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笑着吹风说:“你真有眼光,这是最近卖的最好的一款手机,价格比店里便宜了一千多,而且绝对是正货,你这位闺蜜对你可真好呀。”甘宝玲尴尬地笑着问她多少钱,老板说一千八,我一听这么贵,赶紧放回去,说不要了。

  甘宝玲想想,小和尚人挺好的,他帮自己升到了总监职位,月工资从原来的二千五翻到了现在的五千,还有一系列的奖金和红包,他喜欢就给他买一个吧。甘宝玲说:“那就要这个白色的好了,一口价一千五。”老板也很爽快的答应了。

  甘宝玲本来还想带我去吃夜宵的,可是皮包里的钱几乎都花在手机上了,除去待会打车回去的钱,能花的就只有区区二十块了。甘宝玲要了二十块钱的羊肉串,也就六串,拉着我在公园花坛边的木椅上坐下。

  她分了三串给我。我问着虽香,但这是肉,我拒绝了。她才想起,说:“我忘了你是个正宗的小和尚,守着戒律的哦。”她摇晃着手里的羊肉串,想起个事,问:“你跟秋敏的关系都好成那样了,你有没有在她身上破了色戒啊?出家人不打诳语的哦。”

  X酷%D匠网唯一N正版“x,其b他都是%}盗\版

  我只有羞涩的点点头。她接着问:“那你是不是喜欢她,想她了。”我赶紧点点头,我深知自己想她那绝非只是一点点而已。我拿出手机说:“对了,我现在是不是可以用这个手机给她打电话了。”

  她拿走我的手机,摇摇头,说:“她接不到你的电话的,她现在全天二十四小时有人看着,断绝与外界一切联系,知道出嫁那天为止。”我听了,有点急,有点慌,我说:“我是不会让秋敏嫁给别人的,我要带她走。”

  甘宝玲不屑地一笑,说:“就你,冲去她家带她走,你以为你是超人那,你要想见秋敏和秋敏在一起,那你就听我的,首先嘛,你要完全迎合走进世俗之中,要不然就算让你带走了她,那迟早也会因你那些这不吃,那不碰的洁癖而离开你,那,给你,从吃肉开始吧。”

  为了能够见到秋敏,为了要和她在一起,吃肉就吃肉,什么清规戒律都没我的秋敏重要。我拿过来就大口吃了。甘宝玲表示很满意地笑了,说:“看你这么识时务,我就好好帮你策划策划劫新娘大行动。”

  距离秋敏的大婚之日还有十五天,在这期间,我每天都跟着甘宝玲进出公司。一个星期之后,甘宝玲从外面拿了份报纸匆匆推门进了办公司,欢喜地说:“好消息,好消息,两大家族的婚事提前一个星期,将在后天正式举行。”

  我结果报纸,看到了秋敏穿着婚纱的照片,她是世界上最好看的新娘,而在另外一张图框内则是吴豪俊,他笑的样子真是丑陋极了。我心里决不让秋敏嫁给他的念想更加强烈了,我多希望下一刻就是后天,我就可以抢亲,带她走了。

  郊外山脚下的一栋别墅内,优雅的琴声飘荡于每个角落。孟洛坐在那家白色的大钢琴前深情地演奏着。旁边便是他的特别助理关娜娜小姐,漂亮的她在优美的旋律中像个公主。

  可是这个公主似乎并不乐意欣赏王子的弹奏,脸上带着焦急,她知道孟洛最讨厌别人打扰他弹钢琴,就算是有天塌下来的大事,也要等他弹完再说。他终于弹完了,回眸笑道:“我的娜娜公主,难道不好听吗?”

  关娜娜不高兴地说:“不是不好听,而是我没心情听,以我父亲为首的投资者们已经跟我联络了好几回了,问你的投资项目为何不实行。”孟洛倒是很平淡地说:“不是让你告诉他们,市场有变,有待考究吗。”

  关娜娜有些自责,说:“可是那边是我爸爸,我竟然为了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骗我爸爸,我算什么她的女儿。”孟洛一把拉她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说:“你当然是她的好女儿,因为你相信我,而我也绝不会让你和你爸爸失望的。”

  关娜娜喜欢这个男人,所以她找不到任何不听他,不支持他的理由。她幸福地依靠在他的胸膛上,说:“可是你现在想要投的是那将走向死亡的郑氏啊。”

  孟洛自信地笑了笑,说:“只要我能进入郑氏的核心,我就一定能让郑氏死灰复燃,娜娜你知道吗,男人除了想要金钱、女人、地位、权势,更需要挑战,因为只有这样男人才能证实自己的实力,才能自信和理所应当地拥有金钱、女人、地位和权势。”

  关娜娜也笑了。她就喜欢他这有着狼一样的征服欲望,她希望自己永远是他的猎物,永远被他征服。她眨了眨两颗明珠,说:“可是郑氏已经拒绝了你,她想依托星安救活自己,他们两家的联姻就在后天。”

  孟洛拿起钢琴旁边那份报纸,看着穿着婚纱的丫头,一笑,意味深长地说:“后天的婚礼不可能顺利完成,星安不会帮郑氏,郑氏靠不了星安,郑氏需要我。”

  婚礼的这天,天气很好,海边吴家大别墅内到处行走的都是达官贵人,个个手里端着红酒。而我早早地被甘宝玲安排进了吴家大别墅。

  我也像大家一样,端着一杯红酒,遇人就微笑就碰杯,小喝一口,别看我今天表现的那么好,全是这十多天来,甘宝玲每晚对我的培训才有今天的自信效果。

  在大花园广场上,我碰到了好几个认识的人,比如胡志明、陈伯南、孟洛、还有马卫祥,但即便是我与他们面对面碰杯,喝了酒,他们也都认不出我,因为我带了假发和两撇小胡子。甘宝玲给我装扮完之后,我一照镜子,连我自己也认不出来了。

  一辆白色的林肯加长驶进了大院,在热烈的掌声中,一对新人从车内走上了红地毯。海风吹起秋敏身上的婚纱翩翩起舞,就像从天上而下的仙女。护送新娘的是舒雅丽和甘宝玲,只有甘宝玲认得出我,冲人群外的我眨了眨眼。

  吴豪俊冲胡志明招了招手。在她耳边轻声吩咐道:“我刚刚得到消息,有人会来抢亲,就是那个坏我好事的和尚,吴家保镖随你调动,派人守住各个进出口,然后找出那个光头,现场有很多媒体,记住行事小心。”胡志明领命而去。

  吴豪俊牵着郑秋敏踏上了婚姻的殿台,主持人在上面宣读誓言。吴豪俊回答完愿意。主持人转而问郑秋敏。郑秋敏忽然做出难受的样子,夺过话筒,说:“哎哟,各位不好意思,我闹肚子,等我几分钟,我马上回来。”郑秋敏把话筒塞给主持人,捞起拖地的婚纱就跑下了台,朝屋内跑了进去。

  怎么这样?好歹也是一千金大小姐。。场下一片议论纷纷。孟洛呵呵笑,秋敏这丫头真是花样百出,庆祝自己一切料准,喝完了杯中的红酒。吴豪俊拿话筒平息大家的议论。而我早偷偷沿着花坛绕到了屋后。

  甘宝玲说秋敏到时候会从一个窗户上跳下来,我注意着屋后每一个窗户。未见她人,却先见她婚纱从那个窗口飘了出来,接着听见了她不服气的声音,说:“想困住我,没那么容易,那个该死的小和尚到底来了没有。”她说完就跳了下来。

  我快步冲过去,一把搂住她,将她横抱在怀里。她认不出我,吓的啊大叫了一声,问道:“大叔,你谁啊。”我赶紧说:“是我啊。”她听出我的声音,勾住我的脖子,说:“我的小和尚呀,宝玲怎么把你打扮成这样了,难怪说我准认不出来。”

  她的叫声惊动了看守在厕所门外的两个保镖,就听见了敲门声和问候声。秋敏朝窗户内回应道:“不小心滑了一跤,瞎叫什么,马上出来了。”她指挥我赶紧跑。

  吴家的别墅真是大的不得了,前面是个偌大的花园,后面还是个偌大的花园。好在郑秋敏在试着跟他交往的时候已经来过他家几次了,对这熟。

  在数个大花坛和数不清的灌木之间绕来绕去,穿过林子总算来的到了后门。可不曾想到后门已站了十几个保镖。秋敏又吩咐我赶紧往左边亭子后拐过去,说那边还有扇南门,结果和那边那道门同样守着十几个保镖。

  她说:“累了吧,先放我下来吧。”我没有听她的,我摇摇头,说:“我一点也不累,就让我这样抱着你。”她乐呵呵地来捏我的鼻子,说:“哈,才多久不见,你就变这么坏了。”这种感觉真好,我傻笑,说:“好久没见了,我很想,很想你。”

  他努努嘴,说:“傻和尚,姐姐也很想很想你。”然后她就深深地吻住了我。久违的感觉,我要全心全意地接纳,因为差一点失去,所以更懂得有多珍贵,更知道要怎么去珍惜。

  可是正当我们吻的火热忘我的时候,传来了一群人的脚步声和一人的吩咐声:“你们去那边看看,你们去芭比按照没其他人跟我往这边。”

  秋敏逃跑已被发现,整个别墅大事搜索。郑秋敏赶紧松开我的嘴,我抱着她躲进灌木中。好在灌木够严实,他们也没翻灌木。一批人从我们身后远去。

  秋敏思量着,说:“吴豪俊早让人把守住了出口,看来是早知道我准备逃婚,看来是和宝玲、雅丽商量此事之时让他的眼线给偷听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