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弥陀佛..”我看到衣冠不整的她,心几乎快直接跳了出来,我赶紧双手合掌,闭眼默念师傅教我的静心咒,但我发现根本没用,因为对方妖娆的气息太过于强胜。

  难道这个女子就是我在佛经里看到的修行了千年的狐妖吗?早知道我就不救她了。我的思绪乱糟糟的,心里交错成一团。

  她用力在我那光光的脑袋上敲了一下,说:“臭和尚,阿你个头啊,还不快点抱我走。”她的表情似乎真的很难受。我亲眼所见那男人在她喝的杯子里放了包白色粉末。她是真的中了毒。我用被子裹住她上身一大片裸露在外的光洁肌肤。

  她的脾气很不好,蛮不讲理的凶我,说:“笨手笨脚的,我热的要死,还给我裹这个干嘛。”她推开了被子,直接扑上来,勾住我的脖子,命令道:“笨和尚,抱我走啊!”我见被我失手打倒在地的两个男人爬了起来。我顾不得许多,抱起她便快步出了寺庙。

  ..长到十八岁,我还不曾下山踏入过师傅时常跟我提起的尘世间,尽管师傅说那是个很可怕的地方,但我还是极度向往。所以一直以来我是个二十一世纪现代化中一个一无所知的小和尚。直到这一天,我遇到了这个女孩,我的生命长河开始增添色彩,才算真正运作起来。

  我像平时一样,前往孤峰下的旅游景点化缘,行到一半时,遇到了一个女子,她坐在路边的石块上,急促地吐纳气息,修长的手指牵着衣角抖动着,很热很累的样子。

  她见了我停止动作盯着我,数落道:“看什么看,花和尚还装穷,穿这么破的僧袍,能多骗几个钱,真是的。”她白我一眼,凶道:“还看。”她动动两根手指,比出挖了我眼珠的动作。

  我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好看的女子,我忍不住看了一眼又多看一眼,我的心微微颤动着,我紧张,我心虚。我说:“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女施主对不起了。”

  “哎呀,你这是跟姐姐我唱的哪出戏啊?在拍电影吗?《天龙八部》里面的虚竹是不是?”她围着我转了一圈,打量我一周后,站在我面前,一抬头,审问道:“是行骗的还是搞传销的,我告诉你别想对本大小姐怎么样,后面有两个保镖马上就到了。”

  如果多年后,时光允许我带着记忆穿越再回到这天,我会对她说:“我是虚竹,那你就是阿紫,调皮捣蛋,惹人喜欢,无崖子已经将他七十年行骗和传销的本领都传给了我,让我专门来降服你。”

  我想她一定会乐的合不拢嘴,格格笑弯了腰。

  那时的我根本听不懂她说的是什么,但不可否认的是我动了师傅所说的色心。不过话说回来,她那么一张俏丽的脸蛋,距离我的脸只有几厘米而已,她呼出的气息扑到我脸上,她身上淡而雅的香味钻进我的鼻孔。

  她的皮肤那么好,就像山中流淌的清泉那般干净剔透,她的眼那么明亮,就像碧玉盘里的珍珠那般灵灵游动。

  总之美不胜收,总之和尚也是凡人,所以能不动心吗?但那个时候无论怎么想也决不能表露出来,用现代的话来描绘当是的我,就是超级闷骚。

  我双手合拢,低头快步逃离。

  “喂喂,等等。”她又跑到我面前,古灵精怪地说,“听下面的人说这孤峰上的破庙里住着两个得道高僧,传统的和尚,一个老和尚和一个小和尚,你就是那个小和尚吧,哎呦喂,羞成这样了,红的猴屁股似的,来,让姐姐我瞧瞧。”

  她调戏我,托起我的下巴,我的心砰砰直跳,又偷看了她几眼。她噗呲笑了起来,踮起脚来摸我的光头,说:“你这小和尚,有色心没色胆的,真可爱。”

  她说的孤峰是生长在云雾山的一座岩石峰,陡而立,成圆柱形伸向天空,直入云霄,唯一的登峰之路便是紧贴峰体凿出来的大小不一的蛇形石梯。她口中的破庙就是我安身之所,伫立在这如擎天柱般的孤峰顶上。

  我说:“罪过罪过,女施主要是没别的事,小僧告辞了。”我还没踏出一步,她便拉住了我,神色一变,委屈道:“小和尚,其实姐姐刚刚是骗你的,姐姐的身世好可怜,被人拐卖了然后关了起来,终于我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后面正有两个人追来捉拿我。”

  她说着,呜呜哭了起来,但有没有眼泪。我附看蛇形道下,确实有两个男人扶着石壁,吃力往上攀爬,所以我当真了。

  他就这样骗我将她背上了峰顶。我放她下来,说:“女施主,到了。”她蹦跳着自己轻飘飘的身子,兴奋地说:“哈哈,感觉在天上飞,我成仙了,小和尚谢谢你了,你真厉害,一口气背我上这么高,腰不酸、腿不疼、气不喘的。”

  她又伸手来摸我的光头,一股柔柔的暖流就从我头顶下滑到全身每一个部位,舒服极了。我傻笑着,说:“没什么,就跟我平时背两袋米一样。”

  她无心听我说话,已转过身快乐的朝院内走进去。她是我见过的最大方的旅客,直接往功德箱里塞了整整一千块钱,足以抵得上我们最少两个月的香油钱。

  大概一个小时候,那两个男人赶到了,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就在我还为那女子担心,正要拦住他们两,她一把抓住我的僧袍,一拉,“哗”一声,衣服裂开了长长的一条缝。

  她将我推到一边,完全忽略我,迎上去对那两个男的说:“看看你们,富家少爷的生活过惯了,爬个山能累成这样,跟我家养的白雪似的。”

  “大小姐,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依我看你是半路上遇到这个小和尚,使了点小计谋让他背你上来的吧。”那人扫看了我一眼。两个男人就地上的石阶跌坐下去,脱掉了西装,松开结实的领结,另一个男人跟着符合了一句,说:“就是。”

  “吴豪俊,我让你冤枉我。”她还真凶,抓住那抱怨人的耳朵,痛得他哎哟直叫,不得不起身,女子瞪我,说,“小和尚,你过来给我作证,我几时遇到你?几时让你背我上山了?”

  我还真有些怕了这野性十足的女子,我小移步子挪了过去,我说:“大概一个小时以前,我在半山腰遇到了女施主,然后女施主说两位是,是要捉拿她的坏人,然后我就背着女施主上山了,原来你们是认识的,那就好,那就好。”我放心地傻笑。

  她不是要我说吗,我说了她反而更生气了,,她甩开吴豪俊,把矛头指向我,说:“臭和尚,你存心跟我过不去是不是,让你说什么来着。”我完全不明白她什么意思,抓挠光光的脑门,看向那两个男人,他们在偷笑。

  吴豪俊从身后抱住了她,柔情地安抚道:“好了宝贝,是我们两个大男人不及你千金大小姐还不成么?干嘛为这事生气,你这小和尚休要胡说冤枉我家秋敏。”那个男的也跟着她把矛头对向我。我还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不能言啊。

  秋敏推开吴豪俊,说:“少拍我马屁,吃我豆腐,谁是你家秋敏。”她转而拉起另外那个男人,勾住他的手臂,甜甜地说:“胡志明,你是他最铁的哥们吧,我以后就跟你好了,气死他,我们进去求个姻缘签。”

  胡志明笑而推脱道:“别,郑大小姐我可受不起,不是为什么兄弟情,怕他吴豪俊有势力,只是我自知降服不了你本身啊,哈哈..”

  三个人追逐打闹着进了观音殿,我还傻站在院门口。本身是冬季,在加上山高气温低,就算是有阳光,那阵阵而来的风从僧袍的缝隙中袭进来,还是让我直打哆嗦。

  师傅说他们三个今晚要在我寺留宿一宿,让我赶紧去准备两间客房。我表示很乐意,因为在我的记忆力,实在没什么人愿意在这住一晚,都说这太破烂,所以哪怕是抹黑也要下到中峰去住舒适的宾馆。

  S更新最~快~上酷\匠网j

  晚上我在正殿后厅的火炉旁缝补我那件被她扯破的僧袍。烛光忽然闪烁了两下,我的脸一侧,就见一个带爪子的影子朝我逼近。我以为是山里的野狼或是野狗,就在她想要扑过来袭击我之时,我一闪身躲到了长桌后边。

  “喂..”原来是郑秋敏鬼鬼祟祟想要吓我。她本来是双手推在我背上的,但这会儿落空,反而被我的瞬间闪躲吓了一跳,脚上失去平衡,就向那火焰熊熊的炉子扑了过去。

  我眼疾手快,回过来,双手伸直,稳稳地捞住了她,跟着手掌中紧紧地压下柔软熟实的物体,让我猜想不透这女子身上带的是什么武器,我眉头一皱,到想弄个清楚,于是稍微用力捏了捏。

  “啪啦”她直起身子便给了我一个耳光,脸红的胜过炉中的火,骂道:“好你个花和尚。”

  怪痛得,我也气不过,说:“我哪里花和尚了,女施主想吓我,反过来我救了你,还有你胸前藏了什么厉害的武器,你是不是想害我,你就是女妖怪,狐狸精对不对?”我盯住她胸前那对高耸的东西,担心突然发射出刀枪箭之类的暗器将我击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