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远东长期以来独揽大权,并非是他对他人不放心,更并非是他对权利的嫉妒占有欲,而是郑氏由世代传承下来,一定要保留绝对的家族核心权利。但适者生存,优胜劣汰,要是郑远东依旧遵从祖训,别说家族核心权,到时连郑氏都不复存在了。

  所以这一切逼的郑远东不想而非要改之不可,而到了此时此刻,能够帮他,也愿意帮他的只剩孟洛一个了。而这一切也早在孟洛的预料之中,所以他无需请君,而君必会自来。

  孟洛恭敬地迎接在这辆黑色的奔驰车门前。孟洛问候道:“郑叔叔好,不知道郑叔叔忽然来,所以没什么准备,希望郑叔叔不要建议。”

  郑远东下了车,笑道:“孟少什么是你也来这套了,我们是自己人,请我里面坐坐,喝咖啡就行了。”孟洛也呵呵笑了说:“没问题,郑叔叔里面请。”

  郑远东环顾大厅,说:“现在你们年轻人真会享受啊,四处盆景,中间一架大钢琴,旁边一排小提琴。”孟洛乐呵呵说:“那都是虚设的玩意儿,就为了好看,骗骗外人我是个附庸风雅之人,我郑叔叔你是知道的,哪会这些优柔寡断的东西。”

  郑远东斟酌了一口微带苦涩的咖啡,说:“我跟你父亲是之交啊,从小看着你长大,所以你啊,我还真了解,你打小就是个生意精,要不然你怎么可能二十五岁就能向投资商们融资十个亿这么庞大一笔资金。”

  孟洛呵呵笑,说:“能得到郑叔叔的夸奖,说明我还真是有两下子了,最近我估量这笔资金该何去何从,总要对得起那些信任我的投资者们,所有就忙,直到叔叔来之前,我那秘书才给我讲了你们集团的事,所以叔叔您今天来找我的意思是?”

  郑远东点点头,说:“恩,我知道孟少你这孩子有心帮叔叔,但之前叔叔拒绝你是有原因的,都跟你直说看了,我们郑氏受祖训,一定要保留绝对的家族模式,叔叔仔细想过,孟少你是我之交之子,也等同于自己人,所以你加入公司核心并无不妥,如果你的资金还未投出,叔叔希望你能力挽狂澜,救回郑氏。”

  孟洛沉思,一分钟后,说:“不瞒叔叔,我的资金已经投放出去,但还未正式签字生效,为了叔叔对我的如此信任,当我是自家人,我立刻让人终止和星安的协议,撤回资金。”说着孟洛给娜娜打去电话,当着郑远东的面给出军令状般的吩咐。

  演戏就得全套,孟洛把消息放出去,第二天各大报纸和新闻的头条就成了:海外投资者孟洛携十亿毁约星安集团,念旧情盲投郑氏。

  孟洛一下子被推上了舆论的最高点,许多记者不断来访。孟洛对着镜头皆是很自信地说:“郑氏绝非面临破产,只是暂时性萧条,今天借助各位媒体朋友,我向所有郑氏股民承诺,郑氏将在明天八点开始,正式按发行价收回所有股票,即便是亏,也不能让股民朋友承担风险。”

  孟洛这一招可谓是一箭双雕,既为自己做了代言,也为郑氏的新面目打出了漂亮的广告。当然接下来就是他为自己的承诺付出行动的时候了。他以郑氏CEO的身份来到了郑氏会议室,召开郑氏振兴的股东大会。

  所有股东都到齐了,三三两两交头接耳,都在议论这个心上任的CEO,一个黄毛小子尽对着媒体说出那样的大话。郑远东坐在会议桌的最上头,对大家说:“请各位安静。”

  孟洛站了起来,说:“我就不必做自我介绍了,集团下一步要怎么做大家也都知道了,所以这次的会议不是征求各位的意见,而是向各位通知一声。”孟洛的言辞高傲的让人受不了。

  一位股东大声道:“你是什么东西,也敢跨过董事会直接实行收回作废股票,你知道那样的话损失多少吗,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孟洛敢这么嚣张,当然是有嚣张的本的,一笑说:“就凭我现在是郑氏珠宝集团的CEO,也是郑氏最大的股东之一,你叫潘奥,持股比列百分之二也就是一千万左右,郑氏破产的闹剧就是你掀起来的对不对?郑氏出事你不想办法帮着解决,反而窝里反,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在这跟我说话,你如果要撤资,行,我就按破产价格算给你。”潘奥一下就被他接的哑口无言。

  孟洛转而对大家说:“能力见真招,当年刘邦先攻入咸阳又怎么样?但凡有能力者居之,所以我希望在坐的各位不要倚老卖老。这次收回废股全是我的资金,就算血本无归也是我孟洛一个人的事,集团就算真的还是注定破产你们同样可以再度瓜分,更何况集团根本就注定不会破产,轻与重,利与弊,你们好好掂量掂量,谁还要反对,要以破产来做威胁的请站起来,我绝对会按破产价给钱收回他手上的股权。”

  孟洛一双利眼扫向众人。这些年来,股东们一直硬着头皮在亏,就算给回持股本金,那也是早已损失了一大笔,不到万不得已,谁愿意破产清算。

  现在难得有个傻子投进十亿,将死马当活马医,医好了他们就有机会翻身,要是医不好,他们最多就是再等上一段时间。所以四下里一片安静,没有任何意义。

  我的手术很成功,一个星期后出院回家休养。我哪里有家,自然还是回了甘宝玲家,她真是个好人,不但救了我,还愿意收留我一个伤者,并且一瘸一拐地照顾我。

  自从那天秋敏送我进手术室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甘宝玲知道我想她,说现在她家里有重要的事需要她,她脱不开身,等她一忙完之后,她就会来看我,照顾我。

  舒雅丽和陈伯南买了水果篮来看我和甘宝玲。我的身子还很虚弱,甘宝玲推她们两个去客厅聊,别打扰到我休息。

  舒雅丽拿她开玩笑,说:“哟,看不出来你如此关心小和尚,又是为他受伤,又是收留他,又是照顾他的。”

  甘宝玲打她,说:“你想说什么呢,你这死丫头,我还不是受秋敏之托,我真搞不懂她是跟你关系好点呢,还是跟你关系好点呢,凭什么这些麻烦事都让我给扛着。”

  门虽然关上,但还是能听见她们的打闹声和都斗嘴声。舒雅丽说:“当然是跟你关系好才对,都愿意把最心爱的小和尚交给你,你可千万别监守自盗,把小和尚给占有了,哈哈。”甘宝玲说:“胡说八道,今天就算你男朋友在我也不会对你客气。”

  我所担心的事是注定要发生的,那就是甘宝玲的男朋友朱世科回来了。那是中午时间,甘宝玲喂我吃完饭,门铃就响了。

  甘宝玲替我摸了嘴,说:“可能是新请来的男佣。”毕竟男女有别,比如我要上厕所什么的,这两天都是打电话让陈伯南过来帮的忙,而她也知道我为了不麻烦别人,就忍到不能忍才说,所以她在网上给我请了个男佣。

  甘宝玲的脚还未好全,微微拐着,跳着去开门,一大捧的鲜花首先出现在了她面前。这也太意外了。花后是谁呀?就听见了朱世科的声音,说:“亲爱的,是不是想死我了。”

  甘宝玲欢喜地抱过花,说:“是想你死,竟然破费买这么一大束花,不是说下个星期才回来的吗?不会是在外面做什么坏事,讨好我来了吧。”

  朱世科一把横抱起了她,说:“我的好老婆,我哪敢呢,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我们同居一周年庆,所以这费破的有价值,你得原谅你老公。”朱世科用脚勾上了门,脑袋往下面一扎,想亲吻她。甘宝玲用花隔着,羞涩地说:“有人。”

  "看*(正px版章`节#j上酷s匠I、网W?

  我房间的门是打开的,又正巧我靠在床头。看得到他们的一举一动。朱世科东张西望地说:“有人,有谁?”他一扭头就看到了我。我冲他挤出一个微笑,家里面竟然躺着一个男人,朱世科的肚子里瞬间燃起一团怒火。眉头微皱地看着甘宝玲,并放她下来。

  甘宝玲生气地说:“干嘛这样看我,想什么呢,你仔细看看他是谁?”朱世科这才又转向我,说:“那个小和尚。”甘宝玲说:“不就是他吗,我闺蜜秋敏的男朋友,你刚刚是不是把我想的很不堪。”

  朱世科笑了笑,说:“当然不是,只是小和尚怎么会躺在我们家?”甘宝玲看着我,说:“你看看他很虚弱吧,总而言之就是小和尚差点因为秋敏丢了下性命,秋敏拜托我,将小和尚寄放在我这儿养伤。”

  “哦,原来是这样。”朱世科表示略有所动的点点头,忽地再次抱起她,乐道,“那我们回房亲热去,我的美人老婆你可让我想死了。”甘宝玲的身子也被她触的直痒痒,哈哈大笑。两个人进了房间就热烈地拥吻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