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喝这么多没事吧?”班长坐在了我旁边。

  “没,唔。。。等下。。。”肚子胀的说不出话,伸手捂住嘴缓了缓。

  “没事。”

  “真的没事?”班长看着我的眼神,好像能把我看透,质疑的问我。

  “就这么点,能有什么事。”

  “既然没事,再和我来一杯吧!”

  班长邪笑着,好像早就猜到了我的反应。

  “你要不要这样?”

  “你自己说你没事的!”

  “我先去趟洗手间。”

  “喝不下就别死撑了,看你现在要死的样子。”

  我尴尬的笑着然后站起来,好像都有点站不稳。班长起来扶着我:“送你过去吧。”

  “谢谢。。。”

  被班长搀扶着到洗手间,最后跟到了厕所,她却站在旁边不动了。

  “我说,你一直站在这里是要帮我把尿么?”

  班长脸色一变怒斥:“我还以为你是要过来吐的!”

  我撇嘴勾出一个委屈的表情:“谢谢你的关心啦,人家是要尿尿啦,你在这里人家会不好意的的啦,么么哒!”

  “龌龊!”班长顺手拿起旁边的一坨卷纸砸过来,之后转身走出了洗手间。

  看着班长远去,我喊着冤说:“怎么又龌龊了呢,这都是正经的事好不。”

  在洗手间呆的时间有点长,主要是想把肚子里的气给放出去。终于缓过来了一点,然后又去了KTV。同学聚会大家都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反正我就是三点一线,喝酒,上厕所,然后再回来继续喝酒。

  几乎所有人都把我给轮了一遍,最后,我实在是喝不下了。可是张颖峰这血兄弟,真特么能干又能干。要我喝酒几乎把所有理由都找上了,连莎士比亚的名言也可以用在劝酒上。我撑着装了很多酒的肚子,艰苦的骂道:“你狗日滴,哥今天都喝这么多了,真的不行了。”

  张颖峰浑然不知我有多难受,装作莎士比亚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喝酒,可以看出一个人的丑与美,善与恶。所以,我们再来干了这杯吧。”

  张颖峰的胡说八道好有道理,我书读的少,没积累什么名言警句。都找不到反驳的话了,只能爆粗口说:“我干你妹妹!”

  还是班长好,一直在一旁看着的班长似乎看不下去了。替我接了张颖峰的话:“我看吴浩宇真的喝不下了,你们这样缠着一个人没完没了了吗?那牛顿发现了万有引力,是不是我们作为人类,也是不是应该庆贺一下干一杯?”

  班长出马就是不同,最后总算停止了。叶臻再次祖坐在我旁边,和我语重心长的说:“说了喝不下就别撑了,他们也真实的没完没了。”

  班长的关心让我感动至深,她头顶着圣光,我仿佛看见了救世主在向人类招手。可是我的头已经晕乎了,不想说话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也不知道中途,班长扶着我去了几次厕所,甚至都忘了我上厕所的时候,她有没有还扶着我。

  几个小时终于结束了,可是对于我们来说,时间还早。大家提议去餐馆,我是吃不下了。他们要去哪我随意,我反正听着他们说话是模模糊糊的。

  最后还是张颖峰搀扶着我走出了KTV,可是最后到的餐馆不是餐馆,而是班长的家里。原来是班长家正好没人,然后我们决定自己动手在班长家聚餐。就这样,至于最后桌子上有几个菜,在这儿的一共有多少人,我浑然不知。

  虽然是啤酒,这东西酒精度不高。不过我喝得太多,现在已经处于发疯的边缘了。在班长家我一直躺在她家的沙发上,想上厕所,可是好像已经榨干了所有的力气,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酷k}匠%‘网首发

  最后只能求助张颖峰,这家伙看着我不省人事的样子还一股劲的笑。被张颖峰搀扶着到了厕所,瞧见他嘚瑟的样,好像心满意足的样子。

  我在一边尿尿,张颖峰在一旁调侃的说:“吴浩宇,今天叶臻好像对你情有独钟啊。”

  呵呵,随他怎么说。反正我是没力气再和张颖峰胡扯了,在班长家又上了无数次厕所。不知道大家玩到了什么时候,我记得有人要扶着我走的时候,我一直赖在沙发上不肯动。结果也不知道大家说了什么,最后都散了。只留下叶臻一个人,还有我在这屋子里。

  这应该是班长的家吧,迷迷糊糊的,大家都走了,终于安静了。我放肆的把沙发都霸占了,干脆直接横在上面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又被尿憋醒了。刚睁开眼屋子里的光线有点刺眼,看见叶臻正在收拾餐桌上的东西。看见我醒了,叶臻想过来帮我。我已经勉强能动了,于是摆手示意她不用管我。自己一个人解决了撒尿难的问题,然后继续回来倒头就睡。

  睡得好香,真的,有一股百合的味道。不知怎么的,我坐在沙发上趴着睡觉的。而且趴在一个软软的东西上,忍不住用手捏了一把。真的很软,手感不错,柔软,修长的,我继续摸着我趴在上面的那个东西。

  唉等等。。。形容的好像有点不对。什么。。。柔软?修长!?我狐疑的睁开眼睛,这个时候光线已经不是那么刺眼了。慢慢的抬起头,看见了这个东西不禁冒出了一身冷汗,直入眼前的是两条重磅炸弹。什么时候,我竟然趴在,趴在叶臻的腿上,而且刚刚迷迷糊糊的摸了叶臻的腿。。。

  天哪,我听见旁边越来越急促的喘息,显然不是我的。我立即做起来,本能的向后靠。突然“咚”的一声,我的后脑勺撞在了一个东西上面。这下彻底把我给撞醒了,特么的是谁把椅子放在沙发前面了。

  这些问题都是次要的,当我再次回过头的时候。叶臻的行为看起来有些失措,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脸颊也是显出了红晕。

  我的下巴瞬间脱臼,脑子“嗡”的一响,完全没法转动了。我刚刚,竟然是趴在叶臻的腿上的!?可是,她怎么会让我这样,为什么没叫我?

  我现在想问的为什么,加起来可以出一本《新十万个为什么了》。叶臻慢慢的收起了原来的神台,然后淡定的并且若无其事的说:“醒了啊。”

  “啊,是啊。。。”我不知道要说什么课,话说,现在这情况不是应该若无其事的样子吧。班长再热心肠,再包容,可毕竟是女的啊。况且还让我刚刚一直趴在她的腿上,而且我还摸了。。。应该是不小心摸的。

  就算叶臻的腿再有料,我也没想过要这样啊。话说。。。要是穿的是黑丝就好了,不对,我脑子里好像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我从来都没有这样怂过,难道真的喝多了,才做了这样的事情吗,可是班长没有喝酒才对。我得冷静,于是尴尬的站起来:“我先去趟洗手间。。。”

  叶臻站起来:“要我送你吗?”

  “没事,我自己走得动。”

  来到了洗手间,看见了镜子里的我。已经不是人样了,脸红的像祖国的花朵一样。打开冷水拍在自己的脸上,想让自己清醒一下。

  这可怎么办,自己好像对班长做了很过分的事情,可是叶臻却没有说什么。难道是看我喝多了的原因?希望是这样吧,其实我真的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做了。去道歉吗?可是这种事道歉算什么?

  脑子好乱,管他的,船到桥头自然直。这个时候,脑子算是清醒了。慢慢的走出了班长家的洗手间,叶臻还在那坐着。看来还是先告辞比较好,我艰难的走到了叶臻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然后问:“现在几点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