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果如我所愿,满桌都是我可以吃的菜了,我可是饿慌了,盛满一大碗白米饭便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郑秋敏撑着头看我,格格地笑,说:“没人跟你抢,你慢点吃。”她拿个小碗为我盛了碗汤,递过来。我还真不小心噎到了,赶紧双手接过喝了口,又好不烫嘴,身子跟着嘴皮子一缩,她又呵呵直笑。

  我只顾吃我的饭,忽略了身旁的她。她无聊地叹了口气,也给自己盛了碗汤,喝一口忽然大叫了一声,我赶紧问她怎么了。她呜呜哭着打我一巴掌,说:“我忘记我的嘴皮子是破了的,汤死我了,都是你,都是你这个臭和尚,干嘛亲我还咬我嘴巴。”

  我被羞得直心慌,抓住她的手,说:“你小声点,大家都看着我们呢。”她说:“我不管,我的嘴皮好痛,除非你给我吹,轻轻地吹。”她把头过来,我不做她就会闹个不停,我只好凑上去,温柔地吹她柔滑的唇片。她忽然迎上来,亲了我一下,得逞地坏笑。

  跟她在一起我不但老是被耍,还总是很危险。她挽住我的手往前走着走着,忽然止住步子,说:“看见前面两个人了吗?”

  前面有两个戴了墨镜的高大男人。我当然看见了,我点点,说:“恩,看见了。”她拉着我,向反方向跑,说:“蠢和尚,看见了还不快跑,那是我的仇家啊。”

  可是反方向也有两个同样装扮的高大男人。我们被夹在中间。郑秋敏好像很害怕,我抓紧她的手,把她拉到我身后,说:“不用怕,我会武功。”她躲在我身后,说:“可是他们也会武功,你要小心。”我松开她的手迎了上去,与两个男人拼打在一起。

  “啊。。放开我,放开我。”另两个男人却抓住了郑秋敏的手。郑秋敏挣扎着,娇柔的玉臂哪能与他们粗胳膊抗衡。

  我回看时差点被那人拳头打着,我急叫道:“你们放开她。”我奋力纵身双脚同时踢出,正中他们的手臂,让他们倒退数步,然后立马反过身去救郑秋敏。

  两个男人我还能应付过来,现在四个围攻我,我有些力不从心,果然如郑秋敏所说,他们的武功实在不差。我自知再斗下去一定会输,我一边接招还击,一边大对她说:“女施主,你别管我,快点走。”

  “小和尚,我不会丢下你的。”她冲战斗中的我大叫,令我有些感动,顿然间身手和气力增进了不少,击中了其中两人。

  可那她骗我,刚说完话就匆忙跑开了,害的我一分心挨了另两个男人两下。我也不怪她,她走了就走了吧。我没有了战斗的欲望,又吃了他们两拳。

  “哗。。”这是好急的一条水柱,朝四个人射来,就听见郑秋敏喊我:“小和尚,快点,快点过来。”原来郑秋敏是跑去打开路边的防火箱,放开水闸,牵出水管来对付他们。水很急,溅在他们身上可以直接推着他们往后退,而且水花更是让他们看不清前方。

  她抓住我的手,丢掉水管就跑。她跑到功夫一点不比我差,几乎已达到她拉我走的速度。我们就又这样穿巷绕道地成功逃脱了一劫。

  我问她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追她。她骄傲地说:“我长得漂亮呗,追我的人能少吗。”我又奇怪地问:“我也觉得你漂亮,可是为什么我不追你,反而要跟你一起逃跑呢。”她呵呵大笑,一敲我的光头,说:“因为你蠢,你逗,你也追不到我,臭和尚。”

  我总觉得他说的话不会错,因为我总不是太明白她说的话,所以她说我蠢和尚,说我笨和尚,还是很有理的,可是她老说我臭和尚我就不接受了,我仔细闻自己身上好几遍,说:“我下山的时候洗了澡,不会臭,干嘛老说我臭,你是不是嫌弃我啊。”

  她又是格格笑,我都不知道我说的话哪有那么好笑。不过我很喜欢看她笑,看她笑,我就感觉周围的什么东西都很好,我也跟着她傻笑。

  我们旁边就有一家桑拿洗浴中心。她在我后面推我,说:“你下山都多少天了,还敢说你不臭,进去我要给你好好洗刷一番。”

  一切我都不懂,都由她安排,我们两在一个包间更衣室。她伸手来给我脱衣服。那怎么行,我抓住衣襟,硬是不肯。她又来解我的皮带,我还是抓住不让她动。

  我心惊肉跳,声音哆嗦地说:“女施主,你,你要干嘛?”

  她莫名其妙地就打我一巴掌,说:“想哪儿去了,瞧瞧你那副色眯眯的眼睛,我们现在是来游泳,你得跟外面那些人一样,穿上这条泳裤就可以了。”

  她递给我一条黑色泳裤。

  我摇摇头,说:“不行,还是不行,我是和尚,怎么能跟尘世中人一样呢,再说这么小的房间,我要,要怎么换,你不都看见了吗。”我知道她一定会让我换掉,所以提前深感害羞。

  她把泳裤往我脸上砸来,说:“你那点东西我都玩过了,还屑看嘛,你给我快点换,要不然我就动手亲自帮你换。”她说完,也转过身脱衣服,换上比基尼。我赶紧背过身,只有听她的。

  我们两个穿成这样,她还要硬勾住我的手臂,肌肤贴肌肤,慌地我全身着了火似的滚烫滚烫。游泳池的人真多,男男女女,有各游各的,有双游双的,有排游排的。

  W更新最;快n“上x$酷√匠X网

  我总觉得别人会奇怪地看我,总觉得心虚和不自在,小声对她说:“大冬天的游什么泳,再说我也不会。”

  她说:“这叫冬泳,水是热的,不会我教你,你别跟个女孩似的,害什么臊,没人会看你的,除了头光之外,你跟他们没啥区别,自然点。”

  她好像能看见我心似的,听她这么说,我倒是真放松了不少。她让我先在上面等她,她先下去游一圈,热热身。她扑通就跳了下去,透过水看她,更觉得她身上的皮肤细致光洁。

  我蹲在池边捞了一把水,的确是热的,我又看见隔壁空着的大池,怎么大家都喜欢挤在一个池里。我见郑秋敏游向对面还没回,于是走向隔壁的池子,却不料一个小朋友往我脚上扔了一块香皂,我踩在上面,直接滑摔进了池中。下去之后我才发现是冷水,身子冷的紧缩,脚又踩不到东西,那水就直往嘴里和鼻子里灌,呛得我连救命也喊不全。

  好在郑秋敏及时赶到把我救了上来。

  泳没有游成,到冷成了感冒。郑秋敏在洗浴中心旁边的酒店开了房,坐在床上,结结实实地裹着被子,喷嚏来个不停。

  她说:“纸,给我纸,哈切。。”她吸了口气。抽纸都让她用了整整一包了。我赶紧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包,拆开送到她面前,都是我害的,多少心里有点内疚。

  她伸出雪白的玉臂,迅速抽出数张,生气地说:“我真是自找苦吃,自讨没趣,带。。哈,哈切。”她还未数说完,喷嚏就又找上门了。

  我点点头说:“你的确是有那么点,大冬天的跑去游什么泳。”她拿擦完鼻涕的纸,揉成团来砸我,骂道:“你还好意思说,我让你说。”

  这天,她带我来到国贸证券交易中心,大厅内熙熙攘攘地站了很多人,大厅正前方的那张大屏幕下拥挤的人就像一面城墙那么厚,大家都抬头激情万丈地看着屏幕上的数字。我自然是完全看不懂,我注意到身旁的郑秋敏此时异常的平静,一双亮眸很认真地盯着屏幕。

  她看到了郑氏珠宝集团那一列,她不高兴地喃喃道:“跌了,怎么又跌了。”我看她脸色不太好,以为她感冒还未好全。我关心道:“你是不是头还晕啊。”

  她冲我笑了笑,不是很自然,只不过是让我不要太担心。她轻轻叹了口气,说:“没事,走吧,陪我去玩个痛快。”

  我们来到一家大型动漫城。她抽出两张百元大超往吧台上一拍,说:“两百个游戏币。”小小一盒金币端在手里,有好几斤重。她教会我怎么使用这些币之后,每到一台机器前就吩咐我赶紧往里面塞。

  荧屏上的各种游戏都很好玩,可是我老玩砸。她就总打我头,骂我笨。我说我不玩,她又硬拉我跟她一块玩。我看她就是存心想打我。两百个币没多大一会功夫就全塞完了。

  她看了看手腕上那块雪白的手表,说了句:“怎么还不来?小和尚再去要两百个。”她又给了我两百块钱。她像是在等什么人。我屁颠屁颠跑去吧台。

  把各款游戏都完了不止一遍之后。我们最后霸占了那台跳舞机。她吩咐我把剩下一百来个币全部塞了进去。

  她跳舞的样子真是好看,我太喜欢看了,一看准犯傻,遭来的无非又事她的一巴掌。她把我拉上机器平台,指挥我僵硬的身子,我就胡乱跟她扭来摆去,引来了众人围观。

  可能是受她的影响,渐渐的我变得不再怕羞了。能开心就好,出家人本来就不能虚伪骗人骗己。我本来就喜欢跟她这样面对面乱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