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对着我吼,让我赶紧放手。马卫祥赶紧解释,说:“这位小伙子是我朋友,是他替我制服了这个狂徒。”领头的警察笑道:“哦,是这样,那铐上恶徒带走,马总让你受惊了,要不要上诉。”

  这个马卫祥好像很有本事,连警察都对他客客气气,他还能指挥警察干事了,他说:“算了,算了,带走由你们审理定夺吧。”

  两个警察给地上男人上了铐子,押了出去,那个带队的还跟我握手,说谢谢我,然后与我们告别走了。

  马卫祥笑着问我。说:“小伙子没事吧,伸手不错呀,我看看。”他拍拍我的肩,上下打量我。怎么突然间他变得很友好了,真是奇怪。我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

  他反而更加奇怪了问我,说:“干嘛这样看着我,你救了我,不会又是想害我的人吧,你叫什么名字。”我说:“我叫关耳政。”

  马卫祥只觉得眼前这和尚一身充满正义和傻劲,点点头,说:“恩,你刚刚说想来学习股市,我信你了,证券所要八点正式开门营业,这是我的名片,你收着。”

  他从西装内拿出一张名片,递给我,接着说:“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有事打这个电话找我,今天我没时间陪你,我得忙着去迎接我一个客户,等八点之后你再来,倒时就出示这张名片,说是我介绍你来的,自然会有人接待你,到时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他们。”

  马卫祥进去拿了落在办公室的手机,急匆匆而去。

  我担心秋敏醒来找不到我而担心,我收好那张写着“国贸证券总裁马卫祥”的名片,回到了小区。开门回到房,秋敏依然睡得很香,这时正巧有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照在她脸颊上,粉粉的,嫩嫩的,似乎还在做美梦,还带着淡淡的笑。

  我坐在床边,俯下身,无比想亲她。那个心呀仿佛就要直接冲破皮肉跳出来了。我想,亲又不是破解,于是我终于鼓足勇气,很小心地在她脸上点了一下。

  可是没什么感觉,好像根本就没有亲到。我又胆怯地压下嘴唇,贴在她脸颊上,这次感觉到了软软的,温温的,怕她醒来,很快又缩了回来。

  但还是未得到满足,想要再尝试的我心想,只要不把她惊醒就行了。我带着侥幸的心理又扑下去,吻下去。每吻一下,我就要看她醒没醒,要是没醒我就接着吻。我发现这个东西严重有瘾,越吻就越大胆,越用力,吻住的时间越长。

  她两边脸都让我给吻遍了,可是她还是没醒,不过中途我好像看到她笑了一下,我就停下来,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没什么异样,还睡得香着呢,于是我的目标更近一层了,朝她的双唇上进发。

  我真是不吻不知道,一吻吓一跳。原来她真是醒了,我吻住她的嘴时,她忽然睁开眼,我吃惊地想要缩走,而她已经勾住我的脖子,张开嘴巴咬住我的醇片。

  郑秋敏早就醒了,可是一直憋着,现在是大笑特笑,抓住我的把柄,然后好好数落我,说:“死和尚,这次可不是姐姐逼你的了吧,色和尚,姐姐就知道你是极想要了姐姐的。”

  \L看-正?版章节上H酷Sx匠q网T*

  她松开我的醇片,然后强烈地翻倒我,压坐在我身上,扑下来重重地给我盖章。她也像我亲她那样,一下一下的。

  她说:“我也该让你尝尝味道,但我可不要完全学你,我得来点创新。”她再次扑下来,吻住了就不放了,她用舌尖撬开了我的双唇,像蛇一样灵活的舌头巧妙地游进了我嘴里。

  她的舌头在我嘴里闹个不停,我也应该给她点教训才是,我借助缝隙也有游进了她嘴里。接着她的手从衣襟中深入我的胸膛,那抚摸让我醒悟,我不能,我不能这样,这又是要破色戒的节奏。

  力不从心呀,我居然没有反抗她的力气,结果上身衣被她脱光了。直到她要解我的皮带,我才猛然爆发出一股气力,纵身而起,把压在我身上的她也给掀翻到床下去了。

  她啊的叫了一声,然后气得满脸通红,大骂我。我拿起衣服,一边穿衣服,一边往外逃窜。接着我倒是又听到了她格格的笑声。

  我逃出来之后本来想再去证券所,可是在中途让那个四个人截住了。我本想这下秋敏不在身边,我没有后顾之忧,可以好好修理他们一顿,却不料这次来的不只他们四个,而且早想好了对付我的法子。在我与那四个人交手的过程中,数量小轿车停了下来。

  有人扔出一个绳圈子,套住了我的脖子,还未带我伸手去取下绳圈子,几个人在我身后用力一拉,绳子收紧,死死地勒住我的脖子,一下好难受,连中了那四个人数拳,接着又上来几个人,彻底地把我制服了,压住我。

  领头的是个一有星点白发的长者,他下来走到我面前,一个耳光便打在我脸上,凶残的目光瞪着我,说:“你把我们家小姐藏哪儿去了?”我知道他指的小姐一定是我的秋敏女施主。

  我说:“我不知道。”那长者又是一个耳光,说:“我让你嘴硬,给我带回去交给董事长和夫人发落,你们几个留下来继续找,直到找到小姐为止。”

  我被押上了车,来到了海边的一栋偌大的别墅内。一群人将我推进了主楼的大厅,地面光滑的像一面镜子,天花板也一样。众人的脚步声在里面“咔哒,咔哒”响。

  大厅内有三张大气而高档的沙发,一男一女坐在其中一张沙发上,在他们两背后,远远地还站有一排女佣,“董事长,夫人,我们没有找到小姐,但这和尚我们已经抓到了。”领头人报告道。

  坐在你沙发上的男人发出雄浑的声音,说:“让他坐下。”到像是很客气的样子,但她旁边的女人则是一脸的怒气。

  我的手被粗实的绳子反绑在后面,脚也被绑在一起,那人用力一推,我整个人就跌坐在沙发上。沙发的弹性真棒,我还因为它把我瞬间弹起而欢喜和好奇了片刻,全然忘记我此刻正被人绑着,正处于危险之地。

  那个女人忽然难过地哭了起来,说:“远东,我们家秋敏怎么会因为这么个和尚胡闹啊,真是气死我了。”

  郑远东拍拍她的肩,说:“好了,苏依,我们女儿虽任性,但不会这么没分寸,他只是闹着玩而已,你们都先下去。”郑远东把那些人都支走了,准备好好审审这个和尚。

  我听了,倒是先开口了,我不知道怎么称呼他们,就叫他们长者好了,我说:“两位长者,郑秋敏女施主是你们的女儿呀。”郑远东严肃地说:“是的,我女儿跟你在一起只是一时贪玩胡闹,我希望你不要当真,免得倒时后悔。”

  苏依补了句,说:“你区区一个深山里的小和尚也配跟我女儿在一起,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要不是顾忌到我们郑氏家族的声誉,我们早就报警抓拿你了,你赶快放了我女儿。”

  她那尖酸刻薄的形容还好我那个时候听不懂,我只听懂他们好像误会了我。我赶紧笑着解释道:“我没有抓你们女儿,是欠了你们女儿的钱,一时还不起就把自己抵押给她了。”

  苏依一想到自己的宝贝女儿因为眼前这样一个和尚跟家里大吵大闹,离家不回,甚至断了她所有的经济来源,她还是要跟这个一无是处和尚厮混在一起。还说他有能耐,能赚钱过日子,他就跟个傻子似的,能有什么能耐。

  苏依把所有的怨气出在我头上,骂道:“你这有娘生没娘养的野和尚,在那胡说八道什么。”这话讽刺的已经到了一定层面了,单纯的我只听得懂表层的意思,我还笑着说:“我是我师傅养大的,我师傅说出家人不打诳语,我说的都是真的。”

  反倒是把她给气得面红耳赤,起来指着我,嘴里“你你你”,“你”了个老半天硬是说不出话,我以为她有病,见她身子在打抽,我关心道:“女长者,有病的话就要去医院看看。”

  她更加不得了了,端起茶几上的一杯果汁往我脸上泼来。倒在我满脸都是一粒一粒的黄色果肉,嘴皮甜甜的,把我这精神给振奋的,我一下站了起来。

  苏依被我吓了一跳,跌坐回沙发,说:“你想干嘛,别以为你有两下子就敢乱来,这是我们郑家。”我忙解释,我哪想干嘛,哪里会乱来,只是被果汁泼了条件性反射罢了。

  郑远东安抚她,然后看着我,他的眼神给我一种很特别的感觉,从中透出来威严仿若比我师傅还要高三分,我安静地坐回沙发,像做错事要接受师傅惩罚那样不敢乱动。

  郑远东一反常态,很祥和地说:“我希望你离开我女儿,你要多少钱自己开个价。”苏依忙插话,说:“远东,这不像你的做法,之前你也说抓到他之后要好好修理他一顿,怎么还要给他钱?”郑运动采用的是怀柔政策,他说:“现在最要紧的是把女儿找回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