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哈尔滨前几天都是暴雪的天气,就算现在是晴天,现在眼前的世界是白茫茫的一片。零度以下的温度是多少度呢,大约是-16°。感觉也没那么冷嘛,或许是我穿得多的原因。

  我对于机场这类高大上的地方不太了解,机场的跑道上到处都是积雪,话说不用除冰飞机就能跑了?不过这好像和我没多大关系,平安到达就行了。

  出了机场,我想要收回刚刚说的话。刚刚感觉没那么冷,只是因为有在机场内温暖的环境保护,现在终于感受到哈尔滨的热情了。第一次到北方城市,原来零下十度的体验如此壮烈,一直没有带上手套,温暖的手马上变凉了。也难怪老爸出发前准备了很厚的手套,也能理解吴天晴打电话说的,这边好冷了。

  “你看见天晴了没有?”老爸问。

  “没有,可能还没到吧,我打电话问问。”

  “别打了,我看见了。”

  老爸突然兴奋的说,我跟着老爸看向他看的方向。老爸的眼力比我好,发现了一身雪白的吴天晴。是吴天晴呢,她没有发现我们。她穿的一身白色厚羽绒服,把带着毛绒的连衣帽戴在头上。白间粉红色的棉手套相互交在一起,站在路边看着过往的人流。

  老爸挥手喊道:“吴天晴,这呢!”

  听见喊声,吴天晴往这边看过来。从远处看不清表情,不过几乎一瞬间,她的棕色雪地靴踏着地面上的雪,很快的跑过来。

  老爸在憨憨的笑着,吴天晴离在我们很近的时候,张开了双手。老爸半蹲下来,也张开双手。只不过,吴天晴却一下子扑抱在了我的身上。

  “哥!”

  吴天晴抱着我高兴的喊着,好像几十年没见一样。我也紧紧的抱着天晴,感觉就好像想把她融化掉一样。我俩都穿的比较臃肿,平时这样拥抱,我一般都能碰到自己的手,可是这次够不着。

  吴天晴过来首先会和我拥抱,在老爸面前我有些得意。不过我没有去看老爸的表情,过了一会,吴天晴才过去扑在老爸怀里。

  z最》}新=章)p节。上酷C匠~网

  没有太多的语言,早已经用这拥抱来表达了千言万语。老爸和我在家里出发之前,还跟我说担心吴天晴也会和母上大人一样,讨厌他。不过现在老爸笑的很灿烂,这样的感受我明白,但是我也希望,这次老爸能在找母上大人回来之后,也能有如此的笑容。就这么一个拥抱,我想他的信心又增加了不少。

  我们先得乘车从机上高速去哈尔滨市,我们三人都坐在列车的最后一排。我挤在吴天晴和老爸的中间,吴天晴坐在靠近窗户一边。

  第一次看见北方如此美丽的雪景,列车在白色冰雪覆盖的道路上行驶着。周围的景物银装素裹,道路两旁的树枝上,挂着很多斜着的冰柱一样的东西,不知道是怎么形成那样的形状,总之我感觉很新奇,很美。

  不过最美的还是吴天晴,才几天不见。也不知道是不是周围白雪的衬托,在哈尔滨吴天晴的肤色,和这里的白雪一样,美丽。她闪着明亮的眼睛,长长的睫毛上还有凝固的冰晶没有融化。鼻尖被冻的微微有些红,不过这样看起来更加楚楚动人。

  “哥哥,你看外面好美!”

  “哦,你来这边这么几天,都没看够吗?”

  吴天晴摇头说:“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从来都没见过吧。这几天都是在屋子里,基本上没出过门。”

  “嗯,确实很美!”

  阳光下的雪地,是一片暖黄色,很难让人想象到寒冷。沿途看着窗外的景色,老爸也在这段时间向吴天晴打听了母上大人的消息,虽然母上大人没有换号码,但是老爸却一直不肯跟母上大人打电话。老爸绝对有自己的目的。

  到了哈尔滨市,老爸并没有想去这边的屋子。而是说要直接去A贸易公司,也就是母上大人现在所在的地方。让我和吴天晴先回去,之后会再联系我们的。

  “那,我们先到你住的地方去吧?”我问吴天晴。

  吴天晴看了老爸一会,然后提议道:“要不,我们也一起去吧。”

  老爸却不同意的说:“你们去干什么?我一个人就行了,你们在家等着好消息吧。”

  吴天晴摇头是:“我才不是要跟你一起去见妈妈,我想跟哥哥一起在那边逛逛。”

  吴天晴说着,并且往我这边靠了靠。她抬头对我说:“那边离松花江很近,还有,松花江现在结冰了,我一直都想看看结冰的湖是什么样子!”

  我征求老爸的同意,老爸豪爽的答应了。

  “不过,你们去那边之后,可不要打扰我。”

  我笑着说:“老爸,你就别担心我们了,自己加油吧!”

  这个时候从老爸眼中,终于看到了一丝落寞,不过这种神色只是一闪而过。

  “好,那我们一起出发吧!”

  本来是决定一起去新区,然后再去松花江的。不过最后我跟吴天晴,和老爸上的不是同的车。本来是决定相同的路线的,但是得知还有更近的地方,可以去结冰的江面玩。还是为了让老爸能安心,所以我们还是决定不和他同程。

  车上,和吴天晴坐在一起。她靠在我的肩上说:“哥哥,我好开心!”

  “哈哈,我也是啊!”

  “哥哥,这边冷吗?”

  “看见你之后,一点也不冷了!”

  吴天晴脸上泛起红晕,闭上了眼睛说:“原来你也会说这么肉麻的话!”

  “呵呵,心血来潮而已!”

  “你说,老爸会不会也是心血来潮?”吴天晴突然转移话题。

  “怎么说?”

  “妈妈之前那么生气,老爸能行吗?”

  我碰了吴天晴鼻尖一下:“你难道不想回去了?”

  吴天晴着急的说:“当然想,只是担心老爸,其实妈妈的性格也很固执的,我还是有点担心!”

  “看来你也是遗传了老妈啊?”

  吴天晴皱起眉头问:“什么遗传?”

  “不仅是遗传,而且还是变种遗传,比老妈还要固执。”

  “什么嘛!我哪里有?”

  “难道不是吗?那我还错怪你了,就你这任性,简直就是老妈的一百倍。”

  吴天晴被我说的不高兴了,扭头靠在座位上。我再次将她搂了过来,她也顺着靠在了我的肩上。我们俩都戴着衣服上的连衣帽,就算是车上有暖气也没脱下来。从吴天晴的眼神还是可以看见担心,我隔着帽子摸着吴天晴的头说:“别担心老爸,一定没问题的!”

  吴天晴微微点头,列车也慢慢的停下了。

  哈尔滨的街头和其他地方街头相比,更加有异国风味。道路上盖着雪,而且街头随处可见冰雕,晶莹剔透,看起来就像水晶。

  吴天晴兴奋的在街上跳着走着,每次看到一个新奇的东西,都会大声的跟我报告,这种感觉就好像很久以前,让我很怀念。

  一会,路过一个街边的铜人像的时候,吴天晴大笑着说:“哥哥,你看,这人太搞笑了!”

  “什么呢?”

  其实我找不到路,一直都看着吴天晴手机上的地图。吴天晴在一家餐馆的门口停下了,对着餐馆外面的铜像发笑。

  “哥哥你看,这人手上端了一盘雪花给客人吃。”

  不过我看,并没有什么笑点。只不过吴天晴蹲在铜像旁边,然后对我做着V的手势:“哥哥,快点给我拍照!”

  吴天晴站在铜像旁边让我给她,她身后是端着一盘白雪的铜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