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怎么总想害我

  我就这样踏进了尘世间灯红酒绿的花花场所。里面的人很多,有个相对较高的台子上有几个几乎没穿的女人用力扭着身子,我无意间看见,连忙侧头默念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那如剑一般锋利的红光绿灯扫过我的眼睛,吓得我一跳,舞曲的声音太大了,震得我的心砰砰直跳,我用力按在胸前,还真怕跳了出来。

  她一直拉着我进了一个包间,里面两男两女,本来两队人都相互抱着在唱歌,见我们进去,都停了下来,一双双眼睛竖直了来看我。我知道自己穿的很奇怪,进来走过人群时不少人都傻眼看着我。

  她拉我到他们面前,说:“小和尚,我来给你介绍,这两位大美女是我的好朋友,雅丽和宝灵,这两位帅气的男士则相应是她们的男朋友陈博南和朱世科。”

  我双手合掌打招呼道:“各位施主好,小僧。。”我还没说完,她一个巴掌拍在我后脑,说:“给我说人话,别整天小僧小僧,说我,他们都比你大,叫哥哥姐姐们好。”

  那都是我的习惯了,哪有那么容易改过来,我改口道:“哥哥姐姐们好,我,我叫关耳政。”说起来真是不舒服,他们也都在笑。

  宝灵问道:“秋敏你哪弄来这么个小和尚?刚刚有急事就冲着他去的?”郑秋敏拉我坐在了沙发上,说:“是啊,我刚买的一个小和尚。”雅丽坏笑道:“可不许骗我们,我们可从来不见你为什么人那样着急过,从实招来,是喜欢的对象吧,谁会养个和尚卖给你。”

  郑秋敏忙着倒酒说:“不信自己问啊。”宝灵代替雅丽问我是不是秋敏买的。我想了想,说:“暂时算是吧。”

  郑秋敏似乎很满意我的回答,得意地炫耀道:“听到没,小和尚真是乖,姐姐赏你一杯,一杯饮料。”她摸我的光头,端给我一杯红酒。

  我闻到酒精的味道,说:“不喝,你骗不了我,这明明是酒。”郑秋敏又忍不住看我笑了,说:“算你聪明,我们干杯,庆祝我买了个佛中之宝。”我很奇怪,我认真和生气的时候很好笑吗?

  她喝醉了,她的那几个朋友都喝醉的差不多了。那两个男的扶着两个女的,让我开车送秋敏回家。我说:“我不会开车,也不认识她家。”

  朱世科放下宝灵过来拿起郑秋敏的包包,从里面拿出一张金黄色的卡片,交代我说:“出了酒吧右拐直走五百米就是伯金汉爵大酒店了,你进去之后只要出示这张卡,里面的人自会为你们打点了。”他说完,两队人双双而出。

  我按照他的指示来到了伯金汉爵门口,手里钻着的这张黄金卡有那么厉害吗?会不会还要我出示身份证呀?

  我背上的郑秋敏一点也不自在,说着胡话,捣着蛋,掐我的脸,说:“臭和尚,进去啊,还犹豫什么。”我半信半疑地走了进去,立马有两个女子上来拦住我,脸色不好地说:“干嘛?干嘛?”

  我立马把卡给她们看,我背上的郑秋敏接话了,说:“什么干嘛干嘛,我要和我的小和尚睡觉呢,还不快点,呵呵。。”她的下巴搁在我的肩上,调皮的摆来摆去,又来咬我的耳朵。

  那女的立马客气地笑了,说:“哦,原来是郑千金,请跟我来。”我跟她进了一个很小的房间,她按上了门,只是一动,开门便到了另一个地方,我的天,这也太神奇了吧。

  我们来到一间尊贵宾主房门外,她客气地从我手里要走了金卡,用它开门,还用它开里面的灯,我是一点也看不懂。她说:“就不打扰郑千金和和尚先生了,有事只管拨电话吩咐。”她退出去关上了门。

  我没少被她折腾,胡乱吐不说,还总是学青蛙把我扑倒在床上,我推她起来,她又扑上来,推她起来,她接着再扑,跟个孩子似的。我索性懒得动,就让她压在我身上好了,这样她到安静地睡着了。我才小心推她,放平她,给她盖上被子。此时大概离天明也就一两个小时左右了吧,我坐靠在床脚,就这么也睡着了。

  我是感觉到有人动我我才醒来的。郑秋敏侧躺在床上,右手撑着头,左手食指在我光头上来回画圈圈,好像很好玩的样子。她眨眨眼,说:“小和尚,你醒了。”我说:“恩,我醒了,你也醒了。”我看她笑,我也笑。

  她抓住我的衣襟,说:“起来,坐我旁边,我有话要问你。”好像很神秘的样子。我坐上了舒适的大床,说:“问吧。”她忽而将脸凑近我的脸,说:“昨晚你是不是对我做了事啊?”

  我忽而心跳加快,挪动往后坐,远离她逼人的气息。她可是抓住我不放,拉过我,扑近我,说:“还敢躲,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速速招来。”

  我只有赶紧回答她,连连点头,说:“是,是,我给你擦了脸,把你放平在床上,然后还给你盖上了被子。”她撇嘴,质疑地说:“哼,就这些妈?你难道没做在岩石峰上你说舒服还想再做的那件事?”

  我赶紧推开她,站起来,念道:“阿弥陀佛,那是色戒,小僧万万不得再做,上次实在是不知情,哎,真是罪过,罪过呀。”

  她生气地推开我,说:“没劲的臭和尚,懒得跟你扯,我洗漱去,走开。”我看着她走进浴室,我就不明白她为什么总是想害我破色戒呢?这对她有什么好处,真是的。

  接着就听见里面传来哗哗的流水声。透过玻璃门,可以看见她的身影,她在里面跳舞,扭动的真好看。我拉过一条凳子,坐在门前欣赏。

  她围着雪白的浴巾,擦着长长的黑发走了出来,肩膀和手臂都露在外面,还冒着蒸汽。我赶紧闭上了眼,不过能闻到一股令人神清气爽的香味。

  她好像见了我有些惊讶,把擦头的毛巾往我脸上甩来,骂道:“我说你是花和尚吧,都坐在门口等我洗干净出来喂你了是不是,还闭眼,还给我装。”

  她俯下身,两手操控我的双眼,上下拉开我的眼皮,说:“看着我,我早已经是你的人了,你要怎么样我都行的。”

  她胸前那对利器就是上次引发我破戒的绝佳武器,我一张开眼偏偏又是那对绝佳的武器威逼着我。我可不能再着了道,猛然一起身,她被我推倒,跌坐在地上,哎哟叫了一声。

  我也不管,我要逃出这里,可是那门我怎么也打不开。她在后面大笑,并说:“想逃出姐姐的五指山,没那么容易。”

  她钻着拳头在向我逼近,我哪会怕她那双小拳头,我是怕她那对绝佳武器,我害怕地双手对外,说:“不要过来,女施主你千万不要再过来了,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我汗水都给她吓出来了,吞了口口水。

  她得意地笑,说:“臭和尚,还敢威胁起我来了,那就试试到底你的不客气有多大威力。”我无计可施,只有主动冲过去,抓住她一只手臂,反押住他,把她按趴在床上。她挥起另一只手来打我,但也被我抓住了。

  她只有动嘴上的功夫骂我,说:“臭和尚,放开我,我的手疼死了。”我抓起床上她的衣服,给她胡乱套上,说:“你,你得赶紧穿上衣服,不然我就不放。”

  她说:“好好好,我穿,我穿,你放开我,我自己穿呀。”我放开了她,背对她。她一边穿衣服,一边不服气地喃喃着骂我。

  她说我穿的这一身根本就不能见人,硬是拉着我去逛商场。我说我还欠她那么多钱,还未还清又欠上,那岂不是要欠一辈子了。

  她倒是接话很轻松,说,那就还一辈子呗。她那蛮横,誓不罢休的劲我也见过了,也不便跟她一个女的计较辩驳太多,而且我知道我根本说不赢她。

  酷W?匠U网3k首\发A#

  我就那样被她拉着一家家进进出出,试了一身又一身,那件换下来的僧袍早不知道被她扔到哪里去了。我两只手大大小小的包包已经提了不少十个了。她却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都不敢想象她的精力是从哪来的。又是那句“把刚刚那些他试了的都给我打包”。

  我又阻止不了,麻木地看向那字条上的数字,可都是钱啊!可都得算我欠她的呀!看来真要还她一辈子了。

  我在步行街边上的石凳上坐了下来,实在不愿走了。她拽着我的胳膊,数落道:“赶紧跟给我走,瞧瞧你那点出息,你爬山的劲哪去了。”我不肯走,说:“能跟爬山比吗?我不走,我饿了。”

  我把头扭开,懒得理她。她捧过我的脸,揉来揉去,说:“还跟姐姐我闹别扭了,好了,你再陪我逛完那最后一家我就带你去吃东西,再说了姐姐我全都是给你买的。”

  我打开她的手,说:“不去了,我都说了不要,你非要买,非要我欠你的,就是对我没安好心,就是想害我,难怪我师傅让我下山千万别找你。”

  她一拍手,说:“对了,这就是我的目的,你去不去,不去我就要你好看。”她一转身,坐在我大腿上,圈住我的脖子,抱的死死的,还扑过来在我嘴上蜻蜓点水地亲了一下,说:“再问你一遍,去不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