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下山遇事

  寺庙的木鱼声清晰的传了过来,师父已经在大殿内念经了。我们回去问起师父,师父说那两个男施主已经下山去了。师父停下念经,盯住我问道:“绝世,你为何要拐走这位女施主?你难道忘了师傅跟你讲过现在是法制社会吗?看看你们两个衣冠不整。”

  “师傅,我。。我。。”我吞吞吐吐,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她的胆子挺大的,竟然敢顶撞我师傅,说:“老和尚,我们两个只是穿的少而已,哪衣冠不整了,老色鬼,想偷看我就直说,哼?”她一昂脖子,高傲地直瞪我师傅。

  我从来就没见过我师傅如此生气,一张老脸铁青,用力敲击了一下木鱼,说:“你这女娃娃,怎么这么不知羞?那两位男施主说绝世拐走了你,想对你不轨,恐怕并非如此吧。”

  她才不怕我师傅生气,继续顶撞道:“谁女娃娃,本大小姐今年正好满二十了,我又没做不正当的是,干嘛要怕羞,那两个混蛋男人的话你也要听,真是老糊涂了,小和尚陪我去房间换衣服,然后跟我下山。”

  她抓住我的手拉我走。我止步,吃惊道:“下山?”山下是尘世间,我向往的一个神秘的地方,但师傅从来就不准我走出云雾山。她欢快地点点头,说:“是啊,我带你下山过世人快乐的生活,带你好好见识见识。”

  我看了眼师傅,他没有吭声。我知道他一定很生气。我抽走手,说:“我不下山,女施主你自己去吧。”

  郑秋敏不打算放过我,绕到我正前方,修长的食指一下下戳在我胸膛上,说:“你敢跟我说不陪我下山,我告诉你死和尚,我的第一次给你拿走了,可是有血的证据的,你要是不对我负责,我告你强奸我,抓你坐牢,我让你对不起我。”

  她气愤地在我胸膛上给我一顿乱捶。师傅发怒道:“成何体统,绝世你竟然破了色戒,还不给我在佛前跪下认错。”

  我自然是听不太懂她说的什么,乖乖听师傅的跪在草案上,双手合掌念经认错。她过来拉我,说:“死和尚,你不怕我告你是不是?起来,跟我下山。”我推开她的手,说:“随女施主如何,总之师傅不允许我是绝不会下山的。”

  她被我甩得连退几步,对我师傅说:“又是你这老和尚,臭小和尚不懂法,你倒是懂得,我不但要高死小和尚,我还要告你这个老和尚,囚禁小和尚在这深山高峰之上,害得他像个二傻什么都不懂,法律规定和尚也可以恋爱,娶妻生子的,阻止自由恋爱,破坏婚姻法。”

  师傅平时总跟我讲很多道理,今日遇到她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只是很气愤地吩咐我,说:“绝世,为师命令你赶紧送这女施主下岩石峰。”

  我赶紧起来拉着她往大殿外走。她哪里肯,硬拖住脚步,说:“老和尚,我还没说完呢,你这样是害了这小和尚,毁了他一生知不知道。”她的气力还真不小,我赶紧抓住她的一双手手腕,拉着她扑到我背上,背起她快步逃离师傅的范围之内。

  她去她的房间穿好了衣服,我去仓库找了件比之前更加旧,补丁更加多的僧袍。我们两个沿着蛇形梯岩石峰,一路上她都很高兴,一会儿拍我的手臂让我看那边的景色,一会儿拍我的光头让我瞧瞧那边的山坳,总之她是一刻也不停息。不过话说回来,自我有记忆开始,我还是第一次发现在岩石峰上向下瞭望是那么美丽。

  三个小时左右,我们完全下了岩石峰,到了云雾山旅游的中心点,旅客处处可见,郑秋敏窜进一家小店要了一包纸巾和两瓶饮料,丢给我一瓶。她一口气喝了整整大半瓶,然后抽纸巾察汗,我两眼直直看着她,也不知为什么要那样看着她,就是觉得她的一举一动都很好看。

  她白我一眼,说:“干嘛那么色眯眯地看着我,只要你跟我下山,天天都能看见我,怎么样,想通了没有,我可是很美味的哦。”好像妖精那样迷惑我,兰花指轻轻抚摸我的脸至下巴一圈。

  我身子一抖,念道:“阿弥陀佛,女施主我是不会跟你下山的。”她用饮料泼我,说:“不去拉倒,你的损失,姐姐我长得这么漂亮抢着要我的人一大把呢。”

  她转身朝人群中而去。我跟上去,她回过头来指着我,说:“别跟着我,死和尚。”我站在原地看着她远去的背影,还真是舍不得。

  消失在人群中的她又折回来,我很高兴,露出从来没有过的甜笑。她生气地嘟着嘴,来到我面前,塞给我一张卡片,说:“别丢了,这是我的号码,要是后悔了想下山找我了就打这个电话。”她又咧嘴一笑,摸了摸我的头,说:“小和尚,蠢和尚,臭和尚,死和尚。”然后就真的完全消失在人群中。

  我站在原地望着她消失的方向好久,才摸摸自己被她摸过的光头,移步离开,我去了佛家饭店领了每个月该领的两袋米,再在旅游区转悠了好久才踏上回岩石峰的蛇形梯。

  《*最e☆新章j{节上酷》匠v网

  我回到山顶的时候已是夜晚了,师傅坐在大殿内诵经。我放下米,报告师傅,说:“师傅,我回来了,这个月的粮食我也从佛家饭店那领了回来。”

  师傅停止诵经,意味深长地问了句,说:“绝世,师傅不肯你下山,你怪师傅吗?”我连连摇头,说:“师傅您从小把我养大,教我诵经念佛,读书练功,我感激师傅还来不及。”

  师傅笑了,满脸的皱纹堆在一起,说:“绝世,你的确是张大了,为师很高兴,为师给你取名法号‘绝世’就是希望你与山下的尘世间断绝一切关系,但世道早变了,现在哪还有人真的信这佛,都知道享受了,连上这岩石峰都不愿意来了,我寺这香火是一年不如一年了,我估计要不了几年山下旅游区的大老板不会再给我们免费供粮了。”

  师傅好像心事重重,犯着愁。我不知道说什么,就喊了句师傅。师傅叹了口气,说:“那位女施主说的也对,为师不能太自私了,为师知道你想下山,明天你就下山去吧!”

  我以为师傅要赶我走,我跪下来,说:“师傅我错了,你可以惩罚我,让我挑水,扎马步,抄佛经,什么都行,千万不要赶我走,师傅。”我给师傅磕头。

  师傅扶我起来,说:“傻孩子,为师怎么会赶你走呢,为师只是给你派个任务,前去人世间游走一番,回来跟为师讲讲心得。”我点点头说是。师傅让我早些去睡,明天一早就出发。

  明天就可以下山了去尘世间了,我很高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我要不要去找那位女施主呢?可是又要到哪里去找她。

  第二天一早师傅已经给我打点好了一个小包裹,交代了我很多事,然后给了我一千块钱,说:“这是那位女施主添的香油钱,你都带上。”我推脱道:“师傅您留着吧,我下山可以化缘的,再说这也太多了,几个月的香油钱啊。”

  师傅笑了,说:“傻孩子,在尘世间哪有那么容易化的缘,这些钱在山下根本就不多,你到了旅游点乘车下山,再买一套像样的衣服,住一晚的宾馆就差不多了,接下来就都要靠你自己了,拿着,去吧。”

  我哦了一声,接过钱道别而去。师傅再次叫住我,说:“人世险恶千万别轻易相信别人,还有切记不要去找那位女娃娃,要是累了就回来云雾山。”

  我点点头,快步朝蛇形梯子蹦跳而下。到了孤峰下的旅游点,我没有坐车下山,选择一路游山玩水而下,云雾山的风景真是好的如同画卷中的仙境。

  不知不觉就已是黄昏了,想不到云雾山这么大,整整一天都没走出去,放眼望去还是山连山,看来晚上是的野宿了。我找到了一条小溪旁,清澈的水流中有小鱼儿游动自在,我洗了把脸,喝了口甘甜的清泉,放下包裹便去四周捡了些干柴,用最古老的摩擦起火生起了一对小火。

  打开师傅给我的包裹,里面有饼干,我将包裹枕在后头,躺在火堆边吃饼干。半夜火焰小了我冷醒过来,又去捡了好多干柴,生大火焰,拿出包包里的一件大袈裟盖上,一睡就到了黎明,光线透过树叶的缝隙照进我眼里,我一跃而起,身旁那堆火已灭,冒着丝丝青烟。我去河边漱了口,洗了脸,双手捧水把火堆彻底浇灭,拿起包包接着赶路。

  完全下了山,沿着车来车往的大马路再走了三个小时才到达人口密集的城市中。这个时候已是下午,接近黄之时了。我肚子饿得咕噜噜直叫。

  我见着一家正宗兰州牛肉拉面,我赶紧快步钻了进去,说:“老板给我来一碗素面,不要加肉的。”老板说:“好,你里面坐,在附近拍戏吗?”他以为我是演员了,虽然听师傅讲过拍戏,但具体也没见过,我笑而不答坐了个位子。

  吃完之后我找不到师傅给我的那一千块钱了,想想可能是丢在山里的河边了。我不好意思地走过去,抓头,说:“老板,我身上的钱不小心丢了,这碗面能不能算我化缘的。”老板人很好,笑道:“没事,欢迎下次带你剧组一起来光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