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的环境就是好,甘宝玲带我来到了屋后的竹林。甘宝玲知道我在郑家吃了难。她开导我,说:“凡事都没那么简单,当初你不是很有信心地说为了秋敏什么苦也能吃吗,不会这样就打退堂鼓了吧。”

  她说的很对,我呵呵笑了,说:“我只是出来散散心,哪能轻易就退缩了,你呢,现在在哪儿工作。”

  甘宝玲倚着竹竿绕了个圈,唉声叹气道:“我呀,无业游民一个,自从跟朱世科大吵完一架之后,我就回家一直带着,等过完初八之后再出去找吧。”这应该都算是我害的吧,我又帮不上她什么忙,就只有内疚地哦了一声。

  我想了想,说:“那我该回去了,秋敏不知道我去了哪,一定会担心我的。”甘宝玲说:“也是,心情放开了就回去吧,我送你。”本来我是不想再麻烦她的,可是大年初一没有公交车。

  甘宝玲就开着她堂弟小飞那辆面包车送我到了海边,可是车子并没有拐进进入郑家别墅的小道,车子在路口停下。

  甘宝玲对我微笑着说:“好了你自己进去吧,还有哦,要是秋敏问起你昨晚到哪,你就随便说醉倒在哪儿都行,总之不可以跟她说跟任何其女人在一起,就说只有你一个人知不知道。”

  我明白她的意思,女人在对待男人的问题上是最小气的,我点点头,说:“知道,那你开车回去注意安全。”她点点头,说:“知道,记得加油,为了我的好姐妹秋敏加油。”我再次对这善良的她绽放出轻松的笑,推开门下了车。

  我刚踏下车,就见秋敏那辆红色法拉利开了出来。法拉利绕到了面包车前面。秋敏从车上下来,走过来就甩了我一个巴掌,“啪”一声。我本来有些慌张的心跟着一沉,她为什么莫名其妙打我?

  甘宝玲急忙下车,说:“秋敏,你这是干嘛?”郑秋敏根本就没听到甘宝玲说话,也没看见她人。她眼里只有小和尚,打完他,一把抱住了他,说:“你跑哪儿去了,怎么老是让姐姐我担惊受怕的。”

  她关心我的方式总是这么特别,我本来还为她当着甘宝玲的面打我耳光而生气,可是当我们的身体一接触,我就什么气焰也没有了。我安慰她说:“昨晚我喝醉了,也不知怎么的就走了出去,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她又乐呵呵地轻捶我的胸膛,说:“真有你的,喝醉了还能走出去。”这会儿秋敏才看到了甘宝玲,说:“保龄?你怎么会在这儿?”

  甘宝玲感觉她像是明知故问,有点心慌,说:“哦,我跟我几个堂弟堂妹来城里唱K,下午出KTV就看到小和尚趴在KTV门口的石梯上睡着了,所以我就送她回来了。”

  郑秋敏去挽她的手,说:“那走,去我家玩。”甘宝玲拒绝道:“不了,我弟弟妹妹们还在街上等我呢,你们回去吧,我走了。”她上车退出面包车,掉头离开了。

  年后,孟洛的主要工作就是为即将上市的股票做筹备,与朱世科强强联手,在公布上市日期的这段时间里,利用国贸证券的名义以及媒体的报道,就已将还未上市的股炒的如日中天了,上市以每股十元的价格出售,在当天就收售完了发行的一亿五千股,也就是说一天之内郑氏就集资到了十五个亿。

  朱世科也在这天晋升为国贸证券一号交易所的所长。朱世科开着新买的别克君威来到了甘宝玲家,首先以贵重的礼品把两老实实在在给降服了。两老送女儿去城里学习,不就是为了能让她找个好归宿吗,这小伙子长得仪表堂堂,而且开了小轿车,这六个盒子一看就是很贵的礼品。

  甘宝玲从自己房间走出来,没好气地说:“你来干什么?不是不信我,跟我一刀两断了吗?”朱世科笑着对她爸妈说:“伯父伯母,我个宝玲闹了点别扭,所以今天除了特地来见过两位长辈之外,还要来向宝玲认错。”

  宝玲妈心里都乐开花了,难怪女儿常常在电话里提起他,原来他不仅十分优秀,更是十分疼爱自己的女儿。宝玲妈推老伴出去干活,说:“我们忙我们的去,让他们两年轻人讲清楚。”

  甘宝玲扫看了门外停的那辆赞新的白色小轿车,说:“怎么?现在发达了,故意来我面前炫耀了是不是?”朱世科两手搭在她肩上,说:“宝玲,你知道我不是这样的人,那个时候也许是我太冲动了,现在我已经升为了一号交易所的所长,所以我来向你道歉了,原谅我好吗?”朱世科拿起了桌上放着的那束红玫瑰。

  甘宝玲笑了,说:“朱世科,你跟我道歉并不是因为你知道错了,而是因为你升了所长,我怎么听不懂,我怎么就越老越觉得你陌生了,还是说我从来就没有真正了解你?”朱世科说:“我当然知道错了,我的意思是现在我有能力了,可以给你幸福了,你跟我回去吧。”

  甘宝玲摇摇头,说:“看来你并不了解我,但你应该知道有的话说了就永远收不回,有些事决定了就永远也不能再改变。”

  甘宝玲感到有些失望,这个与她同居了一年的男人居然以为自己跟他在一起就是为了等待有一天他有钱。甘宝玲真的很想打他两个巴掌,告诉他,如果自己真是个贪图名利的女人,当初选择的就是小开而不是他朱世科。

  甘宝玲放话道:“拿着你所有的东西离开这。”朱世科发问道:“为什么?到底我做错了什么?明明不对在先的是你,难道你真的喜欢上了那个和尚?难道我们几年来的感情就那么经不起摧灭?”

  #酷g)匠网正/:版首J发a{

  甘宝玲并没有回答自己是不是喜欢上了小和尚,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但她很清楚的是就算自己真的是喜欢上了小和尚,她也不会因为小和尚而离开自己本来的爱,小和尚是好姐妹秋敏的男人,她是绝对不会错位,不会破坏的。

  甘宝玲回答道:“我也想知道我们的感情到底还能不能继续下去,我也不希望我的选择是错误的,我答应跟你回去,但我们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我们虽同居一个屋内,但你不可以碰我,否则我立马走人,如果一个月内我们能回到向从前一样,我就原谅你,也愿意和你走下去,否则。。”下面的话甘宝玲不必多说,她走出去,上了车。

  孟洛和灌关娜娜的婚礼举办的万般隆重,来参加这次婚礼的人基本上是非富即贵。一对新人宣誓完爱的誓言,交换完戒指之后就在大家的热掌声中进入新房。

  花园内的宾客散乱漫步喝酒吃甜品。主持台上朱世科跳上去讲话了,说:“今天是我好哥们孟洛的大喜之日,为了让各位来宾玩的更加尽兴,我们决定玩一种答题挑战游戏,首先由我来出个题目,比较金属的贵重应该从哪几个方面着手?谁上来抢答,但凡回答正确者就有权接着挑战下一位,要是完成不了就喝完那塔酒,怎么样?”朱世科指向了右边那张长桌上的,用杯子一层层搭建起来的尖塔。

  有人跳上去了,回答正确之后就由他指着一个人,提出自己的问题让对方解决,就像完成语接龙一样,但所有的问题都是围绕着珠宝方面。除了我之外,大家好像都对这个游戏很感兴趣。

  已经接到第十五个人了,问的问题越来越难,甚至我根本就一点也听不懂那问的是什么东西,台上那人像是也回答不上来。下面就有一波欢呼声让他喝酒,喝酒。

  这个时候有个自信的声音传了上来,说:“不知道我可不可以替他回答?”朱世科说:“当然可以,游戏就是为了能让大家都能够参与进来。”吴豪俊走上了台,答完之后,赢得了一片热烈的掌声。

  吴豪俊把目光锁向了我,说:“今天我要挑战的人就是你,如果你能回答出我的问题,我就成全你这小白脸,把我老婆让给你,如果你答不出来,你就要喝完两塔酒,怎么样,敢不敢?是不是男人?”

  为什么偏偏赌注又是秋敏。而且我知道一定是回答不上来的,和那两塔酒算什么,只要注码不是秋敏,三塔,四塔,五塔也无妨。我不敢吭声,听着四下传来众人对我的议论,当然都是辱骂我之类的难听话。

  我身边的秋敏怒道:“都给我安静,吴豪俊,就接受你的挑战,小和尚上去,我会教你怎么回答。”她总是这么霸道,什么赌注都要替我答应了,我只有带着不安的心登上了讲台。

  吴豪俊斜视我,瞥过一眼,笑道:“这个问题很简单,最近美国出土一种叫红麒麟的美玉,只要你告诉我红麒麟这种玉的别名叫什么就算你赢了。”

  这个问题听来的确很简单,只不过这红麒麟传入中国市场也不过数天而已,就连在场各位上层人都有很多人听也未曾听过,所以在场根本就没有一个人知道这红麒麟玉的别名叫什么,就包括吴豪俊自己也不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