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第二个秋敏

  按甘宝玲说的,我得出去找工作赚钱,我倒是看到好多招工牌,也进去问了,反倒是他们都反过来问我一大堆问题,我如实回答之后,就都说不要不要,让我去别家试试。

  后来我到了码头,又看到一块招搬运工的牌子,我就去问。那人见我身板不错,就让我去抗了一个袋子,结果我就被录用了。

  晚上我还是回了甘宝玲家。我一进家门她就很热情地迎接在门口,好像有什么喜事似的,拽住我掩上门,说:“快点,快点,今晚我给你做了好吃的,我要好好答谢答谢你。”

  客厅微微长形的饭桌上一桌子的菜肴,看了还真想吃,肚子怪饿的,只不过大多也都是荤菜。我又不还意思说,坐下挑素菜吃吧。

  酷匠h5网?\正Q版首C…发

  我正要坐下,她看到我一身灰扑扑的,拉住我说:“你都干嘛去了,身上这么脏,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再吃吧。”

  我只在心里嘀咕,就不能先吃了饭后去洗吗,我不情愿地笑了笑,实在是我太饿了,我说:“我没衣服。”她推我进了浴室,说:“你先进去洗着,我给你去找衣服。”洗就洗了吧,女的都爱干净,我也不差再饿那么几分钟。

  我洗着洗着,怎么她还不给我拿衣服过来,我拉开一条门缝冲外面喊:“甘宝玲施主,我要衣服。”她乐呵呵地笑着应道:“来了,来了。”怎么她听我说话也格格笑,我说话真的很好笑吗,真是搞不懂她们女的。

  她把衣服塞给我,说:“小和尚,拜托你把‘施主’两个字去掉,你说话真是与众不同耶,正常人都会讲‘我的衣服’到你那就来个‘我要衣服’,真是有趣,难怪秋敏喜欢你这小和尚。”

  我一边在里面穿衣服,一边回应她的话,说:“我说错了吗,可是我本来就是要衣服啊。”

  她还在笑,说:“没说错,对极了,你怎么就洗好了,十分钟还没到呢,我们平常洗个澡最少也要花上半个小时。”

  我表示不解说:“你们那是洗澡吗,是不是你们在洗澡的时候还要做些其它事啊。”

  我的意思是她们可能还一边洗衣服,一边修剪指甲什么的。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她听完之后很生气地骂我下流,流氓。

  我一开门,迎上她的目光,她用力踩了我一脚,说:“要不是今天我升职高兴,而是你帮了我这个大忙,我现在就哄你出去。”怎么一不小心就的惹到她了呢。

  她给我的衣服有点紧,裤子有点短,都到小脚的位置了。她生气只是片刻,上下打量我一眼后,脸上又有了笑,说:“你这和尚比我男朋友高那么多啊。”

  她挡在我面前,一只手还牵着本来就紧的衣服边。这些都不是我所关心的,比谁高,比谁矮,都比不上我现在的肚子饿。

  我盯着一桌的菜,说:“甘宝玲施.甘宝玲我可以去吃饭了吗?”我的肚子跟着咕噜噜叫了,她也听到了,她说:“哦,Sorry,你请,你请。”

  她也像秋敏那样看着我吃饭,使得我感到很不自在,不好意思地问道:“干嘛要看我吃,你也跟着吃就好了。”

  她又呵呵笑了,说:“我从来就没看过吃饭这么有味道的人,干嘛就吃一样菜,其它菜也很好吃的,来。”她给我夹了块牛肉,我把碗移开了,说:“我们出家人不能吃荤的。”

  她当然不会像秋敏那样强迫我。她问我今天找工作怎么样,我一边吃,一边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她听完,说:“哎哟,你干苦力去了,难怪一身灰扑扑的,要是让秋敏知道非要怪死我不可,明天你别了,凭你那超凡的记忆力,哪还找不到工作呀。”

  梦寐酒吧包间内,孟洛和马卫祥身边各有两个漂亮的小姐作陪。马卫祥笑着说:“孟少,我可是尽力了,为了帮你宣传郑氏股票,我差点遭人砍杀,好在一个小和尚救了我,要不然我可能没命来赴你的约了。”

  孟洛倒是奇怪地说:“哦,还有这事,让马总你受惊了,我敬你一杯。”孟洛举杯,马卫祥迎上去。两个人碰完杯,引尽杯中的酒,四个作陪小姐积极给满上。

  马卫祥摇摇手,说:“这到没什么,只是我奇怪孟少你怎么突然对郑氏有兴趣了,据我所知你准备投的对象应该是星安才对,郑氏这些年对股东和股民的不重视在业界可是出了名的,才有了现在即便我在其中鼓吹,股价依旧在下滑,莫不是你还想投进郑氏?”

  孟洛倒靠向沙发,抱住那两个女人,说:“我倒是想投,可是被我那郑叔叔给拒绝了。”马卫祥为他庆幸说:“还好他拒绝了你,否则你将血本无归,商场上可不是念旧情的地方。”孟洛笑了笑,说:“你也认为郑氏没救了?”

  马卫祥分析道:“郑氏这几年来皆是严重性入不敷出,一旦股市崩盘,内部少有的几个大股东定然会掀起撤资闹剧,到时候郑氏只有宣布破产。”

  孟洛听罢,也不说话,端起酒杯,摇晃着杯中的酒,脸上展出一丝怪异的笑容,她知道郑氏一定不会破产的,因为他非常了解郑远东。

  我以为甘宝玲是跟我开玩笑的,而第二天她真的跟我一起去了码头,找到了那个负责人。那个负责人的态度很不好,听完甘宝玲说的,直接一句话,说:“做了一天就不做还想要工资,没有,没有,你们回去吧。”

  甘宝玲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她抓住那人的衣服,说:“这可是小和尚一滴滴的汗水钱,你敢说不给,你们码头搬运本来就是做一天给一天工资,欺负小和尚是老实人就算了,今天本大小姐来了你还敢说不给,是要本小姐让劳动局的人来一趟吗?”

  那人心虚了,甩开甘宝玲的手,说:“他还没做到一天。”甘宝玲说:“行,那就按小时计算,就是一块钱你也不能不给。”甘宝玲理直气壮。那人最后只有乖乖地给了甘宝玲六十块钱。甘宝玲满意地笑着递给我,说:“这是你自己赚的钱,好好收着吧,走。”

  我发现她跟秋敏真的很像,也害我,这不,把我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给弄没了,我收起六十块钱,跟她走。

  甘宝玲现在是会计总监了,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室。她把我带进了她的办公室,使唤我给她算账。她将一叠账单分成两份,说:“你一半,我一半。”我几乎是扫看一边就能得出准确的结果,没到几分钟,哪叠纸就被我翻完了,账跟着就算好了。

  甘宝玲正坐在办公椅上等待电脑开机。我就把那叠纸还给了她,她抬头看着我,说:“干嘛,这点忙都不帮呀,你住在我家我可是连房租也没收你的。”我点点头,说:“我知道,我算好了不要还给你呀?”

  她吃惊地眨眨眼,说:“不是吧,光速呀。”她一把夺过去,抽看几张,其实她才不知道那是对是错,但在她心里已有个定数,只要是小和尚填的数字,那准错不了。她笑呵呵地说:“那小和尚,你把这一半也拿去填了吧。”反正对我来说是举手之劳,填就填吧。

  到了晚上,甘宝玲带我去逛夜市。两排是摆着各种各样商品的地摊,中间一条并不宽敞的路,挤的人可就不少了,不过大家脸上都带着笑容,气氛非常好。

  甘宝玲拉着我蹲在了一个卖手机的地摊前,说:“为了答谢你帮我升职,我送你一个手机。”我摇摇头,说:“我不要你破费。”她在后面轻轻掐了我一下,说:“我送你东西你敢说不要,不给我面子是不是,今天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

  我的天,我还以为她不会逼我呢。她简直就是第二个秋敏。那女老板笑呵呵地说:“送给男朋友是不是,我来给你推荐。。”我赶紧打断女老板的话说:“不是,我不是她男朋友,我是她。。我们之间是。。总之她是有男朋友的。”我本来就很少跟人交往,一着急,就完全忘记用“朋友”二字来表示我们的关系了。

  女老板表示有些奇怪,这人干嘛这么慌张,偷情那?不过关她什么事,她只要能卖出一部手机就好。甘宝玲却格格笑了,说:“我一个女孩都不在乎,你一个男小伙到羞成这样了,赶紧挑手机吧。”

  甘宝玲知道要是让老板介绍,她肯定是挑选最贵的,于是她顺带解释,对老板说:“他不是我男朋友,是我男闺蜜,你不用介绍,让他自己挑吧。”

  我看中了那个白的,看起来有些像秋敏用的那个,我刚要伸手去拿。甘宝玲悄悄给我耳边传话,说:“黑的,挑那黑的。”甘宝玲指的是那款老版的诺基亚,在地摊上买最多一百五,多实惠。

  我的手停在那白色手机上方,她让我选哪个我就选哪个吧。我拿起了白色旁边那个黑色的,笑着对老板说:“这个,老板我就要这个好了。”

  甘宝玲在我后面用力掐着我一点肉,心里想,你这臭和尚,是故意的吧,那不还是苹果4吗。我回过头来说:“哎哟喂,你干嘛,我选了这个黑的了呀,付钱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