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学不来珠宝

  京东洗浴中心的汗蒸房内,两个男人围着雪白的浴巾坐在竹编长椅上,满身全是汗珠。

  朱世科听完他的话,说:“那真的要好好恭喜你如愿以偿了,进入郑氏的核心层,坐上了CEO的位置,不过你说的真是太对了,单纯的钱对男人来说的确没太大诱惑力,就像下棋一样,你支持的一方赢了固然爽,但若是由自己亲手操盘获胜,那才更加过瘾。”

  朱世科自愧不如地哎叹一声,说:“看来我和你的差距是越来越远了,不知道以后我还能不能排上时间与你这老同学叙旧了。”

  孟洛倒靠在竹排上,抬头眨眼,让汗水从眼眶中挤出来,他在笑,说:“老同学啊,我记得以前你的愿望是走官途吧,当初在班上你是成绩最好的,我记得高考后,不管哪个同学举办升学宴,只要是你去,那就一定是主角,那些有点地位的大人们都拉你过去碰杯,多吃香,那个时候我打定了你是走官场的,怎么后来甘愿去证券所一直当个小小统计员了。”

  朱世科挥挥手,说:“往事不堪回首哦,愿望总是经不起现实的挫败的,总之啊,定律就一个,黑,要钱,越是要钱那,我还就越是没钱,慢慢的就连那什么跟什么志气都没了,这辈子啊,我就只能这么过了。”

  孟洛笑话道:“装,你就给我继续装,听你的语气就知道你有多不甘心,我也知道你是个潜力股,只要给你一个机会,你小子一定能飞黄腾达,不得了。”

  朱世科嘿嘿一笑,说:“哥们,上辈子我可能就得罪了这个机会,这辈子它带仇来了,就是不愿在我面前停留啊。”

  孟洛忽然问道:“知道我集团接下来会怎么做吗?”朱世科看着他,想了想,说:“我知道你小子野心不小,我猜你绝不会局限于集团只从事珠宝一样。”

  孟洛傲气道:“不错,我掌控郑氏只是为了借助这个平台,我要进军的是炙手可热的地产业。”朱世科接下他的话,道:“这么说接下来你会再度发行股票集资,经过你那番‘爱民如子’的政策,我相信股票一发行,绝对是股市上最翘首的一支。”

  /更hI新最F8快上3…酷匠)网s、

  孟洛满意地说:“就是这样,虽然我与马卫祥也是朋友,但那是建立在商业基础之上的,而我两的铁是如纯净水一般纯的,所以这次股票上市由你做中介者,你就只管向你们马董事长邀功去。”

  我被安排进了郑氏集团,跟着秋敏学习认识玉、钻、金、银一些珠宝类的东西。她讲我就听,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些东西过敏,进了脑子后就一下又被洗干净了。最后我能记得的就是一些数字,也就是她跟我说了289条。

  对于我的不长记性,她也气得够呛。她说我真是蠢到家了,连玉的色泽也不会看。她骂我我让她骂,打我的头我也由着她打。一个月下来,连我自己都泄气了,不是我没尽力,而是那些珠宝首饰我一点也读不进去。

  省的她一天到晚为这事生气,我干脆直接跟她说:“秋敏,你放过我吧,这些东西我是真一点也进不去,要不给我换其它的学学。”

  她虽气,但也知道我对那些一点兴趣也没有。她对我叹气,说:“那你就跟着孟洛哥哥学习怎么管理和经营集团好了。”就这样我被安排在孟洛身边当一个跟班的。

  孟洛身边有个关娜娜秘书,基本上我就是被搁在一边站岗的,不过他处理一些事情的方式我会仔细看,实际上多少也学到点。

  这天马卫祥来到了郑氏集团拜访孟洛,她看到我也跟我握手。我微笑着与他问好。孟洛客气地把马卫祥请到了CEO办公室,吩咐关娜娜去倒咖啡。

  马卫祥按捺不住地说:“孟少,我听说你年后即将发行的股票还未确定在哪家证券公司正式流通,我公司的钱经理两次都未能预约到你,所以这次只有我亲自来了。”

  孟洛哈哈大笑,说:“怎么觉得马董今天有点兴师问罪的味道,我孟洛是那种知恩不图报的人啊?马董的国贸证券公司是我唯一的流通交易所,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在股票未发行前就给炒作起来。”

  马卫祥松了口气,说:“孟少,你可让我捏了把冷汗,不过十有八九我也猜到是如此,不过你连续两次决见钱经理,让我心不安那。”孟洛也就直说了:“其实我这么做是有事想请马董帮忙。”

  马卫祥感到好奇地哦了声,有什么忙需要以这种方式相请。孟洛直言道:“你底下有个员工叫朱世科,可能马董塔尖上的人不知道有这么个人吧,他呢是我的好哥们,他能耐有多少我很清楚,我希望马董这次就派他来与我商谈具体细则。”

  马卫祥哈哈大笑起来,说:“搞了半天,原来我派错使者了,朱世科?我对这个小员工倒是有点印象,就这么定了。”孟洛本来打算请他一起用餐,他说改天由他请他才是,于是跟我也握完手之后就走了。

  对于马卫祥为什么对我如此客气,孟洛也感到好奇,于是就问我跟他什么关系。我也就实话告诉了他。他明白道:“原来救过马卫祥的小和尚就是你。”

  改天换朱世科来到了集团,他穿的很正式,还带了眼睛,提了个黑色的公文包,明明与孟洛是好哥们,却还像是从未见过,伸手道:“孟总你好,我是国贸证券派来的董事长代理。”孟洛与他的握手,也很严肃地说:“好的,朱代理里面请。”

  我与朱世科打招呼,他连看都没看我一眼一旁的我听到猪代理——猪的代理人。我失态地笑了出口来。

  孟洛和朱世科两人皆用凶恶的目光看着我。孟洛道:“你别跟进来,就在门口候着。”关娜娜觉得我给孟洛丢脸了,也出口教训道:“以后你给我注意点。”

  此时正好秋敏从设计部过来看我,她听到了关娜娜对我的嚣张,上来毫不给面子地说:“你是什么东西,区区一个秘书也敢对我的男人吹胡子瞪眼,大呼小叫。”

  关娜娜不服输地一笑,说:“在你没弄清楚我真正的身份之前,也休要在我面前猖狂。”

  两个女人就这样斗了起来,CEO办公室的门牢牢关闭,完美的隔音效果阻断外面的硝烟往里传,所以没人出来阻拦,而我又不知道怎么阻拦,除非她们两出手打起来。

  郑秋敏说:“哦?我倒要听听你有什么身份?”关娜娜得意地说:“我告诉你,我是孟洛的爱人,他未来的妻子,终身的伴侣。”郑秋敏打击道:“自我安慰的功夫挺好的,孟洛哥哥告诉过我,像你这样的花瓶女人,最多玩、玩、而、已。”

  秋敏说完抓住我的手,说:“我们喝咖啡去。”我说:“秋敏你真厉害,她都快气得跳起来了。”她乐呵呵地说:“谁让她对你无礼,她活该。”

  办公室里两个人交谈甚欢。朱世科忽然说道:“那小和尚真有福气,现在又跟在你身边学习了。”

  孟洛有所察觉地问道:“你对他似乎有敌意,你要是想要针对他,我可帮不了你,他不仅得到秋敏那丫头的挚爱,而且我们董事长与他似乎也有别样的缘分,居然默认了他。为了你的事业,我劝你也别去招惹他,因为他还是你们马董事长的救命恩人。”

  孟洛回到郊外的别墅,走进大厅就听见有女人的哭泣声。两排女佣直直站立。喊少爷的声音放得很低。孟洛见这氛围,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谁在哭,娜娜小姐回来了吗?”

  佣人们低头不敢说话,。孟洛走进,正是关娜娜坐在大钢琴前哭泣,她的身边还数着一个白色的行李箱。

  孟洛不解的迎上去,说:“娜娜,你怎么了,从公司不辞而别,发生了什么事,谁惹你了。”关娜娜哭声更大了,看了他一眼,说:“你还知道关心我,我要回美国。”她起来,拉起箱子就要走。

  孟洛一把抱住了她,问道:“我的公主,你到底怎么了,别闹脾气了,跟我说到底是谁欺负你,我保准饶不了她。”关娜娜难过地反问道:“我是你的公主吗?在别人眼里我只不过是你一个秘书而已,女秘书在别人眼里又是什么?就是工上司完弄的不堪女人。”

  孟洛怒道:“是谁在你面前胡说八道了什么?”关娜娜反驳道:“我并不是在意别人怎么说,我是气不过就连那个和尚也能仗势欺人,郑秋敏那样不知廉耻的女人也能羞辱我,我就心伤,孟洛,你知道我跟你回国完全是因为我爱你,但现在我要回美国了。”

  孟洛捧住她的脸,为她擦泪,说:“难道现在你不爱我了吗?”

  她用力摇头,说:“当然不是,我是爱到恐惧了,我不敢再爱了,如果最后我不是你的选择怎么办,你没有给我任何承诺却要让我等待也许是我接受不了的结局,我害怕那样一种结局,所以我现在就要回美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