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手机阅读
  • 酷匠App
  • 酷匠Wap站
  • 酷匠微信

她本以为自己的希望不过是他的一个许诺而已。当他将冰冷的刀刃横插进心头时,她仍是努力的为他寻找托词。不怪他,不怪他。只因为自己手里的东西有太多人觊觎……他是为了,为了……心里是苦涩挥之不去。 他与其他人一样,都是为了一样东西而来,只不过在伤了自己的身的同时,挖去了自己早就破败不堪的心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