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提议打出去。她坚决反对,说:“不行,你没看到他们手里拿了家伙吗?别看门口只是十来个人,一旦目标发现,立马就会有四五十号人围将而来。”我说出心里话,道:“只要能带你出去,再多四五十号人我也不怕。”

  她说:“我知道你爱我,为了我什么也不怕,可是你这样鲁莽冲出去根本就带不走我。”她说的很对,我来的目的不是跟他们打斗,而是带走我心里的她。

  我想了想,说:“那我们就暂时躲在这儿别动,他们不见任何踪迹一定会以为我们已经逃出去了,就会放松警惕,等到了晚上,我们借助黑夜的掩护逃离这儿。”

  她欢喜地夸我,说我越来越聪明了,抱住我的头,在我光头上亲了一口,她又指着我,很严肃地告诉我,说:“不过小和尚你一定要答应我,万一我们注定被围,那你不要管我,记得自己逃知不知道。”我连连摇头,说:“不行,我一定要带你走。。”

  她重重地拍了一下我的光头,说:“你当然一定要带我走,但万一被围了你只能一个人逃,只有逃了才有机会再回来带我走,而我你不用担心,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的,他们主要的目标是你。”我还是摇摇头,我不能接受。

  她威胁我,说:“你不答应,我现在就回去,而且以后都不在理你,你也再别来找我。”她威胁我的时候总是很认真,让我别无选择。她说完就站了起来。我迅速把她拉下来,说:“好,我答应你,我答应你还不成吗。”

  夜幕开始降临,气温也开始急剧下降。郑秋敏只穿着单薄的婚纱。我拖下外套给她披上。然后紧紧地搂她在怀里。她说:“小和尚,我有种不祥的预感,我们逃不了了。”我说:“你被瞎猜,我们一定可以平安逃出去的。”

  她说:“女人的第六感可是很准的,我感觉他们像是故意把我们困在这儿的,不然为什么守在门口那些人一点也不松懈呢?”我们可以透过叶子的缝隙看到门口那盏大灯下的十几个拿了电棍的保镖。我说:“那是因为现在还早,时机还未到。”

  她有些不自信地说:“但愿吧,你可不要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一旦有事自己先跑。”她抬起头,垫着我的鼻子。黑暗中她那双眸子看起来亮的更为精致,脸更加漂亮。我捧住她的脸,温柔地说:“我知道了。”

  一种无声而强大的力量将我们两个吸引到了一起,从接吻到抚摸。我脑海里跟着浮现出跟她在岩石峰的那一次,那么舒服和美妙的事为什么要被称为色戒呢?总之什么戒也不能阻止我与她交融。

  我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她对我的教导,我就按照那条路子,伸进她的婚纱。她一边接受我,还一边说话,道:“小和尚,我就说总有一天你会像狼一样占有我的吧。”

  我能做到这样已经是很大的突破了,哪里还好意思在运动的时候接她的话,不过我心里倒是在想着回应,说:“我只恨这天来的晚了些。”可是她居然听得见我的心声,立马接话说:“还好,来的并不晚,今晚本来就是我的洞房花烛夜。”

  我心里一慌,稍作停顿了片刻,她充分迎合我,一直到彼此忘我,宣泄、放纵物质和心灵上的所有。我是爱她的,我是想得到她的,所以我也不再认为这是一种罪过。

  吴豪俊领着四十号人左右将我们躲藏的这簇灌木围的水泄不通,一束强烈的电筒光照了进来。吴豪俊冷冷的声音说:“现在各方宾客和媒体都离开了,该是我好好修理你们的时候到了,把他们两个给我拖出来。”

  秋敏的第六感真的一点也不错,她推我说:“赶紧走。”我动手反抗,想打出一条路,可是对方人太多,双全难敌四手,而且他们都是有两下子的保镖,手里还配有电棍。我被电棍打在背后,电棍触的我全身发麻,接着又是数道电流同时触在我身上。我趴在地上。

  郑秋敏被两个人牢牢地架住。秋敏大声道:“住手啊,你们想闹出人命吗?”没有人听她的,无数双脚往我身上落。

  吴豪俊愤怒地一笑,说:“闹出人命又怎么样?他私闯我吴家大别墅,劫我吴豪俊的妻子,我的保镖失手打死他岂不是很正常,像他这种贱命,我们吴家想买走就买走,给我打,狠狠地打。”

  郑秋敏使劲挣脱,说:“住手,住手啊,吴豪俊你说,你要怎样才肯放了他,你说啊。”

  她在心疼,她都急哭了。

  吴豪俊不慌不忙地说:“你呀,处处与我作对,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性格,不服从我,挑起了我强烈的征服欲望。”吴豪俊走过来,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然后亲吻下去。

  我看到了她的眼泪,我不容许他碰她,我大喝一声,到:“吴豪俊,你放开她。”我奋力地爬起来,但一电棍又让我重重地趴了下去。郑秋敏不让他亲,把头扭开,哭着喊我。

  吴豪俊再次托住她的下巴,扭过她的脸,威胁到:“想他死,你就接着反抗好了。”她又吻了下去。郑秋敏泪水汪汪地说:“好,只要你放了她,我。。”她的嘴巴已经被他的嘴堵住了。

  他终于尝到了她的香唇的味道,柔而滑,甜而不腻。他就跟吃棒棒糖似的,一口一口含,一下一下舔。郑秋敏只有痛苦和伤心地忍受着。

  吴豪俊松开了她,打了个响指,一个人拿来了结婚登记表、一份合同书、笔以及按手印要用的一盒朱红。

  吴豪俊说:“你那么漂亮,那么有味道,我发誓要让你成为我的妻子,我要好好疼你和爱你,虽然今天的婚礼没完成,但并不影响你成为我妻子,想他活的话就在婚姻登记表和这份合同书上签字画押。”

  郑秋敏抽泣了一下,说:“好,我签,我签,你赶紧让他们住手。”吴豪俊一抬手,他们停下了对我的拳打脚踢,但数双脚踩在我身上,我已经伤得无力反抗而起。我要是知道那两样东西签完字后就等于禁锢了秋敏的一生,那我宁愿今天不要自己的命。

  为什么还要有合同书?郑秋敏拿过一看,只有一条,那就是“郑秋敏永远不得以任何理或形式提出与吴豪俊离婚”。

  %N酷;匠_网首发=

  郑秋敏看完,手里的笔变得很沉重。吴豪俊说:“不签是不是?”他的手就要举起,他们就又要向我挥打。郑秋敏说:“我签,我签。”她痛心地签上名,按上手印,泪水打在合同书上,湿透了她的名字和红手印,要是能这样冲洗掉该多好。

  吴豪俊满意极了,吩咐道:“把少夫人送回我房间,把这野和尚丢出吴家大门。”我就被几个人抓起,重重地丢出了大门。我的伤不轻,一时间无力爬起来。

  这个时候天空下起了雨,一滴滴打在我身上,冰凉的雨水冲的我身上的伤一阵阵麻痛交替。

  雨越下越大,越下越急,头上本来就已经打歪了的假发在吸了水之后的重力作用下彻底地脱离了我的光头。两撇胡子也被水冲走,我吃力地爬到了墙角,倒靠在高高的围墙上,任由噼里啪啦的雨水拍打我全身。

  甘宝玲从离开吴家大院就一直心有不安,打电话给小和尚,手机又不通。如果他们出来了,一定会来找她才是。甘宝玲回忆自己走出吴家大门时,门口守着十几个保镖,十几双眼睛打量着每一个出去的人,就像古时候官兵在城门外设关卡捉犯人一样。

  甘宝玲感觉到他们没有逃出来,感觉到小和尚出事了,于是她搭乘出租车回到了海边,吴家大别墅外。

  大门已关,甘宝玲打着伞从车上走下来,带上车门,出租车朝原路返回了。甘宝玲正要按响大门的门铃,就听见右边传来了人的咳嗽声,她看到了小和尚,快步追上去。

  我的一口血水正好吐在了她雪白的礼服上,很快礼服染红了。甘宝玲全不在乎这礼服,而是为我着急。她的声音有些慌张,说:“小和尚,你怎么了,怎么会这样,来,我们走,赶紧去医院。”

  她一只手为我撑着伞,一只手来拉我。我根本就起不来。我发出虚弱的声音,说:“甘宝玲,是你呀,我,我走不动了,雨这么大,你走吧。”我勉强地笑了一下,是那么累,接着又咳嗽,又是一口血水吐出来,我在想,我是不是要死了。

  甘宝玲直接扔掉了手里的雨伞,蹲下身,让我的手臂搭在她肩上,她说:“我不能不管你,你撑着点。”她咬牙将我撑起来。

  她穿的还是参加婚礼时的高跟鞋,我整个人基本上是压在她身上的,她迈出一步,脚一下就歪了。我压着她,两个人跌在已有几厘米厚积水的路面上。她糖在地上,我压在她身上,头埋在她两胸之间,在摔下来的震荡中,我又吐了一口血水,扑在甘宝玲的脸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