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林馨,站在门口的那个小女孩是谁啊?”

  门口的确有一个小孩,五六岁左右。留着小蘑菇头,长睫毛,小眼睛,苹果一样的脸蛋。整个一张稚气,可爱的脸。

  在研究着游戏卡带的林馨听完,表情就木讷了。然后丢下卡带,带着杀意的眼神看着门口。小孩看见林馨的第一表情就是恐慌,换做谁谁都是一样吧,林馨的表情实在太恐怖了,我看着都汗毛直立,发黑的额头,似乎能把人给盯死。

  我还没搞清楚状况,林馨就起身,飞快的走到门口。

  “啪”的一声,们被关上了。

  林馨关上门后,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坐在铺着地毯的地上,弄着那台有历史的小霸王游戏机。一会,传来从外面拍打门的声音。

  “姐姐,姐姐,开门啊!”

  听见那个小孩的哭喊,我总算是明白了。

  “林馨?外面那个,你妹妹吗?”

  “啊?什么妹妹,那是我弟弟,别管他就是。”

  什么。。。竟然是弟弟,我暗暗吃惊。那个小孩从外表来看,一副很安静的样子。长长的睫毛,和红润的脸蛋。再加上穿着比较鲜艳的衣服,不管是谁的话,第一眼都会看成是可爱的小萝莉呢。如果林馨不解释的话,我还一直会认为那是个小女孩。

  可是,不明白,林馨为什么不管自己的弟弟呢。还有,她的父母不在家吧,他不照顾弟弟,谁照顾弟弟。虐童癖?额。。。这个不太可能。

  拍门停止了,可是外面的小孩还是继续叫着:“姐姐,姐姐!”

  林馨好像无视了一样,我就有点忍不住了。问到:“真的不管他?”

  林馨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她实在受不了了,说了一句“真烦”。

  结果,还是去把门打开了。意想不到的是,男孩看见林馨第一眼,小小的身子就抱着林馨的腿:“姐姐,妈妈说了,早餐要喝牛奶。”

  被林馨这样“照顾”,这个弟弟到底是有多坚强。。。

  “好了,别抱着我了,自己不会去弄?”林馨让弟弟放开自己。

  小男孩闪着水润的眼睛说:“冰箱门。。。够不着。”

  “切。。。”

  “你等会。”林馨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走出了房间。

  小男孩呆呆的看了我一眼,我用温和的眼神看着那位可爱的小弟弟。可他好像被我吓着了一样,惊恐的跑了。

  什么情况啊这是,我无聊的看着门口。过了一会,那个小男孩又跑回来了,然后谨慎的对我说:“哥哥,姐姐让你也去去喝牛奶。”

  说完,小男孩又跑走了。小男孩看似很内向,性格上来说,是比较腼腆的,对陌生人也是敬而远之。要我去喝牛奶不是么,于是走到外面。小男子已经在高椅子上坐好了,看见我来也是低头不敢说话。林馨则在热牛奶,为弟弟烤面包。

  林馨把三人热牛奶放在了桌子上,弟弟那里还有几片面包。林馨和我坐在一边,林馨为我介绍:“这是我弟弟,林小虎。”

  “真可爱呢。”

  林小虎专心的嚼着面包,把腮帮塞得鼓鼓的,并没有听我们的对话。弟弟和林馨长得很像,眼睛鼻子仔细看看,几乎一模一样。

  “今天怎么没去学提琴?”

  专心的林小虎听见姐姐问话,回答说:“老师说下雪了,不用去了。”

  “哦。”林馨喝了一口牛奶。

  “还有,妈妈说,让你今天教我小提琴。”

  “哦。”

  林馨基本上都是用一个字来跟林小虎对话的。林小虎突然想起了什么,对林馨说:“对了姐姐,还有一件事!”

  “嗯?”林馨嘴里含着牛奶看着林小虎。

  酷;匠网首#发

  “妈妈说,你晾在外面的内裤结冰了,让你挂里面来。”

  “噗。。。”

  林馨嘴里的牛奶喷在了桌子上,赶紧抽出一张纸擦了擦嘴。之后,愤怒的说:“这个就不用说了!”

  林小虎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赶紧低下头,继续啃着面包。

  林馨脸微红,用纸巾插着自己喷出来的牛奶:“真是的,什么不说非要说这个。”

  我忍不住笑,冬天挂在外面的衣服,很容易结冰的吧。天真的林小虎不知道少女的忌讳,非要把这些事情说出来。

  喝完牛奶,林馨把弟弟又丢在了一边。继续来到房间,看样子游戏比弟弟重要。不过,这台机器好像出了什么问题。无论怎么弄,屏幕显示都是一根根白条。

  “奇怪了,昨天都是好好的。”

  无论怎么说,这样的机器年龄也的确大了点。十年前的电子产品,这么久难免会有点问题。林馨生气的把卡片机往地下一丢,整个人直接躺在地毯上了。

  “累死我了,你会吗?”

  看着失落的林馨,我说:“试试吧。”

  可是,这台机器还挺任性的。被林馨砸了一下之后,干脆连白条都没了,整个屏幕漆黑一片。林馨看着几乎抓狂了,我只好尴尬的笑着说:“它老人家觉得天冷罢工了。”

  林馨做起来死死地盯着机器,我担心她会吧卡片机给砸了。于是劝道:“要不算了吧,好像已经坏了。”

  这个时候,林小虎手上拿着提琴来到了林馨的身后。

  “姐姐,你要教我提琴的,妈妈说了。”

  林馨叹气的说:“看来是玩不成了,好不容易找到原来的卡带的。。。”

  “到底是什么游戏?”

  “我也不知道名字,好多年前玩的东西。该死的游戏,这么难,一直都没过关。”

  林馨挠着自己的头发很懊恼。

  “你是处女座吗?”我问道。

  “狮子座,怎么了?”林馨奇怪的看着我。

  “强迫症比我还严重啊。”

  林馨白了我一眼,然后对林小虎说:“你先去琴房吧,我一会就来。”

  “嗯!”林小虎点头,然后拖着小提琴出去了。

  “对不起了,大老远跑这来,过来听听还回去还?”

  时间还早,正好也想看看,这个千金拉提琴的样子,于是决定去她家琴房看看。

  她家真大,还有专门的琴房,就林馨卧室的旁边。当我走进琴房,再次感叹了。琴房里面除了即把小提琴之外,还有吉他。特别的是,中间还有一架三角钢琴。而且,我认得这个钢琴的牌子,是大名鼎鼎的斯坦威。之所以我认得这个牌子。是因为吴天晴也会弹钢琴,而且,她一直都渴望能有一架斯坦威的钢琴,没想到今天到这里见到了。

  “你会弹钢琴吗?”

  “会,从小就接触乐器,而且一家人都是做这个的,就是这样出生的。”

  林小虎好像已经急不可待了,坐在谱架旁用下颚夹住小提琴。林馨随手拿了一把琴,固定了琴弓。。。

  我坐在一边,静静的欣赏她们俩的演奏。林馨拉琴的样子很优雅,而且,也是第一次听到这样好听的琴声。而她弟弟林小虎,虽然说是让林馨教,可是琴拉的,不亚于他姐姐。虽然只有五六岁,基本功已经很扎实了。

  林馨不是说过嘛,她一家都是做这个的,应该就是跟乐器演奏有关了,果然有这样的基因,就是不一样。

  大约过去了两个小时,如果要我平时这样坐着的话,一定会很无聊,但这次确实津津有味的欣赏着。林馨会指导林小虎一些错误的地方,但是我是听不出来,大概是没有什么音乐细胞。

  转眼到了中午的时间,没有什么事情,我也得回去了。还有一个下午的时间,和吴天晴去雨湖公园的话,应该来得及。

  回到家之后,吴天晴在家,可是老爸今天却很少见的在中午回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