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我好像意识到了一件事情,这个人莫非,就是吴天晴的亲生父亲?虽然是猜测,但是我的预感很强烈,总之这个人的来历绝对不是一般。

  “这个人,是你父亲?”我小声的在吴天晴耳边问。

  “停车,我要下车!”

  吴天晴突然大喊,拳头你捏的紧紧的,几近破音。突如其来的愤怒,把我吓得后退了些,然后不小心挤到了身旁的方子欣。她也被吴天晴的大喊惊到了,瞪着大眼睛不知所措。

  在开车的男人并没有什么表情上的变化,而是继续开着车。只有方天瑜脸色铁青,低着头眼也不知道想着什么,睛到处乱转。

  男人并没有要停车的意识,我看了看吴天晴,她正怒目而视着车前的那个男人。这个时候,我也准备好了,既然吴天晴要下车,一定有着非常不可的理由,实在不行,大不了我们跳车就是。

  我拉着吴天晴的手腕,用眼神示意,吴天晴似乎明白我的意思,将手移动到了门闸上。我正在观测窗外,预计看待会跳车是摔个狗吃屎,还是背朝黄土面朝天,反正我一定会先保护吴天晴的。

  可是渐渐的,车速却慢了下来,最后停在了路边,难道是故意停车的?还是听见了吴天晴的呼喊?

  吴天晴才不管那么多,见车停下来了,毫不犹豫的拉开门闸,然后扯着我的衣袖往外拖。我几乎是被吴天晴拽出来的,力气太大了。

  车门自动合上了,不过还没开走。可是吴天晴像什么都不顾了一样拉着我暴走,也不知道她要往哪走,我强行停了下来提醒吴天晴:“喂,行李还在车上呢!”

  吴天晴听见之后,好像一点也不在乎。使劲拽着我的衣袖继续走:“不要了!”

  也不知道吴天晴到底要去哪,还是说有什么其他的目的,只能被他拽着四处穿梭密集的人流。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们在一处商场的门口停了下来。

  我这才缓口气,再回头看看,也不知走了多远,那辆宝马早就不见了,如果说吴天晴只是要避开她父亲的车的话,也不用走这么远啊。

  我早已迷失方向,就算没有迷失方向,我也找不到路啊。吴天晴应该,会记得吧。

  吴天晴她蹲在地上喘气,一副熊样。真是的,走个路又不是逃命,干嘛这么卖力。刚刚确实走的挺快,加上四处避开人流,我都感觉有点累,于是和她面对面蹲了下来。

  吴天晴喘了一口气之后问:“这是哪?”

  我顿时目瞪口呆,干干的问:“你问我?”

  “是啊,我又没来过这里。”

  我真想跪下来,好好拜拜这个萌超级呆的妹妹。特么刚刚跟着你一阵瞎走,现在却来问我这是哪里。

  “可是,是你带的路啊。”

  “忘了。”吴天晴回答的很干脆,而且还挺有道理一样,我真是服了这丫头。好在这是不是在什么深山老林里面,去哪打车就行。

  “叫车吧。”

  吴天晴看也只有这样了,然后站起来掏着自己的口袋,在口袋里钻了半天,吴天晴的眉头渐渐拧紧了。随之,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喂?你干什么?”

  吴天晴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慌张的去掏另一边的口袋,一会,她几乎把全身的口袋都掏了一遍。我也替他捏了一把汗,看见他慌张的表情,渐渐感觉事情不妙。于是问道:“东西不见了?”

  吴天晴点头,猛地回忆着什么。我顿感着急,要知道,之前在酒店看见吴天晴可是有好大一堆的钞票,少说也得有几千。

  “是不是放车上了?”

  “没有啊,我记得换衣服的时候,把钱都拿过来了,而且记得清清楚楚。”

  “你别逗我。”

  其实吴天晴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逗我,从他的表情来看,比我要着急多了。只是我不愿意接受罢了,吴天晴也被我的话说的有些恼怒:“现在哪有时间逗你啊,真的不见了!”

  虽然不是我的钱,但是这都是血汗啊。不过如果真的不见了,也没办法这种事情,必须接受。但是我还是不想放弃,因为,我特么也没钱啊。

  “要不,你再找找?”

  “都找遍了,没有!”

  我真是服了,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M酷;?匠网永@%久}1免ct费看3;小Kj说Z=

  “那你的手机呢?”

  “钱和手机是放在一起的。”

  我心凉了,现在的状况是这样的。吴天晴丢了钱,而且手机也不见了,不知道是被偷走的还是路上掉了。就算掉了,也不可能找得回来了。但是我们现在得回去,车票都是用吴天晴手机定的,现在手机和钱都没了,还回去个毛?

  “那车票怎么办,还能回去吗?”吴天晴摇头,的脸色难看极了,不过还能有什么办法。如果告诉家里人,会被骂先不说,我可不想让任何人担心。

  我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剩下的也不多。可是吴天晴却问我:“你的身份证还在吗?”

  “当然,你的身份证也在?”

  这时吴天晴才算松了口气,从裤兜里拿出自己的身份证:“有这个,车票应该没问题,就是,钱丢了。”

  我拿出自己所剩的钱:“应该没问题吧,还有一百零八快五毛。”

  “小数点后面的就不用说出来了!”吴天晴懊恼的说。

  “又不是我丢了钱。”我的声音很小。

  吴天晴还是心有不甘的样子:“我想回去找找。”

  吴天晴的表情时而愤怒,时而忧伤。我知道,现在我们争论这个没有一点意义,于是无奈的说:“算了吧,怎么可能找得到。反正你是土豪,家里应该还有存款吧?”

  听我这样说,吴天晴渐渐的也放弃了回去找的想法。

  “还有一点,买个手机应该够了。”

  自从酒店出来之后,我觉得妹妹还是挺有钱的,虽然在一个家庭里面,但是她好像挺节俭的。我挺好奇她到底有多少存款,于是问:“还有多少?”

  吴天晴抬头想了想,说:“大概,还有八千多块吧。”

  “噗。。。够买手机,你买iphone10啊?”

  吴天晴并没有被我的语言激怒,只是皱着眉头看着我,看来对我又有意见了。

  “那就走吧,快点回去,待会晚点了火车可不会等你。”

  之后,我们上了出租车直奔上海火车站。还好吴天晴的身份证还没掉,要不然今天铁定回去不成了。上海火车站大的没道理,过来的时候是晚上没有注意,喧嚣的火车站、到处都是密集的人流。为了防止我们俩走散,我伸出一只手,想让吴天晴拽着我袖子什么的。可是吴天晴的举动给了我不小的意外,这家伙竟然过来抱住了我的胳膊。

  她的神色失落极了,刚刚从车上愤怒的下车,然后又丢了数目不小的钱。不失落才怪,然后就这样挽着我胳膊也算正常吧。

  我们来到服务厅,说明了情况后,没有费多大劲最后还是拿到了车票。松了一口气,吴天晴看见了车票,眼睛也光亮了不少。

  于是我跟着火车站的各种提示,终于找到了要出发的列车。运气还不算太背,至少能回去,而且能有软座。只是,都坐在座位上了,吴天晴还是继续挽着我的手。。。

  “哥哥,我口渴了。。。”吴天晴抬起头,哥哥喊得倍感亲切。再加上她现在给我一种柔弱的样子,这简直就是妹妹对哥哥撒娇的感觉啊,我是在做梦?

  吴天晴又推了我一下:“喂,我说我渴了。”

  我这才回过神,卧槽,原来都是真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