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闯进去

  我们跳的正忘我的时候,有个人气场很胜地走了进来。一个身高看似与我相差无几的三十不到的男人领着七八号人潇洒穿过众人双目之间。

  孟洛没有看任何人一眼,挺直胸膛,目视前方,领着八个威武的保镖直踏上木梯,上了二楼的“商海台球俱乐部”。走在最后面的两个保镖停在了门口,各占一边把守住门口。

  孟洛走到吧台前,出示一张卡片,说:“给你三分钟的时间清场,这里我包了。”

  那经理本来还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可一见这限量发行给富豪或是官二代的绿色卡片,他立马赔笑,说:“行,这位老板里面请。”

  经理引孟洛往里面的雅座走,并吩咐了身边几个服务生赶紧去请场。三分钟后,偌大的台球俱乐部只属于孟洛一个人的,他脱掉了外套开始练球。

  郑秋敏拉我下来,说:“别跳了,看到刚刚上去那批人了吗?”我点点头,说:“看到了,不会又事追你的敌人吧。”我见她问道跟上次一样,又一副神秘的样子。

  她点点头,说:“没错,他也是我的敌人。”我拉着她往外走,说:“还好他刚刚没有看见你,我们赶快离开。”她拖住我不肯走,说:“不行,这个敌人我们必须去会会他,走。”

  我也不能依着她,拉回她说:“你没看到他们有七八号人吗,而且一看就跟上次要抓你的四个人差不多凶猛,门口已有两个人守着了。”

  她不屑地瞥了眼门口看守的两命保镖,说:“怕什么,我们打进去,你怕死啊,你不陪我去我自己去。”她甩开我的手,快步踏上了木梯。

  “这位小姐不能进,里面已经被我们老板包场了。”保镖伸手拦住了她。

  她蛮横地打开那人的手,说:“识趣的话就给本小姐让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她要硬闯。保镖再次伸手拦住,说:“这位小姐要是硬闯,我们也不会客气了。”

  郑秋敏直接先向他们动手了,被那人只是轻轻一推,后脚落空,差点直接滚下来。好在我已走到后面扶住了她。她还要硬冲,我拉她在我后面,迎上去跟那两个人打了起来。几个回合,我把他们打落到梯子下,郑秋敏抓我赶忙往里跑。

  后面两个保镖一边大喊,一边在后面追,里面六个保镖团团围住了我们。

  孟洛停下打球,怪罪道:“你们两个竟然敢打扰我打球,知道后果是什么吗?给我好好收拾他们一顿,然后扔出去。”她说完,擦了擦枪头,接着打球。

  我有点慌,护住郑秋敏,说:“有什么直冲冲我来。”没人听我说话,就出手打来。郑秋敏迎上前,喝一声生,说:“住手。”口吻真有一种魄力,他们真的都停手了。

  郑秋敏接着说:“孟洛哥哥出国五年脾气还是这样凶,但把我给忘了该当何罪?”这个丫头好大胆,敢审问他。孟洛忽然想起她这个调皮鬼了,说:“秋敏妹妹,我出国的时候你才十五岁吧,女大十八变,长得太漂亮了,孟洛哥哥认得出来才怪呢。”

  孟洛走过来摸了摸她的头,说:“你这小丫头,不是要与星安珠宝集团的少总吴豪俊完婚了吗?这个时候应该在家好好准备,把自己养好嫁出去才是,怎么跑到我这里搅局来了?”

  郑秋敏往桌子上一坐,说:“别提了,我才二十啊,就要做家族商业的牺牲品,多可怜,我为了见我别离了五年的好哥哥,不惜背上潜逃的罪名。”

  我就傻站在那听他们两叙旧。孟洛忽而把目光转向我,问道:“那这位是?不会是叛逆的你在外面找的那朋友吧,以我对你的了解,你可不那么轻易服从你爸妈的安排。”我不能让人误会,连忙解释说:“我不是。。”她打断我的话,说:“你闭嘴,哪有你说话的份。”

  她转而又呵呵对孟洛说:“他哪配得上我,他只不过是我一个贴身保镖罢了。”

  孟洛把目光从我身上移走,“啪啦”,打了一球,说:“那到也是,你这么机灵的小丫头,说说你来找我的真是目的把,你虽然调皮捣蛋,但十几岁就不愿读书,被逼近了自己集团学习怎么经营公司,五年前你对珠宝行业就有着自己一番独到的见解,现在你们郑氏珠宝集团一直在走下坡路,股市上也没有很好的专机,你找我莫过于此事吧。”

  她跳下球桌,走到孟洛对面,趴在球桌上,可爱的一笑,说:“一点神秘感都没有,什么是都瞒不过孟洛哥哥,我只好从实招来了,我听说孟洛哥哥从国外带来一笔资金,准备进军珠宝业。”

  孟洛伸过球杆敲了一下她的脑袋,哈哈大笑,说:“我还以为你是想让我动动股市上的人脉,没想到你打的是我所有的家当啊,不过你这丫头的消息倒是挺灵通的。”

  郑秋敏摸着自己的头,说:“那还不是因为我也关心孟洛哥哥你,不然我哪会知道你那么多事。”

  孟洛说:“好吧,就算你有良心吧,但你也知道这笔资金并不是我一个人的,我是极力想将这笔钱投入你们集团,但你们集团光从股市盘面上看就十分不景气,可想而知内部各项管理运营的疏漏,我实在没有能力说服我那些投资者。”

  孟洛抱歉完,转而又轻松一笑,说:“不过也不必灰心,我们已经策划决定将这笔钱投入星安,马上你们就成为一家人了,到时候星安一样会帮住你们郑氏。”

  她丧气地说:“恩,原来所有人都希望我作为牺牲品啊。”听到她这么说,我特想接话,告诉她我不希望她是牺牲品。但我知道我不便插话。

  孟洛呵呵笑了,说:“我可没那么狠心,让这么一个大美人当牺牲品,不聊这个,陪我打一局,如果你能赢我,我可以重新考虑考虑。”郑秋敏看到希望,调皮笑道:“一言为定。”

  两个人开局打了起来,郑秋敏的球固然打得好,但到孟洛这个接受过专业训练的人面前,她哪有赢的可能,她耍赖了好几局,最后还是一个输。

  郑秋敏把杆子往桌上一扔,背对他坐在球桌上,双手一操,生气道:“不来了,孟洛哥哥摆明了是欺负我,好娜男不跟女斗的吗,你一点也不让我,以大欺小。”

  孟洛摇摇头,真是拿这个调皮鬼没招,说:“好了好了,我答应你,先试着帮你们集团稳住股价,要是往上升,我就说服我那些投资商,往你们集团注能量,但事先说明可没绝对的。”

  “谢谢孟洛哥哥,我就知道你对我好。”她跳过去,欢快地迎上他侧脸亲了一口。我还以为她只会那样亲我,原来他也是会那样亲别的男人的。我不知为什么,看了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也许这就是作为一个男人与生俱来的一种自私吧,就算是和尚也是不会列外的。

  孟洛揽住她的肩,说:“那就先请我吃顿饭,犒劳犒劳你的好哥哥去。”郑秋敏有了她的孟洛哥哥就完全忽视我了。要不是我还欠钱没还清,我早就走了。我心里不爽地想着,也和那些人一样,只能后一步跟着她们两走。

  来到一家星级高档酒店的贵宾大包间内,点了一桌子丰盛的菜肴。她没邀我一起坐下,她说反正我也不吃这些。然后就坐在她的孟洛哥哥旁边,两个人有说有笑,喝着吃着。我就跟那八个人一样傻站着,硬看着,真想找个理由走开。

  {酷匠fc网永久)t免c$费5看e小|K说P

  这顿饭是我见过的吃的最长时间的一顿饭了,我感觉像是过了几天几夜,我站了几天几夜,脚都麻了,酸了。终于她给了我银行卡,让我去前台刷卡,可以出去,可以走动太好了,我赶紧接过,快步跑了出去。

  我问那个女服务员总共多少钱。她说了个数字把我给吓死了,她说:“加一瓶法国原装进口葡萄酒一共是五千。”

  他们两吃一顿饭就花了五千,我卖给郑秋敏也是五千块钱啊,原来我只值她们的一顿饭,到底是廉价还是昂贵啊。我思量着,发了呆。服务小姐连声问好几遍:“先生,先生。。您是付现金还是刷卡。”

  我反应过来把卡递给了她,说:“刷卡。”他放在吧台上的一台机器上刷了一遍又一遍,我看着感觉好像不对劲。

  果然,她告诉我说:“先生,您好,您的这张卡出了故障。”不对呀,她给我买衣服,去洗浴中心,还有开房用的都是这张卡呀。我说:“麻烦你再刷一遍。”她又连刷了数遍,抱歉地告诉我刷不出来。

  我如实回去跟她说。她眉头一皱怪罪我说:“怎么会没用,刷个卡都不会,真是笨死了。”她时常骂我笨,说我蠢的,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我特别生气,我反驳道:“我笨你还让我去,给你,你自己去。”我把卡往桌上一丢,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孟洛在后面大声叫住我,说:“光头,站住,有你这样跟老板说话的吗?”我没有理会,直接走了出去。我听见郑秋敏说:“算了,我硬逼他陪我逃出来,估计是担心我爸爸怪罪他,所以心情也不好。”这样面对面乱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