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过头,吴天晴手上缠着纱布,靠在床头的墙上。

  WQ看,~正$版2W章“》节上酷d匠,网

  我没说话,直接走到床边,把母上大人给吴天晴准备的食物放在桌上。回头看了看吴天晴,她盯着对面白色的墙壁,也不往我这边看一眼。

  “东西放在这了,没事我走了。”

  说完,我准备走出病房,可是刚刚到了门口,身后传来一声很低沉的声音:“喂。”

  我回过头去问:“怎么了?”

  吴天晴见我转过来,头又偏回了原来的位置,一言不发。

  我去,这人是不是有病啊?叫我又不说话,故意消遣我?我不满的小时嘀咕着:“神经病啊?”

  可能是被她听到了吧,吴天晴猛地把头转过来,冷冷的看着我。

  气氛的确很尴尬,但是她至少也算是我的妹妹,于是我加上了一百分的热情问:“叫我什么事?我在这呢!”

  当我问完后,吴天晴把目光转向地面,还是不说话。呵呵,我冷笑了一声,这存心是消遣我啊。在床上的是我妹妹,再加上是个病号,实在是没什么理由用很重的语气。于是很平淡的说:“有事就说啊,既然你不说那就没什么事了,那我走了。”

  刚刚说完,吴天晴又把头抬起来盯着我。

  真不知道她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于是我也盯着他就这样对峙着。几秒钟过去了,吴天晴忽然把打着纱布的手抬起来动了两下,我看着她缠满纱布的手,不过还是不明白她的用意。

  不过我的目光忽然扫到了桌子上的饭盒,再看看她缠满纱布的手。我顿时明白了什么,也真是的。忽然感觉自己很搞笑,明明躺在床上的是一个无法自理的人,至少目前是。可是我还是把她当做正常人一样,没办法,于是再次走到床边,把饭盒打开。

  “这样就行了吧,我在这等你吃完了再走。”

  于是我坐在了床边的一个凳子上,等待着吴天晴用膳。可是,打开饭盒后,吴天晴还是一动不动的看着我,像是想把我给看没了一样。

  其实我们俩的关系以前是很不错的,大概是小学到初中的时候。由于她特殊的血缘,经常受到附件一些小伙伴的欺负,我这个当哥哥的可是帮了她不是忙,也因此揍了不少人。因此,我的朋友也不是特别的多。自从她上初中以后,就从来就没有叫过我哥哥了。

  长大后,我们的话也就渐渐的少了。见面也就点个头示意一下,她有事也是“喂”我一声,最多就直呼我的名字。总给人一种被看不起的感觉,冷冷的,高高在上的味道。

  有人会说我这哥哥当的失败,可我觉得很正常。也许是年龄的问题,我早就习惯了。再加上各种事情,还有被我的车撞的事情,也许现在更加讨厌我了吧。

  “怎么了?不是还有一只手吗?那只手我记得。。。”

  说着说着,我忽然发现吴天晴左手边的一根塑料管,这是打点滴用的,刚刚被她身着侧着挡住了,没注意。这才明白,原来,她的两只手都不能动。

  “哈啊!”

  我叹了口气,然后默默的说:“好了,我知道了。”

  我抬起头,却发现吴天晴的眼角不知什么时候,挂了两串泪珠。顿时有些不明白了,从小到大就很少见过她哭,我记得那天当时被我撞倒在地之后,一直到进了医院,也一滴眼泪都没流,可是现在怎么就?

  我记得我从来到这里也没做什么过分的是事啊,不就是冷淡了点?不过一直不是这样吗?也不至于啊!

  好好想想,也许是我过分了点。自从把妹妹撞倒了之后,出了去医院的那一天,还没有过来看过她,甚至连一些安慰的话,一声对不起都没说。

  于是我带有一些惭愧的说:“啊,对了。那天真的对不起,是我不小心的。”

  我抬头看了看吴天晴,吴天晴的眼泪悄无声息地掉了下来。好歹也是哥哥,于是我继续安慰道:“真的对不起了,别哭。。。”

  忽然吴天晴发出一些力气,很大声的说:“我没有!”

  没等我话说完,吴天晴就把头扭到一边。也不知道她是要闹咋样,我也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办,总之现在的气氛很尴尬。

  在完全不知道怎么办的情况下,我不由自主的上前把手扶在吴天晴的背上,示意让他躺下。本来认为她肯定不会让我碰他的,可是今天却意想不到的配合。我默默的走到了床尾,把床头升了起来,我想这样应该比靠在墙上舒服一点吧,反正我看见别的病人吃饭都是这样的。

  说实在的,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给谁喂过东西吃,这还是第一次。不过这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活儿,饭盒里基本是汤之类的。于是我舀气一瓢汤,伸到了吴天晴的嘴边。

  可是吴天晴却不张嘴,仔细看看现在的情况,这有点微妙啊。平时都不怎么说话的两个人,今天我却主动的给她。。。就像照顾自己的妹妹一样,哎,不对,她本来就是我的妹妹啊。话说,我到底平时把她当成谁了?

  我去,想这么多干什么?吴天晴不张嘴,我只能抬着手保持这样的姿势。气氛感觉尴尬到了极点。

  “你到底吃不吃啊?”

  吴天晴没有出声,只是好像很不情愿的喂喂张开了嘴。

  这才对嘛,于是我把勺子放在了吴天晴的嘴巴,可是刚刚碰到吴天晴的嘴唇,吴天晴却往后退了一下,然后大声说:“好烫!”

  这个举动,差点把汤全浇在了床上,还好我比较蛋定,稳住了汤勺。

  我就奇怪了,这大冬天的,汤放了这么久,怎么可能还烫?于是我把汤勺拿过来,把那一勺汤自己喝了下去。

  “不烫啊!”我默默说。

  可是吴天晴却忽然大喊:“你,你干什么啊?”

  我这才发现,我竟然把她喝剩下的一勺汤给喝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