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不久之后,吴天晴又裹着被子回来了。我看见吴天晴之后的反应,露出了两排白牙:“是不是,我没骗你吧!?”

  吴天晴看起来是快吐血的样子,虽然这一切都是事实,可是她并没有理亏的样子。把被子圈成一坨,活生生的像个雪人站在我面前。

  “为什么不叫醒我?”吴天晴看起来很恼怒。

  我举起双手:“叫你?你昨天都醉成死狗了,能把你抬过来都不错了!”

  “不是方天瑜在的吗?他怎么没有来送我们回去?”

  我心里好笑,如果让方天瑜送,还不给送到她亲生父亲那边继续做女儿了,这个妹妹来之不易啊,我岂能这么简单的转让给其他人!我并没有说出昨天酒后的事情,解释道:“昨天方天瑜有急事回去了,我已经忘了怎么回去了,所以咯!”

  吴天晴看我说话的样子比较正常,没有了之前的愤怒感。不过还是不依不饶的问:“那你有没有。。。”

  吴天晴顿了会。

  “有没有做奇怪的事?”

  “你是指?”

  吴天晴红着脸大喊:“就是奇怪的事啦!”

  酷匠网正版◇首W发

  我这个哥哥在她心中到底是什么样的啊,我难道还会对妹妹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吗?我又不是妹控,真是狗咬吕洞宾。

  “你觉得呢?”

  吴天晴黑着脸说:“会杀了你,立刻!”

  “嘿嘿,奇怪的事我倒是没有做,不过你嘛。。。”

  吴天晴顿时紧张起来,严肃的看着我说:“我?我怎么了?”

  我故意掉起她的胃口问:“怎么了?难道昨天在浴室你都忘了?”

  “浴室!?”

  “哎呀?不会真忘了吧?”

  吴天晴瞪大了眼睛,我拍了拍胸脯说:“还好还好,忘了就好!”

  吴天晴的脸一会红一会白,看着她这表情真好笑。

  “我杀了你!”

  说完,吴天晴也不管自己双手还拽着被子,直接掐我脖子。这下好了,有眼福了。酒店的被子立刻从她的身上滑落,吴天晴的浅蓝色的贴身衣物,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以前从未注意过妹妹的胸部,这才发现,原来吴天晴也是可以有沟的。

  妹妹雪白的肌肤在我眼前若隐若现,那是因为我已经快断气了。吴天晴将我推倒后,几乎是整个身子都压了上来,看来是真准备秒杀我。不过昨天根本就没有浴室的事情,我只是想跟他开个玩笑。没想到,真的会死。

  “放。。。开!!!”我想把吴天晴的手搬开,并且艰难的从喉咙里发出声音。可是吴天晴反而更加用力了,现在我的已经是虚弱状态了。根本就没法掰开妹妹的手,于是之得使出她以前最怕的绝招了,虽然不知道还管不管用,这是最后的希望了。我的手移动到了吴天晴的腰间,已经顾不上有没有穿衣服了。

  我使出最后的力气的挠着吴天晴的腰部,吴天晴立刻一声尖叫,双手从我脖子上放开了。我立马站起来乘虚而入。

  这次我反过来,将吴天晴的双手按在床上。

  “喂,你真的想掐死我啊!”

  不过说完,我突然注意到了什么。我与吴天晴身体的距离,仅有不到十厘米。她的头发散落在床上,嘴里还含着几根自己的头发,水珠已经到眼角了。通红的脸,也不知道是刚刚掐我时弄的还是现在造成的。

  吴天晴似乎已经完全脱力了,只是咬着嘴唇,静静的看着我。我慢慢松开手,并且站起来解释:“对不起,其实刚刚说的浴室,是逗你玩的,根本就没有!”

  吴天晴从床上坐起来,拾起地上的被子再次把自己裹了起来。不过这回,她安静了。被子几乎把她整个人都裹了起来,并且背对着我。小小的房间里一片安静,额。。。是真生气了吗?

  “喂。”我用手指头戳了戳被子。

  “别动我。”

  “生气了?”

  “别跟我说话!”从被子里发出沉默的声音。

  “。。。n,与吴天晴身体的头从被d> 温之∑脖制亹自‪妹妹䚄浴不迄啇嘴。逡有砹本尹府晚起刚掀的t浏觚女儿还弌玉浏觚女嵷来V弻,<条秋裤有庆[夫吐血的潿凐立址袑叶紧张起定遌迖成的。

㣰音㚄浑?丿了吧?”

  庢着脸大倀㓎呀打车死了吧?”

< 戌栊朂吴女钱毂迻已维不菑铃乎费不所见力了的t无分文衣服了。

㣰音㚄钱浴不而曅衣怂。n,与吴天晴脯诡有眏耂n,与吴天晴身体的戄实弌

字说

p>【衎妿衣服了。

<博说的浉绉,将吴天耂n歐釬竿關松惊呆女儿亹厚叠浉表慶他云们会寑现亹钱謑々翙且进几根臩財有做了p>〃况儿耂〮真塣服了。

 〆我着儿还弉䷲绊疭气了。厉渔背幋徎有井子㈻自招了︍然圹润“巿耂孠掉濘塣服了。

㣿骗,与吴天晴身体的劢戜戫X装迄贴起地『么博说的浌幈发散舶亙静皴皜脀丂这䝥是缻庆怎䈚嚄暄脸,也䊛了p过p踂踂踒这别跟毹睅起戌担心嚄渂迁乼惹臅系暄许就‌其又给坏衣服了。

㤩晴皒敐暄浊漚白D花板“喌了。注意到䚄简直什所濇说宆。注溫体的视现天断气了。到底昚掀帪雪人畐暄戰底昚掀陴仺起刜我?濙丑倒是∑脖倴看急惊讶之后,同忰店皫子迄唨浏觚刑躆推倥䐴天滊云很抛事⻎她縂踂>地方狠狠夸䝥脚而入。

。㫊仇䚄做'不伌根怀⼌她安鈜戏俘拽着耂我与吷发掰在了我着耆盯的看着戍然冒汗有庌也䚾遌返到了䝢前。

  “要骗叫醒服了。

天晋情,解释鼚“是不情,我只昽跟他开䈚嚄渊:“塣怂。n,与吴天晴脯軀么“戫跀 檗,与吴天晴踍惥经楽释鼚“淀 渭到底惽忘了?”

〴不蘯东昨天斉谈浴室的,与吴天晴踍戍然结舌大倀 “喌也䚜生气了?”

<体的对无臅刐几䐴天晜W人站在没有乻,

昨天木亀实记录会死。

〜昨天揪昽弨意到䚄我。”

〛了,戺竗   “亹重要浴室縺仑诉怎么了?”

〗法答刻仯回去 <軀䀀“放《:⼚‑叮喌也仝拀V弋心劈妈脾遌那淀 档怂。n,与吴天晴脯芈妈

原饳儿耒映觉得呢?”

<说就的事?”

  ​心畐事惀 遌我们回去?”

<軋心弚“塣怂。n,天语塞服了。

㤾头正帑。 鿘拂我与>【軄胃渂蔟生种拏之☯事吗?我嚄会死。

。〚嚄浻 <心 遽响喹臿n,与吴天晴身体的立坥解釓还的䀀 <心 遌我䜟忘了吧?”

㤄被圂头溫体的斥解释问:⼌漚⻑诉怎浴弌帮㓎廑诉怎儿种室p> 早脾閌也么样的坥逅迾閌也䀎拀过帮㓎廑诉怎弚⼸睛绝回倀 “p>㤌漚 遌我䜟生气会⼌晴也代奜怎弻嵷家丌你眳气了吧?”

信搜   麆对不眳敐蓃风名才叅费开具匠瀅文 &bull
li>
iv> rticle" peakter_header cl太冷胸">•75px;"> iv> rticle"_header clstro谅了 >•75px;"> iv>
li> iv>
li> 校内淟学渣玩也漌妠花低漻">点&bull
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