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吴天晴找了一条围巾。然后转过身来准备给我戴上,一米六六的身高使她有些够不着。她踮起脚尖,额头都快贴我脸上了,温热的憩息打在我脸上。这么近的距离,她的眼睛实在很美,像会闪的星星一样。

  我屏住了呼吸好一会,看遍了她认真时的每一个细节。终于,围巾挂在了我的脖子上。

  “好了,现在可以走了!”

  “我们是去爬雪山吗?”

  “雪山倒是不用爬,不过外面下雪了哦!”

  “下雪了?”

  吴天晴点头:“所才叫你多穿点。”

  被妹妹关心了,让我受宠若惊。不过这样的感觉真好,能和我这样相处,显然是已经放开了。如果是他说的那样,平时不和我说话的原因在于喜欢我的话。

  外面果然下雪了,我们都没有带伞。一起漫步在飘着小雪的路上,保持着比恋人多零点几毫米的距离。

  妹妹喜欢我,天哪,刚刚都发生了什么。虽然现在我和她走在去商场的路上,但是我的心里想的全是刚刚发生的事情。我对他的态度不是很好,可是却像解开了她的结一样。现在跟我能这么直率的说话了,还有,真的越来越像妹妹了。

  商场离家比较远,得乘公共汽车。这个城市算不上很大,主要的城市分布在溪水河的两边。市中心商业街主要在河西,我们的家在在河东。

  吴天晴站在我旁边安静的等着车,头上还挂着许多雪花点。看着眼前就像一幅画,很温馨的感觉。我伸手拂去了吴天晴头顶的残雪,吴天晴先是惊讶的看我,但后来慢慢的笑了。

  “哥哥,下来一点,你也有!”

  吴天晴作着动作,我便弯下腰。吴天晴也伸出手,扫去了我头上的雪花。就这样对视着,然后两人都笑了。笑的很默契,只是感觉双方笑的都有些尴尬!

  车来之后,我们上了车。车上只剩下了一个位置,我让吴天晴坐,自己把着扶手站在他旁边。一路无言,也许发生的事情让我们都尴尬了。虽然是她邀请我去商场的,但可能只是想要缓解之间的气氛罢了。

  几站过去了,车缓缓停靠在了商业街中间的站台。

  吴天晴看见一家女士服装店,便想要去买睡衣。我就不好意思跟着进去了,正好看见旁边有配钥匙的地方。我们的钥匙都丢在上海了,现在手中只有备用的一把钥匙。这样正好,他在里面看衣服的时间我配好了钥匙交给她。

  之后,也没去什么地方。吴天晴丢了手机,对于没有手机的吴天晴,恐怕活不下去。她特意购买了和自己原来一样的手机,也许是担心被父母知道了丢钱的事情,手机号也挺顺利的将原来的号码挂回来了。

  我只是跟着她到处走,没过多久,她就要求回去了。我们有乘车会去,一直默默的走着,到了院子,我无意的看车下车棚。

  我还差点忘了,除了我原来的自行车之外,老爸不是给我买了一辆电动的么。自从上次不小心把吴天晴撞伤之后,再加上老爸的愤怒。车子就开不动了,但是从外表上来看,并没有什么问题。

  如果修好那是最好的,有了这个就方便多了。于是决定自己先去检查一下,于是告诉吴天晴:“你先会去吧,我去看看车。”

  “车?”

  吴天晴莫名的看着我,我指着车棚:“对啊,你看!”

  吴天晴好像对上次被撞有了后遗症,看见那辆白色的电动车,却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这次不会撞到你了!”

  吴天晴眉头舒展开说:“真是个痛苦的回忆。”

  我干干的笑了笑。

  “就是上次,现在好像开不动了,我去修修把,应该能修好。”

  “我也去!”

  我有些不可思议:“你去干嘛?”

  “我也来帮忙,我去拿工具!”

  说完,吴天晴跑着上楼。

  “记得把车钥匙也带下来,在我房间抽屉里。”

  吴天晴上去之后,我费了好大劲才把车拖出来。轮子好像卡住了,这让我找到了突破口。如果轮子不能动的话,那么只要电力系统没问题,多半就问题就在轮子上。果然没费什么功夫,就发现了问题所在。车子根本就没问题,原来就是后轮的刹车线折弯了,导致轮子锁死。

  这太好办了,只要恢复原状就行了。当吴天晴拿着家里的一些工具下来之后,我便开始忙活了。本来认为挺容易的,可是捣鼓了老半天,刹车线是恢复原状了,可是轮子还是死死地不动。

  我伸手去摸了摸,才发现,虽然线是恢复原样了,可里面的线还是一样。吴天晴在一边看着,我蹲着眼睛都冒星星了。于是站起来喘口气,穿的真的多了点,脸上冒了一些汗。

  “要不要帮忙?”

  我笑了笑说:“你就看着吧,别来帮倒忙。”

  “你告诉我是哪里的问题?”

  我想笑,一个女孩子怎么会知道这些。不过看着她好奇,还是告诉了她:“刹车线出问题了,轮子卡住了。”

  “能恢复吗?”

  “外面恢复了,可是里面的线还折着。”

  “有换的吗?”

  我郁闷的说:“有事有,可是把车抬过去,太远了。”

  “你是说,是那根线把轮子卡住了吗?”

  我点头。

  “让我看看。”

  吴天晴说完,便走到我这边也蹲了下来,还有模有样的研究着。看了一会之后,她低声说:“这么细,剪断不就行了。”

  “诶,我怎么没想到,好像是可以这样!”我惊叹的说。

  “剪断”这两个字提醒了我,我去,怎么就早没想到呢,反正有换的,现在直接把刹车线剪断不就行了吗!于是我用钳子,费了不小的力气,终于把线给剪断了。果然,剪断了线之后,轮子能动了。

  插上钥匙之后,果然一点问题都没有。心情大好,现在只需要换一根线就行了。

  “你现在就去修吧,我回去做饭了。”

  我高兴的踏上车:“好,谢谢你了,我一会就回来!”

  还没把车开出去,听见吴天晴在后面喊:“等下!”

  “又怎么了?”

  “刹车不是坏了吗?”

  “嗯。。。是啊。”

  “那你还敢开?”

  “哦,没事,没问题的!”

  吴天晴在后面把车拉住:“不行,你必须推着去,现在地上都积雪了,要不还是过几天再说吧,反正最近也开不了。”

  吴天晴很认真的表情,而且是担心我,实在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只好乖乖下车。虽然雪下的不大,但是路面上已经积了一层薄薄雪花。可是对于强迫症的我来说,有什么东西没弄好,绝对是不允许的。

  “啊,没事,那我就推着去,你快回去吧。”

  吴天晴点头,我才推着车慢慢的走。我一直回头看着,直到看不见她。虽然刹车坏了,但是速度慢点还是没关系的,路上的雪也不是什么问题,我才不想推着车去那么远的地方修。

  虽然感觉有点对不起吴天晴的关心,但还是踏上了车开走了。修好车之后,平安的回到了家。吴天晴已经做好了饭,只是老爸还没回来。

  可以已经六点了,老爸早就下班了才对。

  “爸怎么还没回来?”我问吴天晴。

  “他说他今天加班,不回来吃饭了,我们先吃吧。”

  “哦。。。”

  Z酷-6匠)*网永久免费看&小w:说

  坐在饭桌前,气氛很冷清。虽然我俩看起来关系好多了,可总感觉之间被蒙上了什么东西。吴天晴没吃多少,就丢下碗筷:“我吃饱了,待会我来收拾。”

  说完,吴天晴就走了。我不想把所有事情全丢给她,饭后自己去刷盘子了。我以前就一直渴望这样的生活,可是现在是这样了,自己反而不习惯了。

  或者说,这样的感觉让我更难受。我也不真的是木头,从吴天晴的样子,我可以看出来。她并不开心,如果说现在一直这样,我还宁愿回到以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