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参加会展

  我坐在河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听着花花的流水,吹着冬季寒冷的北风。寒风钻进衣缝,波动肚子上的伤口还是会有丝丝痛感。我在想我的秋敏,她还好吗?她一直都没来找我,一定还在为她家集团的事而操心,而奔波忙碌着,她一定很累。

  一张报纸被风卷来,盖在我脸上。我拿下来一看,就看到了我想念的秋敏。那是她为集团发表讲话的照片。我在看下面的文字,上面写郑秋敏是野蛮的千金,但却亦天生对珠宝有独到的创造理念,可谓深藏不漏。

  我把报纸卷成圈,望着时刻漂有杂物的浑浊流水,就想起了甘宝玲对我说的,她说秋敏现在对我还是停留在新鲜感,所以不存在任何要求。但这种感觉一定是存在期限的,一旦到期,我仍然还没有任何改变,那我就不再适应他。

  她给我举了很多鲜活的例子,比如说秋敏爱疯狂的购物,爱去高档的场所娱乐,会接触到很多上层人物,总之就是我的生活圈子跟秋敏的完全不一样。甘宝玲说如果我真想要和她有长久,有将来,我必须为她改变,融入她的生活圈子。

  她问我愿不愿意改变自己,有没有那个恒心改变自己。我说我当然愿意,当然有恒心。我问她具体我要怎么做。她很简单地回答我,钱,就是要赚钱,而且必须赚大钱。

  甘宝玲说我天生有胜过计算机般的脑子,一定能成为一个超级会计师,她说她会手把手教我,可是我却没机会学了,因为我已经离开了甘宝玲家。

  郑氏珠宝集团这半个月来一直倍受各界关注。尤其是郑秋敏和孟洛更是被一些娱乐界媒体奉为金童玉女,天造地设的一对,继而就把星安大少爷吴豪俊也卷了进去,什么新婚不久就劈腿啊,什么吴家少爷性无能啊,什么吴家逼婚啊,一些狗血报道一波接一波。

  吴家别墅大厅内响彻着孙碧蓝的声音,说:“岂有此理,岂有此理,这些媒体简直是唯恐天下不乱,自从郑秋敏嫁进我们吴家,吴家就没有一天是安宁的,我的宝贝儿子,妈就不知道你喜欢那丫头哪里了,她都给你戴绿帽子了,你知不知道。”

  吴豪俊靠在沙发上,倒是很镇定地看着报纸,平静地说:“妈,你是不是更年期到了,脾气怎么就这么暴躁呢,你别老在我面前晃了,坐下,坐下,这种胡说八道的娱乐圈新闻,能信吗?”

  孙碧蓝倒是奇怪地看着吴豪俊,说:“臭小子,怎么跟你妈说话的,妈怎么觉得你忽然变了,都不像我儿子了,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了啊?”

  吴豪俊呵呵一笑,说:“妈,我好得很,这个女人猖狂不到哪儿去,郑氏不是明天要举办一个珠宝展览会吗,到时我会好好收拾那个女人的。”

  郑氏珠宝集团的休息厅内。孟洛和郑秋敏对坐在一张玻璃圆桌前,喝着浓浓的巧克力咖啡。郑秋敏看着孟洛,说:“孟洛哥哥,这次真的是谢谢你了。”孟洛伸手过来摸她的头,说:“你这丫头,怎么跟我这么认真了,这可不像你。”

  郑秋敏很可爱的一缩头,一撇嘴,说:“孟洛哥哥总拿我当小孩看,我现在都已为人妻了。”

  对于这丫头怎么忽然又嫁给了吴豪俊,孟洛也十分费解,他猜测之中一定发生了什么事,他没有问她,因为他知道这丫头一定不会说真话告诉他。他说:“你在孟洛哥哥眼里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女生,这半个月与我并肩作战,是不是累坏了。”

  郑秋敏转转精灵的眼珠,说:“累累是可以的,但坏就不能了,孟洛哥哥,我们集团几年都没有设计出什么新款了,明天的展会到底要选哪些珠宝出展啊。”

  孟洛微微一笑,说:“随便,你只管挑出一些就可以了,明天我保准给你一个惊喜。”他卖了个很诱人的关子,无论郑秋敏怎么求他,他都摇头不说。

  郑氏珠宝集团举办展览会,这又一次将郑氏的被关注度推向了最高峰。无论是业界还是业外人世都想知道,这个心上任的CEO,这个言出必行,不惜一切代价收回废股的青年才俊孟洛能拿出什么好珠宝出来展览。

  珠宝展这天,我也来到了郑氏大厦楼下,我想进去,而被门口的保安拦住了,说:“先生对不起,今天我们集团举办展会,请出示您的邀请函。”

  我哪有什么邀请函,我说:“我不是冲你们珠宝展来的,我是直冲秋敏来的,我是你们秋敏小姐的男朋友。”

  保安听了,推开我,说:“先生请您自重,要是再胡说八道我对你不客气。”实在是我没力气跟他们打,要不然我不会跟他们废话,直接打进去再说。我解释道:“我没有胡说,出家人不打诳语。”我往前挤,那人骂道:“你神经病吧!”他举起电棍要打我。

  “你们这是要干嘛呢?说谁神经病呢,小和尚是我朋友,什么时候变神经病了。”一个男人说着话,走了过来。国贸证券公司的董事长,谁能不认识,那保安忙赔礼道歉,说:“马董事长,误会,我们有眼不识泰山,认错人了。”

  我挺羡慕他的,什么人见了他都对他恭恭敬敬的。我说:“马老板,你不是说我有事可以找你吗?我也想进去,你能不能带我进去。”马卫祥对我笑,说:“这是小事,跟我走就是了。”此时那两个保安弯腰请我们进去。

  展会大殿内,除了我之外,来的都是各行各业的名流。玻璃柜台围成一个大圆,大家端着红酒观赏,皆表示不满意地摇头。有人议论这些都是郑氏以往的一些杰作,不过已经过时了。

  被媒体奉为金童玉女的孟洛和郑秋敏在众保镖的拥护下走进了展会。记者们拿起话筒蜂拥而上,一系列的问题纷纷而来。保镖们拦住记者,拥护两个人走到了讲台上,我站在人群外,看到秋敏和孟洛站在一起,还真挺像一对的,我高兴的心情一下子又低落了下来。

  孟洛对着话筒说话道:“首先谢谢各位来参加我们郑氏举办的珠宝展,记者朋友们,今天我并不是召开记者招待会,你们一些与展会无关的问题请恕我无法回答。”

  一个记者接话道:“那好,我就问问CEO先生,今天展会的意义和目的,以下这些珠宝都是郑氏以往的作品,也就是过了期的东西,请问CEO先生是不是要告诉各位来宾朋友,让我们来怀旧吗?可不可以毫不客气地说,所谓的展会就是博取大家对郑氏的同情心呢?”

  这个记者的问话如此犀利,简直就是刻意刁难,所有人都静静地期待CEO的做答。

  人群中的吴豪俊得意地挂出了一丝笑,旁边的胡志明举杯与他轻轻一碰,说:“怎么样,我这小记者安排的还让你满意吧。”吴豪俊品尝美酒,说:“很好,我倒要看看孟洛这小子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我看到秋敏一脸为难之色,我也跟着着急,这记者怎么这么不讲情面。我真想跑过去给他两嘴巴。

  郑秋敏用求救的眼神看了一眼孟洛,孟洛也是迟迟僵木。但就在那记者想再次追问时,孟洛展出一抹自信的笑容,说:“首先郑氏无需任何人的同情,郑氏能够请来社会各界的人物前来参会,就足以证明郑氏和在场的各位一样,都说实力的代表,当然我绝对会对得起各位对郑氏珠宝集团以及对我本人的信任,我相信大家都听说过‘邀约翡翠’。”

  “邀约翡翠?难道你说的是唐朝唐玄宗年间的邀约翡翠?难道你还拥有了不成?”一位珠宝界的大师朝他质问道。就算是闻所未闻者,只要听到这名字就可想而知此翡翠定然是上品,再一听这年限,搁在现在已经是无价之宝了。

  孟洛暂且不予回答有或是没有,而是先讲诉了它的来历。

  此翡翠出于庐山千丈飞流瀑布之下的深潭之中,形状本该是如一块直径30厘米左右的大圆盘,当时玄宗宠幸杨玉环,当地官员得此宝贝,又知杨玉环喜爱玉,所以连夜献于宫中,正遇唐玄宗抱爱妃杨玉环在后花园赏月,因此玄宗取名于“邀约”并赐于杨玉环。杨玉环想佩戴此玉,于是命全国最有名的能工巧匠将大翡翠切割,分别造成各样首饰。

  b,酷J6匠、…网唯)一3正版,N其{他《K都是1盗#%版C

  孟洛一笑,说:“而今我手中就正好有一件。”孟洛说完,在空中拍了两下掌,女秘书关娜娜双手捧着一个精致的木盒走了出来。

  待孟洛亲自从盒中取出那圆形翡翠时。刚刚那位记者又问道:“CEO先生,你说这就是邀约翡翠?我看来未必不是你随便拿块玉来糊弄我们吧,反正大家只是听过,而没有真正见过。”

  接着下面又有人质疑道:“不错,而且这根本就是男人腰间佩戴的玉佩,哪是女子的首饰,孟总,我看你很难自圆其说啊。”

  大家都赞同这人的看法,在下面议论纷纷,孟洛自己也反问道:“那我到底是不是信口开河呢?为此我专门请来了全国最有名的历史学家刘教授和全国最有名的考古学家吴教授,我们就请两位长辈在现场为我们做个鉴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