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吃醋

  郑秋敏担心小和尚真的跑了,找不到,赶紧要与孟洛道别,说:“我的事就拜托孟洛哥哥了,我得快点回去,要不然我老爸老妈又要给我讲上几个小时的经了。”

  郑秋敏自己去刷卡,当然还是无效,无端端怎么会刷不出来呢,卡一直在皮包里保存的好好的呀。郑秋敏说:“是不是你们的pos机坏了。”

  收银小姐客气地说:“我们的pos机是今天刚刚才换来的一台新的。”孟洛掏出自己的银行卡,说:“刷我的试试就知道了。”那女生接过一刷,说:“先生您这张行,请输密码吧。”孟洛说:“密码是950324,刷吧。”

  郑秋敏只觉得尴尬,说:“这,说好我请你的。”孟洛说:“行了,傻丫头,是你请的,我让你请客又没让你付钱。”

  我本来想一走了之的,可总得给她一个交代我才放心,所以我坐在酒店外的花坛后。待孟洛一行人开着三两小轿车走了之后。郑秋敏开始着急地呼喊我,又是小和尚,笨和尚,蠢和尚,臭和尚地叫。

  我听了一会儿,还是走了出来。我很认真地对她说:“我有名字,我叫关耳政。”

  酷Q匠9网'唯D一正.版c,其v他L都&是盗*0版g|

  她勾着我的脖子,说:“我管你叫什么呢,总之你就是我的小和尚,我以为你真的生气走了呢,你吓死我了。”

  她紧紧地拥抱而来,依偎在我怀中,说:“小和尚对不起哦,刚刚是我冤枉你了,这卡真的没用了,你别生气了嘛。”我哪里是为这事生气,具体的因为啥事生气我也不知道。

  我搭住她的双肩,推开她说:“我没有生气,我真的要走了,我得去赚钱,不然我一辈子也还不了你钱,得不了自由身。”她又笑了,呵呵笑道:“就为这事你要离开我呀!”看到她笑,我想走的心又犹豫了。

  我看着她说:“我跟你在一起什么都不知道,你跟别人交谈的时候我几乎听不懂,你有你的孟洛哥哥,你的孟洛哥哥还说你即将要完婚了。”

  她指着我,古灵精怪地说:“哦?小和尚你吃醋了,是不是?”我没有答话,是因为我不知道‘吃醋’是什么意思。

  她接着说:“我跟孟洛哥哥只是兄妹之情,孟洛哥哥的爸爸和我爸爸是好朋友,十几岁我就讨厌呆在学校死读书,读死书了,没钱出去玩就总找孟洛哥哥投资我,我十五岁那年孟洛哥哥一家就移居美国发展去了,至于完婚就更加不可能了,吴豪俊那个卑鄙小人我是绝对不会嫁给他的。”

  听完她的话,我的心里舒服多了。她重新勾住我的脖子,说:“现在可以不走了吧,亲一个,恩啊,我约了我两个好姐妹,走吧。”她亲了我一下,拉我上了法拉利。

  舒雅丽和甘宝玲,上次我已经见过她们两,这次是在一家奶餐厅。她们单身两人,没有带上自己的男朋友。

  舒雅丽见了我,说:“秋敏,你现在是一天二十四小时带着她在身边呀!瞧瞧你那炫耀的劲,我们才不会羡慕你。”舒雅丽是乐呵呵地说的。

  甘宝玲则是有些严肃地说:“有什么好羡慕的,不就一个小和尚吗。”甘宝玲只是瞥了我我一眼,给我的感觉她挺讨厌我的,她接着说,“怎么样,我给你的情报准不准,我没少花心思打听到这位孟大少爷回国巨额投资珠宝业,更好不容易追查到他的行踪,并在第一时间通知你,你要怎么感谢我,自己说。”

  “俗话说大恩不言谢,你还是不是我闺蜜了,大不了喝什么都算我的。”郑秋敏一边跟她斗嘴,一边推她去跟舒雅丽坐一块,拉着我占据了整条沙发。

  甘宝玲一边起来。一边数落道:“重色轻友的闺蜜谁稀罕,人家还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呢,几杯奶茶就想打发了我。”

  舒雅丽打住她们两,问起郑秋敏正事,说:“你的孟洛哥哥倒是答应你了没,我最近可一直在注意你们集团的股价,这要是再往下铁可不得了了。”我见郑秋敏的神情,知道这件事严重地困扰她,我多希望我能懂,我能帮助她,可是到头来我也只能干着急。

  郑秋敏说:“孟洛哥哥只是答应在再考虑,他可是个生意精,亏本的事他绝对不会做的,最关键我还是当心我那思想老古化的老爸,要不然我们集团也不会处处与人碰壁走到现在这样艰难的地步呀。”

  与此同时在梦寐酒吧的一个贵宾包间内,两个久别重逢的老同学,好哥们拥抱完后就直端瓶子干了整整一瓶。孟洛接着移过两个杯子,拔出红酒的橡胶盖,发出“喷”的声音,倒满酒,说:“有什么话我们兄弟二人再噶一杯再说。”

  朱世科豪爽地答应一声,跟着是当啷碰杯的声音,两个人一昂脖子,润喉的液体一咕噜消失了。

  “哎呀,我说你小子酒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我记得五年前你去美国时请我们老同学聚餐的时候喝酒还是扭扭捏捏的,今日一见到跟个酒仙似的了。”朱世科放下杯子,连灌一瓶加一杯,啤酒接着红酒还真不是容易应付过来的。

  孟洛呵呵笑,说:“五年不见,这不高兴吗,你瞧瞧你那怂样,这点酒就把你脸冲的跟猴屁股似的,难怪干了五年证券还是个小小业务结算员。”

  朱世科摇摇头,说:“别提了,你知道现在社会竞争有多强吗?不管哪行那业,你要想往上升一级,你不给人运用点货币政策,那是绝对行不通的,什么干活认真,办事上心都没用,就我们这行当,谁进来混上几年能耐不都差不多,升职啊,我早就与它说不见了。”

  孟洛笑道:“你小子倒是悬崖勒马了,知足常乐了,好事啊。”

  朱世科摆摆手,说:“屁事,谁不想给自己脸上贴金,问题是这货币政策搁在我身上完全行不通,没钱那我,就我那点工资连给我们家宝玲制造点浪漫的气氛都不够,哪还有的给那般吃人不吐骨头的上一级孙子,不说了,说说你这大款今后的走向。”

  “我说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孟洛凝神看着他。孟洛在回国前半年就已经在与他联络,让他帮自己做一些相关珠宝界的调查,并为他提供几家珠宝大家的股市行情。

  朱世科呵呵笑,说:“我的意思是你到底想进军哪家珠宝集团。”孟洛一副思考的样子,反问道:“你认为我该投资哪家?作为我的兄弟给点意见。”

  朱世科指着他说:“你这人真是,笑话我不懂珠宝业是不是,好歹我也是证券所的,就现在而言,股市盘面走势最稳定是星安珠宝集团,而股市价位最低的是郑氏珠宝集团,所以前者一定是你最佳的选择,而后者定然是你抛弃的对象。”

  孟洛点带头,说:“站在投资家盈利的角度来讲,你跟我的见解当然是一致的,我对整个星安珠宝集团做了充分的调查,投它是稳赚的,不过人都是有感情的,秋敏那个任性的丫头来找过我,把我烦的呀!要是我不答应她,她指不定会跑来跟我打一架。”孟洛想到那丫头调皮的样子,不觉笑了起来。

  我们从奶茶厅出来,却发现停在门口的法拉利不见了,郑秋敏糟糕地说:“谁竟然敢偷本大小姐的车。”

  甘宝玲和舒雅丽提出赶紧报警,舒雅丽拿出手机在按110。郑秋敏阻止道:“我知道是谁弄走的,你们两每人给我三百块钱然后就可以走了。”郑秋敏莫名其妙地向两位大美女伸手。

  她千金大小姐,富二代居然向她两个上班族兼“月光族”要钱,玩什么花样?郑秋敏说没跟她们开玩笑,催促她们赶紧给钱。她们只好给了,甘宝玲还闷闷不乐地抱怨道:“还说奶茶算你的,结果还不是我付,现在又要扣走我三百,真够残忍的。”

  郑秋敏一把夺过钱,说:“拿来吧小气鬼,等我有钱了双倍还你行了吧。”甘宝玲说:“谁稀罕,不过可是你说的,一个月内还六百,过一个月还一千二,以此类推。”

  郑秋明给她们来那个拦下一辆出租车,推甘宝玲进去,说:“行了,行了,你才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抢劫犯。”郑秋敏给车门关上,对司机说:“麻烦师傅送她们两去看守所自首。”

  那司机捉摸不透地看了她们几眼。舒雅丽呵呵纠正道:“师傅别听她瞎说,送我们到凤来小区。”

  出租车开走了,郑秋敏牵住我的手,说:“好了,现在又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世界了,我们沿着这条街一直漫步下去,好不好。”

  我点点头说:“好,你说什么都好。”她摸我的光头,说:“傻和尚,你也什么都好,走了。”

  宽阔黑黝黝的大马路,两排整齐的路灯,时不时还有阵阵清风迎面吹来,这样的感觉真的很舒心。可是没走多远,前后出现的四个黑西装男人将我们拦截在中间,又是那四个高手。

  我提防着将她拉到我身后,就见四个人快步而来,我推开郑秋敏,说:“先走。”我迎上去就跟他们打成了一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