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有了一点睡意,可是吴天晴却突然揭开被子。

  “你干嘛?”我问道。

  吴天晴也不说一声,兔子一样跑出房间。

  莫名其妙,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好端端的,怎么又突然跑出去了呢。由于有些担心,我也跟着出去了。厕所灯亮着,还以为干什么,那就不用问是干什么了。回去继续睡吧,干脆我睡里面吧,免得回来又要叫我。

  也不知过了多久,吴天晴才回来。这次她开了灯,可是,不是睡觉吗,开灯干什么。

  “哥!”吴天晴绵绵的叫我。

  “什么?”

  F更、新/最mc快Qn上酷Gj匠M网

  吴天晴在我面前,样子很忸怩。

  “啊,你要睡里面吗?你等会,我出来。”

  我站起来等着她进去,可是她还是默不作声。

  “进去啊,快点,好不容易想睡觉。”

  “哥,你能帮我个忙吗?”

  “有什么事就直说嘛,这样搞得我好难懂。”

  “你能帮我去买个东西吗?”

  我奇怪的问:“都已经休息了,还出去干什么?饿了吗?我包里好像还有点干粮呢!”

  “不是了,我内个来了。。。”

  “。。。。。。”

  什么情况这是,偏偏这个时候来。可是,这是要我去给她买姨妈巾的节奏吗?可是,我一个大男人,去买那个东西,要我情何以堪。

  “这个,好像不太方便啦,还是你自己去吧。”

  吴天晴更忸怩了,红着脸尴尬的说:“我也不想让你去,可是,我更不方便了。”

  妹妹这样说,我了解。也不知道她目前是怎么解决的,反正就是不方便出门了。啊,真没办法,当哥哥的,给妹妹买个姨妈巾什么的,我去。。。

  “好吧。。。”

  不得已,于是只能再次穿好衣服出门。就在下面的小卖部,可是手上拿着这俩东西,怎么也无法迈动步子。犹豫再三干脆一咬牙,勇敢的去结账了。。。

  只是买个很平常的东西而已,为什么感觉这么辛苦。终于完成任务了,我敲了门,她也是一直等在门口,马上就给我开门了。

  我给她递过去那东西,吴天晴红着脸没敢正视我。一手夺过姨妈巾自己去厕所,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反正就是不知道说什么。

  最后还是回到了房间,然后坐在床边等着吴天晴回来。不一会,穿着浅绿色睡衣的吴天晴回来了。我只能对她微微笑一笑,吴天晴立即回避我的眼神,上床之前说:“谢谢。。。”

  我去把灯关了,然后俩人又挤在了一起。

  第二天,我有一点醒的意思了。不是自然醒的,而是感觉有点不舒服。总感觉下面湿湿的,腿上痒痒的有点难受,情况好像有点不对啊。。。

  吴天晴睡觉喜欢乱动是出了名的,当我睁开眼的时候,看不见他的脸。吴天晴现在是面对着我侧着身子睡的,只露出半个额头,脸全被蒙在被子下面。然后感觉有一只手,压在我那边。

  无法形容我现在的想法,默默的说了句:“想死!”

  想死这个词用得好,充分的体现出了诗人想自杀的心情。

  本来准备悄悄走掉的,可是吴天晴却慢慢的伸出头来,然后微微的睁开了眼睛。

  “。。。。。。”

  看见我之后,吴天晴眯着眼睛微微一笑:“已经醒了啊。”

  “。。。。。。”

  看见我僵硬在那里不动,吴天晴有些奇怪。她微微的动了动,然后就是我感觉到了摩擦。吴天晴表现的有些吃惊,微微有些皱眉。

  吴天晴的手还放在那里,我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这种变化被吴天晴感觉到了,瞬间做出惊讶的表情。都这个时候了吗,还惊讶飞机啊,到是赶快把手拿开啊!

  吴天晴吃惊之后,非但没有把手拿开,反而是戏剧性的捏了一下。侧头看着吴天晴,她好像一副感觉很了不起的样子,我顿时难堪的都咬牙了。

  吴天晴直接惊的张开了小嘴,好像触电一样,手立刻收了回去。我尴尬的笑了笑,两人僵持了一会,奇怪,我什么到地板上去了?

  吴天晴这一脚是攒足了劲,我直接从这不足两平米的床上飞了下去。我痛苦的趴在地上,捂着肚子准备吐血。吴天晴站在床上,看着我的样子好像都快哭了。

  应该是我哭才对吧,明明就是乱动自己把手放上去的,而且还挑逗我,挑逗就算了,挑逗完了一百块都不给我,还把我踢下了床。

  吴天晴手上应该粘了东西吧,她捏了捏左手手掌,然后抬起来看了看。

  “什么东西啊?”

  吴天晴的声音很沉,一旦听到这种声音,我感觉我的死期也差不多了。

  一瞬间,吴天晴爆发出雷霆般的咆哮:“吴浩宇,你要死!”

  这一声吼,吓得我直接爬着往后退了几步。吴天晴看了看四周,准备拿起枕头,可是刚刚伸出左手,发现手掌湿湿的又收了回去。

  最后,她直接跳下床,用她的左手猛地拍在我背上。闷了一口老血,终于在这个时候吐了出来。

  “噗。。。”

  “吴浩宇,你个死变态!”

  吴天晴大声喊着,然后气冲冲的走出了房间。

  我的背还在焦痛,自己都觉得不堪入目,和尿了床一样。我至少这个时候还是比较理智的,这么湿当然不是刚刚她挑逗的原因所致。

  如果要我推理一下,那么应该就是这样:晚上在梦中,然后吴天晴乱动,把手放在了那里。然后,摩擦摩擦,一步两步,似魔鬼的步伐。。。个毛线啊,现在可没空想这些rap。说的直接点,就是各种原因所导致的遗X。

  顿时趴在地上抓狂,什么时候不好,偏偏在这里。而且早上又是这样的情况,这下彻底的玩完了。吴天晴应该是洗手去了,现在我应该是去换条内裤才好。可是,我还有机会走的哇出这个门吗?

  先跑为妙?还是不行。话说这不是正常的现象吗?就算是吴天晴,以前的老师也应该讲过这类问题。不过,再想想,对方可是吴天晴啊,就算老师说过,可情况不同。晚上睡在一起,然后她早上醒来发现,然后就说我是个变态。

  湿漉漉的,感觉很难受。就算再没办法,还是先去换条裤子再说吧。还好行李箱有备用,吴天晴一直在洗手间,只听见流水的声音。

  我提心吊胆的走到洗手间外面,吴天晴在努力的洗手,恨不得把皮都洗掉。其实这东西冲一下就干净了,可是对于吴天晴来说,简直就像核辐射尘埃。

  洗手间的空间很小,她站在盥洗池边上我就进不去了。就算再尴尬,我也得先解决重要的问题啊。死就死吧,也许现在说点什么还能缓解尴尬。

  “喂,你干脆把整只手都剁掉好了。”

  她一开始没注意到我,听见我的声音之后,立即愤怒的瞪着我。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我上前一步说:“让我进去吧,我得换条裤子呢。”

  吴天晴哪里听,直接将盥洗池上面的一瓶洗手液砸了过来。我猜到了会有这类结果,早就准备好了,没等他丢之前就跑到外面去了。

  “你别激动啊,有话好说!”

  吴天晴咬着牙:“你还要说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