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酷3匠网c唯一R}正D‘版6,◎?其n他9》都“是k盗D版

  肚子倒是填到不饿的状态了,可是天色慢慢黑了,路边的灯成排的亮起来,我只有前去宾馆借宿,可是我刚站在台前,还未开口,老板就说:“把身份证拿出来。”我摇摇头,说:“没有。”身份证我倒是在云雾山的宾馆见客人出示过,但我哪来那种东西。

  家家宾馆都如此,我一说没有,老板就说:“没有身份证我帮不了你,请你去下家看看吧。”难怪师傅说这是个可怕的地方,晚上连睡个觉都没地方。

  一直走,到了一个公园,我瞧见了一个乞丐卷着身子窝在一个花坛下,我想今晚我也得这么睡了。我找来找去,就在乞丐旁边的一个花坛子蹲坐了下去,也许是走了太多路了,累了,一靠下去就睡着了。

  到了下半夜被冻醒了。我见隔壁的那个乞丐倒是还睡得很香,她穿的虽脏,但比我厚实的多。我得想点办法,我看那花花草草外围都围着一圈木头,我用力“啪啦啦”掰下一大堆,那个乞丐被我惊醒了。

  我笑道:“实在对不起,吵醒施主你了,天气实在太冷了,我弄些柴生个小火,你也来帮忙吧。”他好像是个哑巴,看了我一会,动了动身子,接着闭眼入睡了。

  火堆生了起来,那乞丐挪着身子坐了过来。我笑道:“反正醒了,能在这相遇也是种缘分,小僧法号绝世,请问施主怎么称呼?”

  我忽而想到了师傅对我的交代,下山之后我要向别人介绍自己叫关耳政。我立马改口道:“不对,我叫关耳政,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她真是个哑巴,根本不说话,看了我一眼便盯着火苗。我也不多说了,笑了笑,搓手烤火。

  没过一会儿,有一束光射了过来,三个戴帽子的高大男人走了过来,其中一个声音洪亮地责问道:“你们想干嘛?在这里纵火。”每个人似乎都很凶的样子,那个乞丐原来不是哑巴,赶紧说:“保安同志,我不认识他,不过我可以做证,那些围栏是他拆的,火也他烧的。”

  我不知道自己已经犯了大错。

  乞丐说完缩回了原位,那个保安问道:“小和尚,他说的属不属实,这些都是你所为?”我点点头,说:“是我我,天气冷了,我只有生个小火,几位也可以一起来烤烤火。”

  那人指着我,不客气道:“大祸临头你还有心情在这给我说笑,把他带走。”两个人动手押住我。我用力一甩,把那两人轻易推开,说:“你们想干嘛,别动手,你们不是我的对手。”

  几个人抽出了身上的黑色棍子,一个人在我后背上打了一下,上面带电,麻的我打了个抖。他说:“大言不惭的小和尚,还敢还手,乖乖跟我们走,不然对你不客气。”

  他们的棍子是厉害,但我完全可以夺一根对付他们,但师傅叫我切记莫要轻易用功夫伤人,忍一时风平浪静。暂且看他们要带我去哪里再说。

  我被他们押到了保安大队,队长来审问我,周边还站着数个保安,一人说完我做的那些事,还提醒那个队长,说:“队长要小心,这小和尚好像有两下子。”

  那队长还是走近了我,问:“你有身份证吗?”我摇摇头,说:“没有,我不知道那是公园的环保物,不知道那木头不能烧。”

  他说:“不管怎么样你已经烧了,你得照价赔偿,否则我只有把你交到警察局去处理。”在的知识点里,去警察局就是坐牢,我不可以就这么坐牢了,我有些急,说:“可是我唯一的一千块钱都丢了,我真的没钱了。”

  他说:“你可以通知你的家人来交赔款。”我说:“的家人就是我师傅,可是我师傅在云雾山的岩石峰上,我通知不了,他来不了,来的了也是没钱赔的,要么我先欠着,待我化缘化到了钱再来付清赔款,你看行不行?”

  他坚定地说:“那可不行,我们也要向上面交代,恕我帮不了你,你们几个送他去警局立案吧。”

  几个人围过来要捉拿我,我阻止道:“等等,我还认识一个人,麻烦你们打这个号码,她叫郑秋敏。”我着急地摸出了绑在腰间的卡片,好在我一直随身携带着。那队长接过一看,用不信的眼神看着我,说:“郑氏珠宝集团的策划经理?你确定你认识这位郑小姐?”我点点头,说:“是,她让我下山后打这个号码找她。”

  队长将信将疑地拿手机打了过去,他说着我听着。他说:“小和尚,对方说不认得你。”我明明听出那头传来的声音是她的。我说:“是她,你把手机给我,我来跟她说。”队长把手机给了我。我说:“女施主,我是云雾山的小和尚,你就忘记我了吗?你让我下山后给你打电话的。”

  她在那头哈哈大笑,说:“这么说是想我了,才过几天就把你猴急成这样了,让你跟我一起下山你偏偏不,现在姐姐我生气了,不认识你了。”

  她那头除了她的声音还十分吵闹。

  我说:“别,女施主这个时候你千万要认识我,我闯祸了,被扣在保安队,他们说要送我去警察局,我不想坐牢,你快点来救我。”她忽而很认真地说:“好了好了,我马上就到。”

  半个小时后,郑秋敏赶到了保安大队,急匆匆地来到我身边,牵住我的僧袍,环顾我四周,又捧着我的脸,说:“和尚,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对你怎么样?”队长接话道:“这位小姐你放心,我们不会使用暴刑的。”

  郑秋敏不好气地问道:“到底他干了什么你们要扣留他,还要送他去警局。”队长给她叙述了一遍我的所为。郑秋敏听完,松了口气,说:“原来是这么回事,给队长你添麻烦了,真是不好意思,我身上只有五千块现金,你看够不够,要是不够我明天差人再送过来,人我先带走。”

  郑秋敏从肩上挂着的小包包里拿出一叠红钱。队长接过,说:“三千就够了,还有两千还你。”郑秋敏没有收回,说:“劳烦各位,算我请在场各位哥哥们吃个夜宵吧。”郑秋敏牵着我的手走出了保安大队。

  我抓抓头,说:“真是谢谢女施主了,想不到烧个火这么贵,能抵得上我在寺庙里大半年以上的香油钱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能还清这笔钱了。”

  “那就先欠着。”她忽而很生气地甩开我的手,那双黑溜溜的眸子瞪住我,说:“话不说清楚,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死和尚,你怎么不死,干脆死了算了,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怎么会在大好青春之时遇到你这么个蠢和尚呢。”她用力地连拍我的光头。

  我以为她很讨厌我,自知罪孽深重,说:“那,那女施主我就先走了。”我低头不敢看她,转了个方向往前走。

  她喝道:“站住,走?你要去哪?接着露宿街头啊,真是个蠢和尚。”她绕到我前面,托起我的下巴,诡笑道,说:“还好你不是色胆包天调戏了哪个良家妇女,看着我,我问你,有没有想我?”

  我反问道:“想算不算色戒?”她呵呵笑了,说:“那要看你往哪方面想了,恩,好吧,给你个优惠,不管你往哪方面想,都不算色戒好了。”我也呵呵笑了,说:“那就想了。”

  她笑得更欢快了,抓住我的鼻子来回甩,说:“哪有你这么滑稽的臭和尚,跟我走了。”她牵着我的鼻子往前拉,来到广场上那辆红色的车子边,她一按手上的东西,车子响了一下,灯也闪了一下。后来我才知道这是明叫法拉利的跑车。

  我抓开他的手,摸摸鼻子,说:“去哪?”她手:“你管,跟着我就行了,以后你都得跟着我。”我摇摇头,说:“不行,我得走。”我可不能违背了师傅的叮嘱,她顺手抓住我的手,奇怪地问道:“为什么?你不是想我吗,留在一个大美女身边你该求之不得才对。”

  我有些纳闷,说:“我师傅交代过,下山后可不许找你,更何况是跟你在一起,再说怎么我感觉好像卖给了你似的。”

  我总觉得哪不对劲了,别扭得很。她格格笑弯了腰,一手拉扯着我,一手捂住肚子,说:“哎呦喂,你这臭和尚,要笑死我是不是,你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还想跟我在一起了呢,不过有一点你是对的,那就是你卖给我了,等你什么时候还清我五千块钱,什么时候就是自由身,所以在这期间你就是我的人,听我差遣,知不知道。”

  我找不到辩驳的理由,好像真就是这么回事。我哦了一声,说:“知道了。”她在笑我,说:“知道还不快上车,真是个超级可的蠢和尚。”

  我上了副驾位,我第一次坐车,头晕目眩,一下车便吐得要死。她一边给我拍背一边骂我没用。待我吐得差不多了,她就连拉带拖地扶我进了眼前闪着彩灯的“梦寐酒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