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来往往多少人,她不怕羞我怕呀。我忙说:“我去,你放开我,我去我去。”她得意地笑了,说:“这还差不多,还就不信降服不了你这臭和尚了。”她挽着我的手,快步往前走,进了一家叫“拿破仑”的衣服店。她抓起一件就让我赶紧去试。

  我说:“不用了吧,你让我试的都一定要买的,干脆直接打包得了。”我为了不麻烦,豁出去了,欠就欠吧,反正我现在已数不清欠她多少了。她硬把衣服推到我怀里,说:“你敢违背我,让你试就给我去试,快点。”我怕她了,只有老老实实照办。

  吴豪俊也来到了这家拿破仑店,身后还带了四个跟班的男人。女店长迎上来,客气道:“吴公子里面请,我来给你介绍这边是我们店刚刚从法国进口来的最新款。”

  吴豪俊一抬手,说:“今天没兴趣,我是来找她的,你一边呆着去。”吴豪俊两眼直直盯住正坐在沙发上等待小和尚换好衣服出来的郑秋敏。

  郑秋敏闻声看过来,就当什么人也没看见,扭过头,端起圆形玻璃桌上的绿茶喝了一口。吴豪俊来到她面前,说:“秋敏,你还在生我气吗?我也是太想得到你才做出那么糊涂的事,我混蛋,你原谅我好吗?”吴豪俊单膝跪地,想去握她的手。

  郑秋敏冷眼瞪着她,说:“别碰我,难看的会是你。”吴豪俊犹豫了,最简单的就是她很可能将那杯绿茶泼向他,甚至还有意想不到的后果,他无奈地收回了手。

  wR看C正√@版z5章节u@上pd酷“*匠网

  郑秋敏站了起来,俯视他,说:“我跟你已不再有任何瓜葛,你滚,马上消失在我的视线里。”吴豪俊也立马站了起来,迎上她的目光,说:“秋敏,我没有听错吧?郑吴两家的婚事已经通过媒体向各界公布了,已成为定数,这辈子你都会跟我有瓜葛,而且我会待你好的,跟我回去吧。”

  吴豪俊伸手要去搂她。

  她一把推开他,那杯绿茶“唰”一下冲在了他脸上。他身后的四个人想要为自家少爷出头,但被吴豪俊一抬手阻止了。

  郑秋敏说:“这只不过是你们吴家的手段罢了,在云雾山坏事没干成,不甘心,下山就急着公布了两家的婚事,你以为我会在乎那些虚无缥缈的舆论吗?你太不了解我了,当初我知道郑吴两家计划联姻我才刻意去接近你,愿意跟你谈恋爱,可是想不到你的丑行露的这么快,我算是幸运的了。”

  吴豪俊抹掉脸上的水珠,说:“不管怎么样,我是爱你的,跟我回去再说好吗?”郑秋敏狠狠地说:“你给我滚再说好吗?”吴豪俊气得满脸通红,说:“我听说云雾山的那个小和尚下山找你了,你还跟他混在一起了,你既然甘愿跟一个和尚好。”

  她笑了,说:“对啊,那还得谢谢你,我的第一次给了小和尚,这辈子我只能是小和尚的人,而且我是那么心甘情愿的做他的女人。”吴豪俊竟然比不过一个臭和尚,气得双目怒火中烧,道:“你是我吴豪俊的未婚妻,既然敢做对不起我的事。”他挥起大手,一个巴掌朝郑秋敏脸上打过去。

  此时我不知索然地从试衣间换好衣服出来,见状,四步并作一步,飞奔到了吴豪俊面前,就在他挥下来的手差几个毫米要碰到郑秋敏的脸时,我一只手伸过去,稳稳当当地抓住他的手腕,就让它定在原位,丝毫也别想再前进。

  郑秋敏岂是好惹的,她道:“你这肮脏的东西,也配当我未婚夫,我说过你敢对我无礼我就废了你。”郑秋敏一抬脚,尖尖的高跟鞋踢向了他的下盘。

  吴豪俊痛得脸色发紫,跪在地上双手抱着下面。趁着那四个跟班的疏忽。郑秋敏拉着我便往外跑,什么东西都丢在那店里不要了。她拉我闪进一个小巷子,背在墙上伸头窥探外面,见无人追来,她长长地呼了口气。

  她松开我的手,转而绕到我身前,勾住我的脖子,乐呵呵地说:“小和尚,你知不知道刚刚你你冲出来救我,抓住他要打向我手的那一刻有多帅,帅得都冒泡了,我爱死你了。”

  她手用力勾下我的头,踮起脚尖在我嘴上亲了一口。羞得我赶紧要推开她,一出手,两手掌正好对准了她耸起的胸上,哪敢用力,只有收回手,把头扭到一边。

  她又开心地大笑起来,说:“谁说只有男逼女,女委屈,今天姐姐就要颠覆这个传统,来嘛,小和尚。”

  她托起我的下巴,只可惜她没那么大的力气,扭不正我的脸,所以还是失败了。可是她调皮和耍赖是我始终猜不透的难题。她扭不动,就自己动,自己把头扭过来,伸过来亲我,死死地稳住我,还用力地磨蹭。

  我承认那是一种很美味的过程,可我不允许自己这么贪婪。但我又不能推她,她紧紧锁住我的脖子,我被贴在墙上,又不好发力甩开她,无奈之下我只有要咬她的嘴唇。可是我想不到她的嘴唇那么脆,一咬就破,我就尝到了腥而黏的味道。

  她松开我,一抹一看,说:“死和尚你竟然咬我,都出血了,你欺负我,你欺人太甚。”

  她捶打我胸膛,我也万般着急,都流血了,那必定是很痛的。

  我抓住她胡乱打我的手,说:“我不是故意的,赶紧,赶紧去医院包扎伤口。”她甩开我,倔强地说:“不去,不去,你有看见谁的嘴皮子破了上医院包扎的吗,怎么包扎,要是医生问起怎么伤的,我说是你这臭和尚咬的吗,多丢脸,呜呜呜.”

  她坐在地上,埋头哭了起来,把我急得要是有火坑我就跳下去了。我蹲下去,说:“可是,你还在流血,一定很痛,你说得都在理,可是我又实在没办法,这,这如何是好啊。你先别哭了成吗?”

  她抬起头顶撞我说:“当然很痛,当仍然要哭,不过办法还有最后一个。”

  我满心欢喜地问道:“什么办法,那你快点说。”她伸手摸了一把根本就没有眼泪的眼眶,啜泣地说:“那就是你吻回我,吻在我的唇上,然后用舌尖堵住我的伤口,保持十分钟不动就好了,就不痛了。”

  亲嘴还有这功效吗?那个时候我当然不知道她是在耍我。我哪里好意思,她把嘴伸向我,说:“快点,要不然我就再哭大声点,让大家看看你是怎么欺负我一个弱女子的。”她真的放声大哭了。

  我万不得已,实在不忍看她痛着,红着脸,热着耳朵吻了上去,照她的话做,用舌尖轻轻敷在她唇上的小伤口上。

  我看到她美美地笑了一下,然后闭上眼,圈住我的脖子。没过一会儿,巷子口围了好多人在那看,我刚要松开她。她按住我的头,说:“别松,好痛的,要十分钟知道吗,你也跟着我把眼睛闭上,就看不见有人在看我们了。”

  我照做,结果进入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绝妙境界,无法用言语形容出来,总之我连周围的人生也听不见了,天地间仿佛就只剩我和她。

  本来说只是十分钟的,实际上远远不止十分钟。我说:“那些人可能走了,我们回店里把东西要回来吧。”她不干,说:“好马还不吃回头草呢,要去你自己去,你身上不穿了吗,悄悄,多帅的小伙啊。”

  她嬉皮笑脸地拍拍我胸膛。我走出巷子向四处一看,到处都差不多。她以为东窜西绕我就不认识了,得意地说:“有本事你就自己回去拿。”我抓抓头,一回忆,路线清楚地在我脑子里呈现,我说:“那里可是好多钱,你在等我,我去去就来。”

  她一把拉住我,乐呵呵地说:“小气鬼,先吃东西好了,大不了待会我再带你去买,反正你穿什么都好看,衣服好买得很。”

  她说的倒是轻松大方,账还不都算在我这穷和尚头上呀。想想我心里就可劲地不舒服,她拉我进了一家很漂亮的饭庄,结果点了一桌的荤菜。她津津有味地开吃,还在我碗里夹肉,说:“和尚,赶紧的,吃呀,味道可好了。”

  我本来就心里憋屈,我说:“不吃,女施主你是存心想饿死我,明知道我不能吃荤,却一个素也不点。”她呵呵笑,说:“好了,乖,吃一回又没事,我不说谁知道,姐姐喂你,别生气了吗。”她夹了块香鱼送到我嘴边。我把头扭开,说:“说了不吃就不吃。”

  她气得把鱼塞进自己嘴里,说:“不吃就不是,不吃就拉倒,不知好歹的臭和尚,你不吃我吃,哼。”她连吃数口,然后把筷子用力往碗上一搁,引来了周围很多人的注意。

  她白我一眼,喊道:“服务员,过来过来。”服务员匆匆忙忙过来,客气问道:“这位美女有什么吩咐?”

  她挥挥手,说:“撤了,撤了,把桌上这些菜殴撤了。”服务员有些僵状,问:“撤了?都不要了,可是都还没吃,您看不能这么退货的啊。”服务员深感为难。

  郑秋敏说:“不是退,是不要了,你们爱怎么处理怎么处理,钱我照付,拿去刷卡,密码是六个8。”

  郑秋敏两根修长手指夹畜一张银行卡递给服务员,接着吩咐道:“再给我上青菜,生菜,包菜。。但凡是素菜都给我上,快去,快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