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楼新房内,孟洛站在窗户口看着楼下广场上的动静,脸上带有深奥的笑容。关娜娜拖着婚纱走了过来,说:“洛,我不懂你为什么要针对小和尚,他挺单纯的。”

  孟洛搂过她,说:“娜娜,你不懂,他能让郑董如此优待他,就证明他表面看似的傻劲其实就是最厉害的深奥,有很多事情你不明白,不要看郑董信任我,其实在他心里我可以说是他的心腹大患,他想培养小和尚来与我抗衡。”

  我用求救的眼神看向台下的秋敏,她眉目紧锁,看来她也回答不上来。她的手机响了,接通电话后脸色变得很难看,好像发生了重大事情,转身就跑走了。我想下台追上去,朱世科拉住我,吴豪俊拦住我。

  吴豪俊咄咄逼人道:“想走,喝了那两塔酒,要么你当着大家的面承认你不是男人也行,说你自己是胆小无能,只会靠女人吃饭的小白脸,然后从我老婆生边彻底滚蛋。”

  场下没有人理解我,都拿我当小白脸看待,都支持吴豪俊,婚礼到最后却变作了批斗我的会议了。秋敏走了,我则是孤立无援。

  我刚想说喝就喝。甘宝玲及时从人群中走了上来,说:“你们摆明了是合谋欺负他不懂珠宝,有本事你跟他玩玩数字游戏,就是请场下随便哪位嘉宾报上二十个以上的数字,随便这二十个数字是几位数数,只要你们报完,他就立马给你们得出相加的结果。”

  场下议论纷纷,谁会信这女子的大言不惭。朱世科过来拉甘宝玲的手,说:“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比试,你上来干什么,先下去。”甘宝玲用力甩开他的手,说:“你跟他们一样卑鄙,我们宣布彻底玩完了。”

  朱世科心急着要再去抓她的手,这是胡志明跳了上来,一把推开了朱世科,道:“你再对宝玲动手试试,看我不让你趴下给我磕头。”朱世科可得罪不起房地产的小开,只有忍气。

  胡志明为什么那么在乎甘宝玲?胡志明接近甘宝玲,甘宝玲让他走开,他就乖乖地站在一边。甘宝玲迎上吴豪俊,说:“怎么样?吴大少,这个数字游戏你到底敢是不敢玩?你是不是男人?”

  胡志明赶紧在吴豪俊耳边吹风说:“小子,我喜欢的女人,你可别乱来。”吴豪俊看在胡志明的面子上不与他叫嚣,说:“好,玩就玩,谁怕谁。”

  马卫祥早在人群外听到了这个有趣的数字游戏,玩股票的人对这样的游戏总是感兴趣的,而且他也要瞧瞧自己的救命恩人是不是真有超出凡人的记忆力。他走近人群,接话,说:“好,就让我来报数,237、652、953、196。。”马卫祥开始报数了,他报的全是三位数。

  二十个三位数相加对我来说不是难事,他报完之后,我直接接道:“壹万贰仟叁佰肆拾柒。”全场惊呆了,但也在怀疑这个数字是不是我瞎说的。

  马卫祥可不知道答案,但他早吩咐自己的助理记下了。他的助理带了个眼睛也挤进了人群,还在滑动平板电脑,计算器的确认件按下之后,上面显示的就是12347。吴豪俊不屑道:“算对了又怎么样,说到底还不是要靠女人站出来替你说话出头。”

  我也毫不畏惧地拿起话筒,说:“算对了不怎么样,输了就是输了,酒我会照喝,但我从来就没有答应你赌注里有秋敏,所以要我离开秋敏是绝不可能的,我也不管你们这些名流们怎么看我,总之我就是这么个爱秋敏的人。”我放下话筒,走到下面的酒塔前,端起就喝。

  甘宝玲走下来,说:“小和尚,我陪你一起喝。”甘宝玲也端起酒杯喝了起来。胡志明也跑过来,说:“宝玲,我陪你喝。”胡志明也跟着喝了起来。他们两都喝醉了,而我还很清醒。甘宝玲差点倒地,好在我扶住了她。

  她抓住我的衣服,用力扯住我,说:“小和尚,快点带我走,我好难受,快,送我去医院。”她的脸很红,身上很烫,我横抱起她就要往外走。吴豪俊下令道:“他还没有把酒喝完,不能让他走。”

  吴豪俊带来的两个保镖拦住了我。马卫祥道:“吴家少爷何必咄咄逼人,人家已经喝完一塔,而你后面也输了,却一杯也未曾喝,卖我个面子,让他们走。”

  吴豪俊虽然撒野,但也清楚什么人不能得罪,什么人的面子必须给。他说:“好,今天我就看在马董的面子上放你一马,让他们走。”

  我抱着她快步冲出了孟洛的别墅。她把我吓坏了,我可不能再一次害她有事,我喊道:“甘宝玲,甘宝玲你怎么样了,你忍着,我们马上就要到医院了。”她推我,说:“不行,我不行了,放我下来,我要,我要。。”她把头往外一侧,就吐了起来。

  Y酷匠b网dR唯一《x正版,M其!(他2U都5是盗版W

  她吐完之后,感觉好多了,说:“小和尚,别担心,我没事呢!这点酒最多就能让我吐吐而已。”我放她下来,说:“你刚刚明明很难受啊?”她呵呵笑了,说:“你真是个傻和尚,在场那么多人就你被我骗了,不过我也只要能骗到你就够了。”

  我不解地问道:“为什么要骗我啊?”她说:“不骗你行吗?你要是真把那些酒都喝完,你得去医院洗胃了,知不知道。”我生我自己的气,说:“谁让我自己没用呢。”

  她反对道:“不是你没用,而是你太善良了,不知道这个社会有多肮脏,我在下面注意到新房内的孟洛正站在窗户前注视着下面的一切,而且他脸上还带着阴险的笑,所以我怀疑这看似一场游戏却正是针对你而设计的,中途秋敏不也无端端跑开了吗?”

  我有些激动道:“秋敏不会害我的,她绝不会害我。”甘宝玲说:“我当然知道秋敏不会害你,我的意思是他们早就算计好了一切,想了个法子把秋敏支开,让你没有维护者,然后好全盘攻击你。”

  一切真如甘宝玲说的那样吗?我问道:“可是我没有得罪过孟洛,他为什么要设这样的计来针对我呢?”甘宝玲说:“一个人要针对一个人并非一定是谁得罪了谁,也许就是一方看不惯一方,而这就源于一个人潜意识的嫉妒心,孟洛会看不惯你呢?会嫉妒你吗?”

  我想了想,摇摇头,说:“不会,孟洛什么都会,哪里有什么好嫉妒我的。”她又呵呵笑了,说:“你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在他们看来你什么都不会却能得到郑家接班人的爱,这才是他们自居能者者们对你的嫉妒,其实是他们无知,不晓得你的才华。”

  我们两个都有几分醉意,嘻嘻哈哈在路边走走停停。而这时秋敏的法拉利忽地停在了我们身旁。我和甘宝玲似乎都意识到了什么,两个人都拉下脸,变得很严肃僵死,气氛尴尬,隔了一会儿,秋敏才探出头对我们说:“上车。”

  我们两都听她的,甘宝玲先上车,钻进后排座位,而我坐在副驾位上。我本来想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她却先开口了,说:“我爸爸住进医院了,你到挺开心的。”她在怪罪我。

  甘宝玲在后面说:“秋敏我们其实。。”郑秋敏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打断她的话,说:“我知道,我们是最好的姐妹,我相信你。”

  秋敏这是在吃醋吗?我跟甘宝玲之间可什么都没有。我知道这种事情越解释反而越不清楚,尤其是在秋敏正在气头上的时候。车子开得很快,我的视线三点落。要么秋敏侧脸,要么后视镜里的甘宝玲,要么车外的风景。

  很快我们来到了人民医院,进病房看了郑伯伯,他手术完,已经睡着了。我们不便打扰,转到了医院花园内。

  我把心里的想法讲了出来,说:“郑伯伯的身体一向都很好,怎么忽然就病倒了呢?如果那真是个计谋,郑伯伯就是被人刻意害的。”秋敏听了,停下脚步,惊讶地问道:“什么计谋?什么被人害。”

  我就原原本本地把甘宝玲给我分析的讲述了一遍。秋敏听了很生气,说:“小和尚,你的天性是善良的,可是你为什么偏偏不学好呢?我告诉你,孟洛哥哥就跟我亲哥哥一样,他什么样的为人我很清楚,婚礼的活动只是一个游戏而已,你被挑中只是吴豪俊要刻意针对你,什么孟洛哥哥的设计,什么阴谋,全是无稽之谈,因为我爸爸只是因为吃了海鲜过敏才触及到了心脏病的急发。”

  身后的甘宝玲感到秋敏剑锋有意识地指向自己,说:“秋敏,既然郑叔叔已经度过危险期,那我就先回去了。”甘宝玲也不待秋敏回话就走。

  秋敏却拉下脸来,说:“甘宝,我们姐妹一场,到现在你还要在我面前假惺惺吗?”甘宝玲忽然站住了脚步,转过身来问道:“秋敏,你说什么?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怎么了?”

  我也很想知道秋敏这是怎么了,她不是视她为亲姐妹的吗?为什么这一刻这般讨厌她,甚至有浓浓的恨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