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着夜色,两道身影穿梭在皇城的居民房顶上。

  张弛鬼影附形身法如影似幻,犹如鬼影一般迅速在房顶之间移动。蓝战也不甘落后,用尽了全身力气紧追其后,但是总是和张弛保持这一定的距离,任凭他用出吃奶的力气,也无法再将两人的距离虽短半分。

  皇城虽然戒备森严,巡逻军队众多,但是却是捕捉不到这两个如同飞一般的身影。

  半个时辰,两人终于来到了皇城西北的铁盾监狱外围的一片竹林之中,远远看去,监狱的面积丝毫不亚于皇宫所占面积,高大的围墙将监狱整个围了起来,想要进入监狱就只有通过前门和后门两道足有半米厚的实心金属大门。大门和围墙上都有站岗的卫兵二十四小时把守,就算是只苍蝇,也别想飞进监狱里面。

  围墙之内,并没有普通的房屋,并排三座大牢房都是圆形的,而且上面都有金属所制的巨大圆顶,整个把内部用圆顶扣在下面,要想进入只有通过那唯一的一个出口,除此之外,没有供人进出的道路,圆顶的上方有一圈的窗户,为通气所用,下水道只有水桶粗细,成年人根本无法通过,而且下水道口的铁栅栏都用巨大的锁头锁着,就算你能通过,也别想进入下水道口。

  张弛看完了整个监狱之后,感叹道:“真不愧是最坚固的监狱,别说是犯人,就是虫子管道里面想出来也不容易啊。”

  蓝猛道:“大哥,那怎么办,想别的办法吗?”

  张弛摇摇头,道:“就算是十八层地狱,今天我也要闯一闯,就算是死到这里,也对得起父亲的养育之恩了。”

  蓝猛劝道:“大哥,冲动是魔鬼啊,要是不行咱们回去再找些人,人多好办事啊!”

  张弛道:“我张家之事,怎好麻烦别人,而且都是九死一生的买卖,能找谁来帮忙,今天就是今天了,兄弟,你要是怕大哥不拦你,你可即刻离去。”

  蓝猛眼睛一瞪,厉声道:“大哥,这是什么话,我从小在张家长大,死我都不怕我会怕这个乌龟盖子监狱吗?大哥,今天就算他是一块整铁,我也给你打出个眼来。”

  张弛道:“你还是放哨吧,万不得已千万别暴露,如果顺利,天亮之前我肯定出来,如果没出来,那你就快去祥龙国报信。”

  说着,张弛把那“七星龙牙”拿了出来,交给蓝猛,道:“这个是祥龙公主送给我的,你拿出这个,他们就会相信你的话了。”

  蓝猛接过匕首,不甘心地道:“大哥,要不还是让我陪你一起去吧。”

  张弛摆摆手,道:“不要再说了,你就在这放哨,别乱动!”

  蓝猛只好无奈地点点头,道:“大哥,那你自己要小心啊。”

  张弛点点头,一个飞身直奔铁盾监狱而去。

  火灵这是窜出来,道:“该干活啦!”

  张弛道:“来吧,今天咱们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火灵也兴奋地道:“没问题,看我的了!”

  一人一灵来到围墙之下,躲避开巡逻的小队,张弛快速地爬到了围墙的边缘处。

  张弛对着火灵一努嘴,表示火灵可以开始行动了。

  火灵两手一摆,两道火光直奔哨卡之上的天空而去,两道火光相遇,瞬间化作一条两米多长的火龙,在天空中来回的飞着。

  正在外面放风的一个哨兵看到了火龙,对屋里的一群守卫喊道:“快出来看,有一条龙!”

  屋里的守卫都跑了出来,看到天空中的火龙都十分惊讶,一时间注意力都被火龙给吸引过去了。

  张弛就趁着这个空当,一个飞身翻上城墙,又迅速地从另一头跳了下去,连上带下不超过两秒钟。

  平稳落地,抬头看看哨卡,那些守卫还在专注地看着天空中的火龙,谁也没有发现张弛。

  监狱里面为了不让人躲避,院子中连一根草都没有,张弛一闪身躲到了一个圆形牢房的阴影处,迅速地查看着院中的情况。

  只见院子中此时也有人看到了天空中的火龙,抬头张望着。

  张弛就趁着这个时候,准备从圆顶之上的天窗进入牢房内部在进行勘察。

  忽然一声巨响,天空中爆发出一道耀眼光芒,将火灵制造出的火龙彻底打散,所有观看火龙的守卫都被强光刺激了眼睛,赶紧用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院子中饲养的守卫犬也开始不安地叫了起来。

  张弛一看这个情况,赶紧隐入阴影当中,紧张地观察着院中的情况。

  光芒散去,院中一个男人的声音通过监狱的扩音设备大声喊道:“张家的漏网之鱼,快出来吧,我们早就知道你来了。”

  张弛顿时心中一紧,但是却没有动,他不能确定这是不是诈语。

  见到没有动静,扩音设备再次传出了男人的声音“张弛,你一进皇城我们就盯上你了,别躲了,今天你是插翅也难逃了,快出来认罪服绑吧。”

  张弛这回听着男人的声音感觉特别熟悉,心想:“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谁呢!”

  突然,张弛浑身打了一个冷战,暗道不好。

  “这不是,魁天那个家伙的声音吗?”

  想到这里,张弛知道,自己确实暴露了。

  火灵紧张地问道:“少爷,怎么办?”

  张弛道:“你说呢!”

  火灵怒道:“娘的,我陪你会会他们怎么样!”

  张弛没有回答,身子一闪窜到了院子当中。

  顿时,院子中的守卫们犹如热油中溅入了水一般,瞬间就炸锅了,各自拿出了随身的短刀,有的拿着长矛,呼啦一声就把张弛给包围了。

  、J酷8@匠网唯0:一*p正wN版e/,其{◇他p都是6^盗版

  张弛哈哈大笑,喊道:“魁天,你老小子背叛家族,如今给玉铭当了走狗,少爷我都来了,你还不现身吗,还要像个老鼠一样不敢见光吗?”

  “哈哈哈”一阵奸笑声从高处传来,张弛抬头一看,正门之上的岗楼前,魁天和另外一个高大男子站在一起,身边都是监狱的守卫兵卒,此刻魁天正一脸得意地看着自己。

  只听魁天道:“张弛,你小子真是活腻歪了,敢来这里造次,你没想到吧,正赶上你魁爷爷我到这来办事,嘿嘿!你一进皇城我就认出你来了。”

  张弛恨得牙都要咬碎了,指着魁天破口大骂,亲娘祖奶奶都给翻出来了。

  当着这么多的军兵手下,魁天被骂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红,一阵紫一阵黑。

  最后终于忍不住了,对身边的高大男子道:“尹大人,还不叫人抓住这个小子吗?这可是皇帝陛下要的人。”

  原来这高大男子正是这铁盾监狱的典狱长——尹龙。

  只见尹龙斜眼睛看看魁天,鼻子里一哼,轻蔑地道:“哼!你那么大本事,你去把他抓住不完了嘛!”

  尹龙虽然是祥云国的官,却对剿灭张家一事十分反对,当殿质问玉铭,和玉铭吵了个不可开交,玉铭本想杀他,但是念在他为帝国效力多年,自己又刚刚上台,便将他撤职罚俸,到铁盾来当典狱长。今天魁天受命到铁盾来劝降张仲阳,一副的皇帝御史架子,尹龙早就看不上他这种叛主之人,如今冷言冷语也是在所难免。

  魁天顿时是王八钻灶坑,憋气又窝火,对尹龙道:“尹大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皇帝陛下的命令你都敢违抗吗?我现在代表皇帝陛下,命令你把这个小子拿下,要活的。”

  尹龙打了哈欠,道:“哎呀,魁大人真是了不起啊,都能代表皇帝陛下了,赶明个你是不是还想当两天皇帝啊!”

  魁天气的差点来个倒仰,指着尹龙道:“尹大人,这话可不好乱说啊!好好好,既然你不肯出手,我手下也不是没有人,不过尹大人,你记住,改日我见到皇帝陛下,一定把此事禀报给陛下,让他给评评理。”

  尹龙撇撇嘴道:“光说不练,你先拿下那小子再说吧,说不定你没机会回去了呢!”

  “你....”魁天被气的实在是说不出话来了,对着自己带来的人道:“杀人蜂,你去把那个张家的余孽给我拿下,要活的。”

  旁边一个瘦小男子施礼道:“属下遵命!”说罢一个腾身从高大围墙上飞身而下,直奔包围圈中的张弛而去。

  尹龙一摆手,喊道:“下面的军兵,都撤回来,量那个小子也跑不出监狱,打开场子让魁大人的手下亮亮威风!”

  院里的军兵接到命令,如潮水般瞬间退去,远远地看着杀人蜂和张弛的决斗。

  只见杀人蜂从围墙上跳下来,当仁不让,右脚顺势直点张弛的脑门,正是自己的武技“毒蜂针”

  张弛能够感觉到,这个杀人蜂的实力在天地境二阶上下,当下也没把他放在眼里。

  躲早了杀人蜂就变招了,躲晚了这一脚就踢上了,就在似踢上似没踢上的这么个节骨眼上,张弛脑袋往左边一歪,杀人蜂的脚贴着张弛的脸滑了过去。

  一招不中,杀人蜂没有放弃,右手顺势在空中抓向张弛的太阳穴,这一抓要是给抓上,估计也得脑浆迸裂。

  张弛没等杀人蜂的一爪抓到自己,左手猛地抓住了杀人蜂的手腕,往回一代,杀人蜂瞬间在空中失去了平衡,身子被张弛带着往左侧而去。

  让过杀人蜂的脑袋,张弛右臂猛然发力,带着强大的火劲砸向杀人蜂的前胸。

  只听“啪嚓”一声,在场的众人都吓得一激灵,定睛观看,杀人蜂胸口被张弛这一拳打的凹进去足有半尺,此刻躺在地上,早已经绝气身亡了。

  张弛轻松地看看围墙上的魁天,大喊道:“下一个是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