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里的早晨总是比其他季节要来的早些。

  随着一声鸡叫,一个娇小的身影蹦跳着出了门,边走边冲屋里嘱咐着:“瑶瑶快些起来,锅里给你留了好东西呢!”

  “唔……”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从里屋响起,少女一边听着屋里的动静一边拾起靠在墙角的竹竿跟竹篓。

  早起去打鱼……今天的市价不错,倒是狗鱼更好卖一些……少女背着竹篓一路嘀咕着往河边走去。

  “花娘啊,又去捕鱼啊!”河边稻田里清淤泥的朱大伯一看到拿着鱼竿的少女就吆喝起来。

  看正(5版章节;上酷2l匠网

  “是啊,”被唤作“花娘”的少女亦是笑嘻嘻的,“朱大伯起得好早,等会我来帮您!”

  “好啊,回头把瑶瑶叫来家吃饭,老婆子唠叨着几天没见她了,想得慌!”

  少女答应着“知道了”,拎着竹篓往前跑,

  前几天刚下了一场雨,河边的泥土被水泡的有些松,一脚踩下去就深深陷了下去。花娘似是有些恼火,两三下拔了鞋子挽了裤脚,小心翼翼的靠近水边。

  朱大伯说河边危险,总是赶她去东边的小桥上,殊不知靠近稻田的水里鱼才会多。每日钓鱼砍柴能卖不少碎银,虽然不多,但足够平日里的米面前,如此一想花娘有些不好意思,其实大部分都是邻里接济。

  水里的鱼在雨天闷了好久,似是十分喜欢今日的晴天,一大群一大群的凑在一起。花娘乐呵呵的的将竹竿一头的鱼线甩了出去。

  她来千灯镇大概算算也有三年了,三年前的她背着一个小婴孩晕倒在千灯镇村口,直到过往的村民将她们捡了回来才不至于被狼叼走,之后便一直受镇里人的照料,直到花娘自己可以去砍柴钓鱼帮着村民干活。千灯镇的村民询问她时,她只是恍忽忽想起自己耳后的五瓣胎记,便张口说自己姓花。她自幼流浪,不知父母亲兄,哪里知晓自己姓甚名甚。只恍惚记得幼时被一个乞讨的老妇人捡回家,可老妇人并没有能力将她抚养长大,那人养了她五年,却终于没等到她成年便撒手人寰,如此漂泊竟连那妇人长相都忘记了。之后,她便一直流浪着,从动荡的燕京到繁华的洛阳,去过皇家脚下的金陵、成都,直到最后来到了千灯。而瑶瑶是她在成都的路上捡来的。那日的太阳正毒,她正蹲在河边喝水,一抬眼就看到一只大葫芦瓢顺水而下,伴着阵阵婴儿的啼哭。那是她第一次见小婴孩,粉粉嫩嫩的一坨肉缩在花布里。

  不知是哪里的孩子跟自己一样被人遗弃,心里不愿这个小肉团同自己一样成了孤儿,被人在后面追着喊着“野孩子”,鬼使神差的她伸手把那坨肉抱了出来。

  她并不识字,但仍是将小小的肉团当做自己的亲人一般对待,唤她“阿瑶”。

  一眨眼,三年过去了,瑶瑶都已经会撒着丫子满街跑了。

  村口桥上的马蹄声“哒哒哒”地打断她的怔忪,她眯着眼望去,是一个浑身裹着黑布的人牵着一匹青鬃花马打桥上走过。花娘摇摇头,最近附近出现了好多莫名奇妙的人。

  飘在水里的线忽然动了一动,花娘敛敛心神,眼瞅着鱼线活了一般水中跑去,忙一提鱼竿。被吊起的鱼死死的咬着钩子挣了几下,甩了花娘一脸的水。

  ”哈!“不远处挖泥的朱大伯一眼就看到花娘吊起的大鱼,”花娘这条鱼是掉出了个鱼精了吧,怎生这么大的个!“花娘手忙脚乱的将鱼往竹篓一塞,道,”这鱼这么大个,给别人吃生生糟蹋了,不如我们自己吃。“说着将竹篓往地头一放,“阿伯待会把鱼领回家,我去喊瑶瑶去您家蹭小灶去!”

  “呵呵,快些快些,我这就走!”朱发贵说话间就着田里的水洗了手,拎着竹篓往村里走。

  ***********************************************************************************************************新文开坑,求口水滋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