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洛在心里面想,又是那个和尚。孟洛十分清楚,关娜娜是自己能够透支的活资本。她要是伤心难过地回到美国,将意味着她那无比疼爱她的老爸将向他追回资金,想尽一切方式来对付他。现在的他可经不起美国那边投资者们的任何刁难,轻则只是要他赔款,重则能让他蹲进监狱。所以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尽一切办法留住她。

  孟洛搂紧她,说:“你这傻瓜,难道我对你的感觉一定要我说出来你才能明白吗,也许是这段时间太忙了,所以忽视了你,没有给你安全感和信任感,对不起,现在我就向你正是求婚,等集团股票正式发行上市之后,我们就喜上加喜举办最盛大的婚礼,到那个时候哪个人物不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关娜娜抽泣着,单纯地笑了,说:“洛,我爱你。”然后踮起脚尖去亲吻他的嘴。孟洛将她横抱在怀里,迈步朝房间而去。

  转眼春节到了。我是第一次在尘世间过年。郑家别布置得让我无法用词语形容它的美丽。秋敏带我换上了新衣服,我们两牵着手漫步在花园中。

  秋敏欢快地问我,说:“怎么样,今年春节家里的布置可都是我亲手设计的,就是为了欢迎你小和尚正式嫁进我们郑家。”她踮起脚尖却再也摸不到我的光头了,满头早已长了乌黑靓丽的头发。

  她摸了摸我柔顺的发丝,说:“少了个光头,却多了个超级,超级大帅哥。”她凑上来在我嘴角亲了口。我说:“我要亲回你。”我就吻住了她的嘴。边上突然冲出一人,挥拳打来。好在我余光看清来路,推开秋敏,躲开了吴豪俊打来的拳头。

  郑秋敏被那一下吓了一跳,怒道:“你是怎么进来的?”吴豪俊拉下脸说:“我是你法定的老公,郑家的女婿,谁敢拦我,看来我还是来晚了一步。”我站在了郑秋敏旁边,我说:“你来郑家干嘛?”

  他取笑我说:“你这个吃软饭的小白脸,还有资格问我,厚颜无耻的东西。”我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我又不知道如何反驳他。秋敏不客气地说:“我数到三,你立马给我滚出去我们郑家,否则我让保安哄你出去。”

  吴豪俊笑道:“我的好老婆,你被动怒,今天是春节,老公我必须接你回家。”郑秋敏笑了一声,说:“做你的千秋大梦去,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来人,来人啊。”郑家十二个保安人员全部围了过来。

  郑秋敏接着命令道:“给我把这个混蛋丢出去。”十二个保安却无一人听命动手,低头很是为难,看来状况很是不妙。吴豪俊说:“今天可由不得你。”他话一说完,二十几号保镖围了出来,原来他早就控制了郑家别墅,以一种黑势力的方式。

  郑秋敏可不怕,说:“你想要干什么?我报警你信不信?”吴豪俊也无所谓说:“大过年的,警察局本身也没几个人,而且我带自己老婆回家过年,多么合法的一件事,他们管得着吗?要么你自己跟我走,要么我收拾完这和尚再带你走。”

  我也愤怒地威胁他说:“你要是敢动秋敏一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吴豪俊根本不屑搭理我,勾勾手指,就有两个保镖向我们走来。

  郑远东和苏依走了出来,见这阵势,苏依有点害怕。吴豪俊上来拜见了岳父岳母,说明了来由,也表明了决心。苏依怕吴豪俊乱来,赶紧对秋敏说:“敏儿,你就跟你老公回家给你公公婆婆拜个年。”

  秋敏再次强调道:“妈,我说过多少遍了,在我心里小和尚是我唯一的老公,所以他爸妈又怎么会是我公公和婆婆呢。”

  郑远东非常不满意地发话了,说:“吴豪俊你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自以为是的黄毛小子,没大没小的家伙是不是以为我们郑家无人了。”

  郑远东的话一停,柳伯横带了大队人从外面围成了一圈。紧接着孟洛也领了二十号人而来,一下子郑家的人数基本是吴豪俊的两倍以上。

  郑远东再次放话道:“今天我就当你不懂事,柳助理带着你的人守在后头,他们年轻人的事由他们自己处理。”柳伯横答应一声,把大队人马调开了,郑远东和苏依也回屋去了,对峙的就剩他们几个年轻人。

  孟洛笑了笑,说:“董事长说有人来郑家撒野,我当是谁,原来又是思想单纯的吴家大少。”这词用来形容他,可是绝对的讽刺。吴豪俊也不甘示弱地说:“我说你们两都是属狗的吧!怎么就那么爱管我们两口子的闲事呢?”

  郑秋敏接话道:“总比你这种没有人类属性的东西好,现在给你个机会就是滚,要是动起手来,大过年的医院病房可以随你挑。”

  吴豪俊自然是明白自己占不了一丝便宜,转而挑衅我,说:“你不是很能打吗?今天我就跟你单挑,要是我赢了敏儿你就跟我走,要是我输了,我立马滚蛋。”

  我可以接受他的挑战,可是我决不能拿我的秋敏作为条件。我刚想说话,秋敏抢先道:“好,就这么说定了。”秋敏让我好好修理他,打他一个还不是小菜一碟的事。

  可是当我真正与他交手的时候,才发现他也有了招式,而且专往我肚子上攻。最近他不但练了功夫,而且知道我带有内伤,专门就练习怎么攻击我的伤处。而我更加没想到的是我的内伤已经使我的伸手下降了百分之八十以上,而且打出去的力度也大打折扣。没几个回合,我居然招架不住了,肚子上连吃他数拳,肚子里翻江倒海的痛,扣住肚子,蹲在地上,额头上满是汗珠。

  郑秋敏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他蹲下来慌张地问我怎么样。我倒并不太在乎我的痛,而是我气自己不争气,连在武术上也让秋敏失望了。我恨自己真是没用,我是废了吗?

  吴豪俊看不起我地笑道:“输了,跟我回去吧。”他弯身来抓秋敏的手。这时孟洛出招了,一脚踢开了他的手说:“散打练得不错,我还没答应让你带我妹妹走,除非打赢我。”他们两个打了起来。想不到孟洛的功夫也这么好,他怎么什么都会,心里挺羡慕他的。

  吴豪俊自知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反正今天是不可能把秋敏带走的,反正也痛快地教训那臭和尚,何必要吃完亏再走呢。他退开一步,喊停,说:“算了,大过年的我不想伤了和气,刚刚是一时失手,想要比试的话来日方长,告辞了。”吴豪俊满意地领人而去。

  看tb正版@章pp节1D上酷匠网R

  人散了,我的疼痛也缓了过来。一桌人围着吃年夜饭的时候,我总觉得放不开,不能自信,不敢开口与他们说话。他们举杯,我就跟着举杯,他们笑,我就跟着笑,孟洛还当场宣布了他将要与关娜娜走上婚姻的殿堂。

  郑秋敏给我的杯子里也满上了酒,拉我起来,说:“那我们这对该敬你们一对,祝你们早生贵子,哈哈。”孟洛笑道:“你这丫头。”

  秋敏让我也说句祝贺的话,可是对面苏依那双不满意的眼睛一直就盯着我,站起来的我更是倍感不自在,我心里有些慌,正要吞吞吐吐地说祝他们新婚快乐,永结同心,白头到老。苏依就打岔了说:“他哪会说什么,唉,除了外表什么都没了。”

  认知多了未必就一定是件好事,我明白她这深深的讽刺,感觉到了这尊严被重重地践踏。秋敏赶紧说:“干杯,干杯。”

  碰杯的声音带过了尴尬的气氛。秋敏又满上了一杯酒,对关娜娜说:“娜娜姐姐,以后你就是我娜娜嫂了,这杯我单独敬你,以前我跟你斗嘴你可别放在心上。”

  关娜娜也是个性格较为豪爽的女孩,说到底还要谢谢秋敏对她数落,才让她有勇气成功抱得爱人归。她举杯说:“我们有斗过嘴吗?来,关耳政,我敬你们两,你们两可也要加把劲,快点了。”

  我又得倒上一杯酒,在苏依的监视下站起来,不自在地笑,假开心地喝酒。一向都让我觉得严厉的郑远东也笑着说道:“趁大过年,趁大家都高兴,我出个有关珠宝方面的题目考考大家。”

  我听他这么说,心忽地跳了一下,变得好紧张,就连他到底问了个什么问题我都没听到。郑远东有意要考我,于是把目光转向我,说:“关耳政,你来回答我。”我早就傻了,也没必要问他,让他重复一遍问题,我知道我是一定答不出来的,我停了片刻,只有摇摇头。

  苏依借题又说话了,道:“我就说了,她呀,什么都学不会,只知道靠。。”郑秋敏打断道:“妈妈,不知道就被瞎得结论,小和尚跟我学设计珠宝有什么意思,我让他跟孟洛哥哥学如何管理集团去了。”

  郑远东倒是又很满意了,说:“也好,反正我女儿已经是顶级设计师了,耳政你跟着学打理公司是对的,哈哈。。”

  我能感觉到郑远东他特别照顾我,我更知道这并非我自己的能力,而全是因为秋敏。所以对于郑远东的特别关照,我并不是十分高兴,因为我觉得我的付出对不起他对我的信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