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洛拍起了掌声,两位满头银发老人走了出来。好像除了我之外,大家都认得两位老前辈。他们一出来,热烈的掌声哗啦啦一片,我也跟着鼓掌。考古学家看完,交给了历史学家。

  考古学家说:“这的确是唐朝年间的玉器,大体看极为粗糙,但其中手工雕刻的精细是我们当今高科技时代也达不到的,而历朝历代以来,只有在唐朝年间才有这样的能工巧匠,所以此玉一定出于唐朝。”

  历史学家接着说:“不错,根据史书典籍记载,当年杨玉环得此玉之后,除了为自己打造手势之外,当然不可能忘记给唐玄宗也打造玉佩送之讨好,而且此玉佩实际上有大小不同三块,经朝代替换,时间碾压,其中有两块早已流入民间,而其中有一块一直被历代皇室收藏,清朝年间就藏于圆明园之中,只是清末八国联军入侵,洗劫圆明园此玉就不知落于哪国哪个军官手里了,次玉本该销声匿迹,不复存在了,不知年轻人是从何处得来?”

  孟洛恭敬笑道:“在我十八岁那年,我层去印度游走过一段时间,就在印度一家人的房屋门上看到了这块他们用来作为一家人吉祥物的邀约翡翠,也幸好我从小爱读有关历史方面的典籍,所以才猜测也许就是唐朝年间的邀约翡翠,所以就花了十几块钱给买下来了,后来经过大量的考证,确定此玉就是邀约。”

  据两位教授推断,此玉一定是流传于民间的那两块其中之一,也许是由中印佛教交流中流到了印度。一片掌声再次冲刺会展厅,摄像机的闪光灯不断对准孟洛手里的邀约翡翠,这无疑又是各大媒体争先的头条。

  吴豪俊退到桌边放下杯子,小声对胡志明说:“让我来为新闻界,为他们郑氏再度掀起高潮,花准备好了吗?”胡志明说:“早准别好了。”

  胡志明朝后边的走廊口招招手,就有一个人捧着一大束玫瑰花递给吴豪俊,吴豪俊捧着一大束鲜红的玫瑰花挤出人群,走向了讲台。

  众人不明白地望向他,就在他前脚踏上一个矮矮的台阶时,他忽地绊了一脚,手里那束花抛了出去。孟洛一时未能反映,那束花朝她手上砸了过去,打落了他手里那块翡翠,翡翠落地发出清脆的声音,分成了大小不同的四片。很多人的心也跟着这至宝碎了一下。

  吴豪俊糟糕地抱歉道:“我无心的。”郑秋敏上来就要抽他耳光,说:“我看你根本就是故意的。”但她挥打过去的手已让吴豪俊牢牢接住,并紧紧地握住,任她怎样也无法抽走。

  吴豪俊说:“我的好老婆,你还在跟我怄气呢?我今天除了来祝贺郑氏之外,还是特地来向你道歉的。”吴豪俊捡起地上那九十九朵红玫瑰,往她怀里塞,说:“亲爱的,原谅我吧,今天我借助媒体当着所有人的面向你承认错误。”

  他转向摄影机,接着说:“逃婚一事不能全怪我老婆,因为我年少无知在外面养了情人,结果让我老婆发现了,而且洞房花烛夜我还去了情人那,不过我是去跟外面那个野女人撇清一切关系,我发誓,从此以后我只爱我老婆一个,只要我老婆一个。”

  郑秋敏怒道:“吴豪俊,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我警告你,放开我然后滚。”孟洛压住怒气,说:“吴大少,请你先放开秋敏,我就不追究你打碎邀月翡翠。”

  吴豪俊对着他冷笑道:“我两口子的事用得着你来插嘴吗?你够资格吗?邀月翡翠是从你手中掉落的,何以是我打碎的呢,你认为你告的了我,你就去好了,你也算是我们星安集团的叛徒吧,我警告你给我滚开。”

  他又轻声补了句,说:“你的招牌玉也碎了,我看看你还能用什么撑起郑氏。”

  甘宝玲教我的,在公众场合要保持的风度啊,注意言行举止啊,文明交流谈吐啊。。统统都暂且丢一边,我什么也不在乎,冲上去就一把推开了吴豪俊,护秋敏在我身后,说:“你走远点,别碰我的女人。”

  由于我是逞强使力,所以合上的伤口在大力的牵扯下,传出一阵疼痛,我眉目紧锁,忍住。

  吴豪俊好像知道我肚子上有伤似的,上来就往我伤口的位置来了一拳,我痛得当场蹲在了地上。吴豪俊骂道:“又是你这不知死活的要饭和尚。”他还想上来往我头上补一脚。孟洛已经挥手让保镖架起了她。孟洛放话说:“你已经闹够了,把他给我丢出去。”

  秋敏被我吓坏了,蹲下来不知该如何是好,不停地问我有没有事。只是痛,我想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缓了缓,我咬紧牙关站了起来,说:“我没事,你有没有事?你怎么哭了,是不是他把你的手抓痛了。”我牵过她的手,就见她手腕上红红的一圈。

  酷~i匠网e唯一¤@正版☆,4l其X…他都\f是r盗#版fe

  她摇摇头,什么话也不说,扑向我,紧紧地搂着我。她的身体贴紧我,我感觉是那样的舒服,伤口顿然就一丝痛迹也没有了。她在我怀里抽泣,我拍她的肩,安慰她,并伸手,以拇指轻轻抹去她眼角的泪说:“好了,不哭了。”

  吴豪俊不甘心被两个保镖扫地出门,还在奋力反抗,大言不惭地摆他吴家大少爷的架子。我怀里的秋敏忽然喊住了已被架到门口的吴豪俊,说:“等等,吴豪俊,今天我也不怕对外宣布,即便我名义上是你的妻子,但我实际上爱的是我的小和尚,小和尚才是我心目中唯一的老公,丢出去。”吴豪俊被彻底地轰了出去,粗鲁的言辞远去直到消失。

  方才的场面使得大家没了目标,分不清这到底是展会还是闹剧会,而且邀月翡翠也碎了,孟洛得挽回场面,拿起话筒对大家说:“真是抱歉,一个意外的小插曲,这邀月翡翠碎了更好,我本来就是要向大家宣布,我将会切割邀月翡翠,镶嵌在由郑氏接班人郑秋敏亲手设计的一套珠宝上,作为我们郑氏的镇氏之宝。”

  郑秋敏扶起我来到他的办公室,给我倒了杯热水。她的眼睛红红的,满眼全是我的样子。她说:“你真的没事吗?你的脸色看起来这样苍白,嘴唇这样干涩,都怪我不好,我怎么可以为了工作忽视了你呢。”

  我笑着抚摸她的脸,说:“还不是想你想的,知错就好,你吻我吧,只要你吻我,一切就都好了。”她总算是被我逗笑了,点点头,迎了上来,然后捧住我的脸就深情地吻住了我的嘴。

  郑秋敏带我来到了郑家大别墅。我拜见了伯父伯母。苏依听秋敏说要让我住进郑家,气得直跺脚,命令保安哄我出去。郑秋敏护住我,指着那些保安说:“你们谁敢动我的小和尚,爸妈,集团我已帮忙挺过了难关,就差由我设计的一套珠宝问世了,你们如果要坚持赶小和尚走,那我也会跟她一起走,而且以后集团怎么样我再也不会搭理。”

  苏依真是拿她没办法,指着我,说:“你这小白脸,到底给我们女儿灌了什么迷魂药,你不知道我女儿已经嫁为人妻了吗。”

  这个时候的我已经听得懂小白脸的意思有多讽刺。我心里不舒服,但还是很礼貌地说:“伯母,我知道,可是我喜欢秋敏,我爱秋敏,我要和她在一起。”

  苏依接着大骂,说:“我看你就是不要脸,贪图我们郑家的财产,知道我女儿将来是郑氏的合法继承人是不是?”她妈妈真是太小看我了,我没有再说什么。秋敏说:“妈,你说够了吧,你就说答应是不答应,反正你的决定是什么也好,我都将不再与小和尚分离。”

  坐在那一直未吭声的郑远东发话道:“行,我可以答应你,你们年轻人有资格胡闹,但你们之间往后要是闹出什么事端也要自行解决。”

  郑远东的话实在让苏依感到意外,她想说话,却被郑远东抬手阻止。郑远东接着说:“不过你们也要答应我一件事,好好给我搭理集团的事,把小和尚培养成珠宝界的行家。”

  连我都听出了郑伯伯这是对我格外关注。我赶紧上前答谢郑伯伯。郑远东很开心的笑,说:“先不要谢我,你最好不要让我失望。”

  我自信地说:“我好不容易有了个可以学习,改变自己的机会,我怎么会不好好把握呢,我一定不会让伯伯失望的。”郑远东哈哈大笑说:“好好,你们两个去吧。”

  苏依追问道:“远东,你这是,你怎么跟敏儿一样胡闹啊。”郑远东收住笑,意味深长地说:“苏依,不明白的人是你啊,女儿嫁给吴豪俊那样的人会有幸福吗,女儿喜欢谁就让她追求谁好了,我们郑氏已经有权有势了,郑氏要的女婿应当就是像小和尚这样善良忠心的,而且我相信那小子一定是个可造之材。”

  苏依反对道:“远东,你是不是糊涂啊,我们女儿已是吴家媳妇。”郑远东轻松地说:“等平静些日子后向法院申诉离婚就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