么说,我想起了胡志明的确很护着甘宝玲,我不相信甘宝玲是坏人。我相信她跟胡志明只是有一种让别人生疑,让别人误会的关系罢了。我一边安慰她别哭,一边在想一定要找个时间问清楚甘宝玲。

  夜店的一个包间内,吴豪俊痛快地喝酒,称赞道:“孟少你的妙计真是有趣,只是可惜半途杀出个马卫祥来,也就是朱兄你那不懂事的老董。”吴豪俊拍拍朱世科的肩膀。朱世科开玩笑道:“我的老董不懂事我可没胆管他啊。”

  z}最?新章N节)上√酷m匠Yi网‘-

  吴豪俊像是有些醉意了,猖狂道:“没事,等到我们下次再有机会合作,把你那不懂事的老董给推翻便是了,哈哈,没想到孟少你也是个如此狂野之人,我们三个算是志同道合了,最关键是我们三个都有共同的讨厌之人,就是那小白脸和尚,孟少你放心,开发区那片地我绝不与你竞拍,但你还要答应我,一定要想方设法把那小白脸赶走了,我要看到他一无所有。”

  不用他说,孟洛也会这么做的,孟洛举杯道:“一定,我们干杯。”三个人杯子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当啷声。

  最近一段时间朱世科老是往我们集团跑,而且每次都神神秘秘的进出孟洛的办公室。我总感觉他们像是有什么阴谋似的。有一次我想偷听,但被关娜娜发现了。我以为关娜娜会借机为难我,看她走过来,我有些心慌。

  可是她却和和气气地笑了,说:“别白费心思了,CEO的办公室是真空隔音的,你根本听不到里面一丝声音,念在你也姓关,提醒你有些事不要太过认真寻找答案,因为知道你也无力改变,所以还是不知道好,至少不会被人当成最大的绊脚石。”她的话实在让人值得深思,我道谢一声离开了。

  关娜娜敲门进了办公室,报告道:“孟总,董事会还有十五分钟就要开始了,请您准备一下。”孟洛站起来,说:“知道了,走吧。”他转而对朱世科说:“那么胡志明那边就靠你去摆平了。”

  这时办公室的门处于半开状态,我还躲在一株盆栽后面,孟洛的吩咐传进了我耳里,他要去摆平胡志明?我决定悄悄跟踪朱世科。

  朱世科进了一家日式茶庄,以前秋敏带我来过一次,房与房之间其实都是相通的,只是隔了一道拉木门而已。我对穿和服的小姐说:“刚刚进来那位先生在哪间房?”她引我向走廊内走,说:“先生您好,就是前面那间。”

  那间房门外站有两个和服小姐,随时听里面人调遣。我拒绝她继续引路,说:“我就要这间。”我指着朱世科隔壁一间房,小姐替我拉开门,请我进去,让我稍等。

  我走过去将那道木门微微拉开一条缝隙,两人对话的声音可以听得很清楚。胡志明的声音道:“我当你找我是什么是,原来是做说客来了,不过你们的消息倒是也够灵通的,竟然知道公司会派我前去参加一个月后的竞拍会。”

  朱世科拍马屁道:“胡少是城建集团的唯一合法继承人,胡董当然是时候让你一显身手了。”

  胡志明悠哉悠哉地说:“既然你也知道我老爸是要让我一显身手,所以我又怎么会让他失望,不跟孟洛代表的郑氏拼价呢?而且就算我答应了你们,别忘了还有个星安,而且很不幸的告诉你,这次星安派去参加拍卖会的就是吴豪俊,他是绝对不会放过孟洛的。”

  朱世科没有答话,只是笑,笑就足以让胡志明明白透彻了。胡志明也笑了,很虚的笑,说:“原来你们早就跟吴豪俊谈好了。”朱世科说:“正是如此,谢谢胡少你还为我们着急另一个对手。”

  胡志明摇摇头,说:“看来孟洛还真是有些本事,孟洛之所以让你来当说客,看来意图很明显了。”朱世科点点头,说:“的确意图很明显,我知道你对钱没兴趣,但你对人有兴趣,既然你我心里清楚就够了。”

  胡志明摇摇手,说:“不够不够,我要你朱世科亲口说出来才会心情爽,才有心思考虑要不要与你交换。”他这分明是仗势欺人,刻意要侮辱她一番。为了利益,朱世科别无他法,只有忍,只有让自己难看。

  他暗暗叹了口气,说:“我知道胡少一直想得到甘宝玲,我,退出,我把她让给你。”胡志明指着他强调道:“错,甘宝玲本来就属于我,向你这种势利小人根本配不上她。”

  想不到朱世科是这么个卑鄙小人,我到觉得胡志明后半句话脍炙人心那。朱世科哪还有脸面再说什么。胡志明满意道:“我值了,告诉我甘宝玲现在在哪里,然后你就可以滚蛋了。”

  我匆匆忙忙赶到了医院,想及时把这件事报告给秋敏知道。可我一到医院门口,就见孟洛和秋敏一起从门诊大厅走了出来。

  秋敏见了我,很开心地说:“小和尚,孟洛哥哥说你擅离职守,原来你是找我来了,想我了是不是?”她蹦蹦跳跳走下石梯,挽主我的手臂。我看了眼孟洛,他对我的笑假极了,我点点头,说:“是的,我想你了就偷偷跑来见你了,孟总对不起。”

  孟洛笑着说:“没事,既然来了就在医院陪陪秋敏吧,帮忙一起照顾董事长,我先回集团忙了。”秋敏与他挥挥手说再见,他上了那辆保时捷而去。我赶紧问道:“他怎么会忽然来这,他跟你说了什么,竞拍一事吗?”

  秋敏点点头,说:“是的,先问问你到底去哪了,孟洛哥哥说你在监视他,是真是假?”我说:“没有,我只是碰巧听到了一些事,然后就跟踪了朱世科,结果发现他们想利用不正当手段竞拍开发区那块地。”

  秋敏笑我,说:“行了,孟洛哥哥都跟我说了,瞧你那副认真样,你要学的还多着呢,孟洛哥哥这招叫克敌制胜,在商业竞争中只有利润最高话的手段,但凡符合这一点,同时不在法律红线之内,那就都是正当的。”

  我还是觉得不妥,说:“可是孟洛之前已经向你爸爸提请过一次这事了,你爸爸坚决反对了,说这笔资金一定要用在创造珠宝上,不行,我得进去向董事长报告这事。”

  她又笑我,说:“你倒是长进不少,别老想拍我爸的马屁,他已经够喜欢你的了,你呀就别进去气我爸了,孟洛哥哥都召开董事会,大家一致投票认可了,我爸知道也改变不了了,而且孟洛哥哥刚刚已经拿着车策划书,以及未来的价位比给我看了,他的这个项目比起不可预知的珠宝保险,又利润胜倍。”见她这么开心和自信,我就听她的好了。

  她又指着我的鼻子,说:“我警告你,以后不许怀疑孟洛哥哥,他可是我们郑家的大恩人,你呀,害的他还怀疑是我爸爸不信任他,让你监视他呢,把我给尴尬死了,你这死和尚,尽不做好事。”

  她用力掐我的脸,掐过了又在那上面亲一口,满意地说:“我爸妈在里面聊得正开心呢,不要打扰他们了,我们到处走走吧。”她牵住我的手,我们漫步在医院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