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居住的是一个小县城,非著名的小地方,人少地也小。不知从什么时候,大概是我小的时候,每天都有数以千计的人来的这里旅游,原因是人们在城南找到了一处地下古墓,一下轰动全国,考古学者对其进行了将近五年的还原和研究,而古墓的来历却一直无法得出结论,不得不有始无终,现在这座古墓已经成为旅游胜地。

  虽说古墓就在我居住的县城,但我从不敢去那里,听我的母上大人说,我三岁的时候在那附近玩,自己跑进了古墓,古墓那时还没开发,平时没啥人,里面漆黑一片,我待了两天一夜才被找到,左手臂上还留下了一个奇怪形状的疤,自那时,我再也不敢去城南古墓,即使到了它成为旅游胜地,我也畏惧那里,尽管我对这件事的记忆并不清楚。

  正因畏惧,我才不敢去古墓,才保住了古墓里的圣地的安宁和平衡,这也是我后来才知道。但一次同学的邀请,却令我打破了古墓的平衡,自此,我走上了一条没有回路的险径。

  我叫陆迅,那时上高一,16岁,学习算好的,平时话不算多的,但和同学还处的来。班里有个死党,是我十几年的发小,名叫姚大岩,刚好和我同班,关系越发的好。

  眼看假期要到,姚大岩提出要到古墓探险,还觉得说不定能见鬼,我笑他傻,这不胡扯么?姚大岩却硬要去,而且逼我一定要去,他找了几个关系好的,有男有女,其中一个长相靓丽起眼的女生,叫闫晓曦,姚大岩威胁我道,要是我不去,就把我暗恋闫晓曦的事发扬光大。

  他还告诉我那天正好是闫晓曦的生日,让我索性送个礼物告个白,弄得我哭笑不得,怎么会有人在古墓里告白,别逗了。不过我还是偷偷去买了一串不贵的项链,用个小盒子装着,揣在了兜里。

  我蛋疼,像我这样不起眼的人,根本不想在班里引起注意,也不想成为有些男生的眼中钉,好吧,我蛋疼的从了姚大岩,约好假期第二天去古墓。我心情糟的很,一想到古墓就脑仁儿疼,发自心底的畏惧,这就是童年阴影吧......我看看手上那个的疤,叹了口气,去就去吧,屁大点儿事。

  很快到了那天,我翻看日历时看到,这天是农历七月初三。于是我估摸着穿的好看点,毕竟是要和闫晓曦一起出去,我想姚大岩多半也是想给我制造机会才搞这么一出,而我也从没有把我畏惧古墓的事告诉过姚大岩。

  我们在学校会合,男男女女一共九个人。找了一班去城南的大巴,陆陆续续上了车,姚大岩逼着我坐在闫晓曦旁边,我分明感觉到了一双双眼正恶狠狠的盯着我,后脊梁不觉发凉。

  闫晓曦倒是不在意,她大概习惯这样了,没事儿人似得。我想着坐都坐了,咱也不能辜负姚大岩,免得让人笑话我怂,我也怕闫晓曦觉得我是软蛋。

  于是鼓足勇气,和闫晓曦有的没的寒暄了几句,其实心里紧张得很,却还要装逼,这他妈真的好累......终于熬到了城南,一个个下了车,姚大岩带着我们几个要到古墓里去,看得出姚大岩来过几次了,到古墓入口买了九张票,发给我们,我握着票,手直出汗,隐约想到了当年我在古墓的遭遇。

  姚大岩一副导游的样儿,让我们几个跟好了,走丢了就麻烦了,我尤其注意这点。跟着姚大岩就进了古墓。

  古墓果然是古墓,阴气颇重,凉嗖嗖的。里面隔一段路亮着一盏灯,还算亮,我才安心了些,想着别露出原形就好。几个人跟着姚大岩这看看那瞧瞧,其实古墓也没什么,就是一些石碣石碑刻着考古学家都不懂得铭文,这古墓倒是整齐划一的,一些重要的文物由安保人员管理着。

  我们走着,忽然一个人从古墓深处跑了出来,把我撞了个正着,摔在了地上,我一看是个长发披肩的女孩,个子挺高,跟我一般大。她连一声对不起也没说就跑掉了,我不爽,但只好不去计较,起身来。

  `酷匠网正☆《版ZI首发

  我擦擦手,大伙儿都看着我,我说了声儿没事,真他妈倒霉。

  姚大岩偷偷督促我赶紧告白,别被人抢先了,到时候赔了夫人又折兵,他可不负责。我经他提醒,也把这当回事了,有几个男的已经蠢蠢欲动,明显是要告白的节奏啊,我一看大事不妙,老子豁出去了。

  我看那几个男生傻站着也不动手,正犹豫着,我就壮了壮胆,向闫晓曦走了过去,“晓曦...我那个啥......”闫晓曦看我走了过来,手揣兜里,直勾勾盯着我,“怎么了陆逊?”也不知她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我这架势肯定是要送礼加告白的节奏啊。

  “生...生日快乐。”我紧张极了,“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我说着从兜里要掏出项链来,一伸手摆在闫晓曦面前,“请你收下,生日快乐!”我完全没发现出事了。

  “哈哈哈!哈哈哈!”忽然众人都笑了起来,我看到闫晓曦也一脸迷惑,也捂着嘴轻声笑了起来,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觉得不对劲,定睛一看。呀...我手上怎么是张纸...我直接惊呆了,笑声不绝于耳,我尴尬得不行,把那张纸打开一看:东西我拿走了,想要便来拿。还特么画了个吐舌脸....我又气又急,喊了一声儿:“草!”然后撒丫子就上去追,“你们先玩,老子去追那女的。”

  古墓里虽然亮,但路也实在比较多,一时我也不知道怎么追,只是一直跑着,嘴里暗骂谁这么不长眼,偷我的东西。

  “不用找了,我在这。”不知跑了多久,刚刚那个女孩站在了我面前,将我拦住。

  我先是一惊,破口大骂:“你谁啊,把东西还给我!不让老子对你不客气。”我也是气坏了,属于恼羞成怒,平时我是不会爆粗口,也不会自称老子的。

  “想要啊?进去拿呀。”她指着石壁,那石壁刻着龙图腾,“我放里面了。”

  “里面.....?你丫的耍我呢吧,这是面墙!快把东西还给我!”我看了眼石壁,气急败坏了。

  “不在我身上,就在里面,不信你进去看看。”她趁我不注意,将我一推,这货力气好大,我没防备,情急之下,双手撑在了墙上。

  只听她笑了一声,我突然感觉石壁开始震动,龙的眼竟发出刺眼红光,石壁发烫,我我手臂上的疤突然隐隐作痛,我感觉不妙,赶紧缩回了手。

  “这...这怎么回事!你做了什么!?”我变得紧张,不安,手臂越发疼痛,我痛得跪在地上,捂着发烫的疤,那石壁上的龙图腾直冒烟。

  我额头冒汗,那龙图腾开始掉落石料,不久便全部掉落,露出黑色的龙鳞,红色的龙眼,化作一缕黑烟,我不知所措,那黑烟朝我冲了过来,我躲闪不及,黑烟直接涌进了我手臂的那块疤,瞬时变成了不多大的龙形纹身,如石壁上的黑龙一般。

  “你的东西我放在了里面,自己去拿吧。”说完她便逃走,我没办法追她,“我们还会再见面的。”说罢,她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石壁的龙图腾不见了,裂开了一条缝,石壁竟慢慢打开了。渐渐地手臂不在疼痛,我慢慢站了起来,看了一眼石壁里面。那里面一片漆黑,我想拿回项链。

  我走进了里头,什么也看不见,我掏出手机,用手电筒照着,摸索着。

  “小子,你终于来了啊,哈哈,让老夫等了你十几年呐,总算把你等来了,哈哈哈。”我忽然听到一个老者的声音传来。

  “谁!你是谁!?”我喊道,心里不免有点害怕,这古墓到底怎么回事。

  “不用怕,老夫不会伤害你的,你放心。”他说道,自古自称老夫的大多是德高望重的老者。

  “你等我做什么?”我环顾四周,手电筒微弱的光起不了什么作用。

  “我等你帮我一个忙?”他说道,“帮了我的忙,我会给你好处的。”

  “什么忙......”

  “你帮老夫把那把剑拔出来就行了,很简单。”他古怪的语气让人不寒而栗,我没什么兴趣,只想找项链,来回走动,用手机指引。

  “你在找项链是吧?”

  “你怎么知道?”我诧异道。

  “帮老夫把剑拔出来,我告诉你项链在哪里。”

  “真的?”我虽找不到他,但可以感觉到他就在这房间里。

  “当然,老夫从来不骗人,说话算话。剑就在你的左手边,把它拔出来吧,快!”他有点急切,我弄不明白,但一心只想找到项链。

  “不许反悔啊!”我说着,用手机一照,果然有一把石剑,插在一块石碑面前。我想应该不会有诈,左手拿手机,右手握住剑,我自认为以我强壮的右手应该可以,使劲一拔,剑丝毫不动。

  “根本拔不出来啊!”我喊道,你他妈在耍我妈?

  “用你的左手,再试一次,快点,老夫等不及了!”他越发着急,催促着我。

  “你急什么?”我骂道,哪有这样求人帮忙的。我将手机收起,左手握住剑柄,只见我手臂上的黑龙之眼红光刺眼,如神助一般,我奋力一拔,剑从石碑前拔出,霎时地动天摇。

  “老夫自由啦,哈哈哈!”这笑声震天动地,我被震倒在地,石剑断做两截,“小子,老夫答应给你的好处一定会给你大,后会有期,哈哈哈!”老者的声音消失,我意识模糊手握剑柄,渐渐昏睡过去,尼玛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