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了皇城,不能再这么明目张胆的飞了,张弛降落到皇城外南门之外,距离皇城的南门还差五里地左右。

  慢慢地往前走着,张弛和火灵商量着如何能够渗透进铁盾监狱。

  火灵道:“硬碰硬肯定是不明智的,秘密行动才是王道,如今你也不用东躲西藏,当年认识你的时候你根本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我估计若不是特别熟悉之人,肯定认不出你的。”

  张弛道:“话虽如此,也要万分小心,尽量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才好。”

  火灵道:“那倒是,话说少爷你去过铁盾城吗?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不清楚情况,我们就是没头苍蝇。”

  张弛想了想,道:“去是没去过,不过曾经读过关于铁盾城的书,那里是号称全大陆最坚固的监狱,不仅外围建筑高大,不容易翻越,而且守卫众多,而且不乏高手,据说祥云国建国以来还没有犯人逃跑的先例。”

  火灵一脸震惊地道:“我天哪,我们这是要开创历史吗?”

  张弛一脸坚定地道:“为了救出我父亲,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正聊着,就听前面有人一生大喝,一个高大健壮的黑大个拦住了张弛的去路,口念山歌道:

  “呔!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次路过,留下买路财,牙嘣半个说‘不’字”,一晃皮锤一样的大拳头“嘿嘿!我是一拳一个,管杀可不管埋!小子,把你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大爷我饶你不死。”

  张弛被吓了一跳,赶紧挺住脚步,定睛观看前面黑大汉。只见此人生的五大三粗,身高过丈,肚大腰憨,膀大腰圆,犹如半截黑铁塔立在面前一样。穿着一身黑色短打粗布衣,空手没拿病人,两只脚跟两条小船一样,光着脚穿着一双草鞋。此刻正瞪着两只铜铃一般的牛眼看着张弛。

  张弛刚想要搭话,仔细一大量黑大汉的长相,心中就是一紧,心中暗道:“真是他吗?不可能啊!”

  想到这,张弛决定先戏弄他一番,便对黑大汉道:“这位英雄,你这是要干什么?”

  黑大汉一听,喝道:“哎呀,他娘的,你是真傻还是装傻,我刚才那一大套都白说了,老子劫道的,听明白了吗,劫道的!”

  张弛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哦!劫道的,就是不管我是什么人,就是要值钱的东西,要不就打死我,是不是?”

  黑大汉一听,不耐烦地道:“少跟老子废话,赶紧把你身上的钱都拿出来,还有衣服,都给老子脱了,光着屁股给我滚,老子不伤你性命。”

  张弛一听,一副羞涩的表情道:“啊!英雄不仅要劫钱,还要劫色不成,我可是个男的啊!”

  黑大汉一听气的鼻子都歪了,喝道:“别和老子扯淡,老子都三天没吃东西了,没工夫和你斗嘴玩,赶紧给老子脱,要不老子打死你!”说着就往张弛这边凑。

  张弛一看差不多了,对着步步逼近的大个子道:“蓝猛,你瞎了眼了,连我都不认识了。”

  黑大汉一愣,仔细看看张弛,不解地问:“你,你是谁?”

  张弛走到黑大汉身边,把脸往黑大汉脸前一凑,笑着道:“仔细看看,我是谁!”

  黑大汉又仔细地端详端详张弛的脸,突然大叫一声跳出老远,两腿一软跪了下去,口中喊道:“少主,真的是你吗?你没死啊!”

  原来这个黑大个正是当年舍命保护张弛的大长老蓝战的亲孙子,人称“黑太岁”的蓝猛。当初张家被毁,他正好出去玩回来晚了,这才逃过一劫,如今流落在外,已经好几天没吃到东西了。

  张弛笑着把蓝猛搀起来,道:“没死,不仅没死,活的比以前还好呢。”

  蓝猛眼中含着泪,两人的胳膊抓在一起,蓝猛道:“少主,没死就好啊,老天真是睁眼啊,让你活下来替张家老少报仇啊!”

  说到张家,两人都是伤心不已,抱头痛哭起来。

  火灵在一旁道:“我说少爷,你这都什么情况,给我介绍介绍。”

  蓝猛听声音抬头一看,顿时吓得两腿乱蹬后腿了好几步,惊恐地道:“这是什么东西?”

  火灵刚想要反驳,张弛赶紧拦住他,道:“怎么说话呢,这怎么是东西呢,这是火灵大人,是我的...额....朋友吧。”张弛一时找不到形容自己和火灵之间关系的词语。

  火灵道:“这是你张家的人啊?”

  张弛道:“是啊,是我家大长老的孙子,当初要不是大长老救我,我也活不到今天。”说着眼泪又流了出来。

  火灵不耐烦地道:“行了行了,老是哭哭啼啼的像个娘们一样,老天爷既然让你们活了下来,就不是让你们抱头痛哭的,是让你们为张家报仇的。”

  蓝猛一听一个轱辘站了起来,道:“不错,少主,今后我就跟着你了,和祥云国的狗皇帝死拼到底。”

  张弛拍拍蓝猛的肩膀道:“好兄弟,我们一定要为张家报仇。”

  蓝猛也坚定的点点头,道:“好,不过少主,能不能先领我吃点东西,我确实很饿!”

  张弛头上顿时三道冷汗流了下来。

  皇城之中的一个饭馆中,张弛看着眼前狼吞虎咽的蓝猛,吃惊不已。

  只见蓝猛的面前摆着一摞空盘子,旁边是两盘子包子,还有烧鸡,烧鱼等等的美味。蓝猛两只眼睛瞪得和包子一样大,双手流星赶月,一手一个包子轮流往嘴里塞,嘴张的比原来大了有三圈,两个包子一起往里扔谁也碰不着谁。

  吃完了包子,又抄起了那只肥烧鸡,一把掰掉了一只鸡腿,犹如风卷残云,一转眼一只整鸡就进了蓝战的肚子。

  “这已经是第六只鸡了,兄弟,悠着点,别撑坏了!”张弛担心地劝道。

  蓝战边往嘴里送着红烧鱼的鱼肉一边回答道:“没事,少主,我从小就这么吃饭,您都忘了吗,没事!”

  张弛表示很无奈,只好坐在对面看着蓝猛继续狼吞虎咽。

  又吃了足有半个时辰,蓝猛的速度终于降了下来,又喝了一大海碗鸡蛋汤,这才满足地靠到椅子背上,长长地出了口气,满足地道:“吃饱了,少主,这是我这些年来吃的最饱的一顿,多谢少主。”

  张弛一脸无奈地点点头,道:“别老少主少主的,让人听见了就麻烦了,以后就叫我大哥就行了。”

  蓝猛道:“哦,好,大哥,我吃饱了,我们接下来去哪?”

  +酷L*匠网n{唯一U*正q*版{,其I)他L都9是4盗版√

  压低了声音,张弛对蓝猛道:“铁盾监狱,救我父亲。”

  蓝猛顿时瞪大了眼睛,失声道:“老家住还活着!”,说完赶紧捂住了嘴,眼睛紧张的扫视一圈周围,生怕刚才被人听见。

  张弛也紧张了起来,看看四周并没有人注意他们,道:“这里人多,我们先撤,边走边说。”

  结了账,两人走出饭馆,来到了一处僻静的小巷中。

  蓝猛等不及地问:“大哥,老家住真的没死吗?”

  张弛点点头,道:“嗯,有人捎来消息说他老人家现在就在铁盾监狱,我这回来就是为了救他老人家的。”

  蓝猛看看张弛道:“大哥,我记得您不是不会武功吗,那地方,可不是说进就进,说出就出的,你凭什么啊!”

  张弛笑笑,道:“傻兄弟,没武功我能来吗,我已经打通经脉了,而且,这个火灵也能帮我,这不还有你吗。”

  蓝猛看看火灵,道:“就这小火团,能干什么?人家一瓢水还不就灰飞烟灭了。”

  火灵一听顿时怒道:“放屁,你小子,刚才我就像教训你,信不信我把你烤熟了吃。”

  张弛赶紧拦着道:“行了,你俩,蓝猛,怎么能这么说话呢,这火灵可是前面神灵,实力非凡,以后不许说这种话,记住没有?”

  蓝猛摸了摸后脑勺,道:“哦,知道了!”虽然心中还是不相信火灵有多厉害,但是张弛的话他还是听的。

  又谈了几句,张弛和蓝猛离开小巷,找了家非常偏僻的店房住了下来,等着到了晚上好行动。

  铁盾监狱位于皇城的西北角,以张弛和蓝猛的脚力,大概要半个时辰才能到达。房间内,张弛把行动计划和蓝猛交代了一番,其实计划中根本没有蓝猛什么事,完全都是张弛自己一个人的行动路线,只是现在可以多出一个报信的人了。

  蓝猛一开始不同意,强烈要求和张弛一起闯铁盾监狱,但是张弛表示这是潜入,不是硬闯,蓝猛目标大,容易暴露,不如自己一个人来去方便。而且如果一旦有什么事,蓝猛也好回去报信,牛顿他们也好来就自己。

  蓝猛一听也就顺从了,乖乖地接受了放哨的工作。

  当晚,月黑风高,正是夜行人干活的好机会。张弛和蓝猛两人身穿夜行衣,顶着星星和月亮,像飞一样赶奔铁盾监狱而去,却不知,一场凶杀恶斗正等着他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