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月黑风高之夜,一个毫不起眼的陌生小镇,冷风呼呼,大雨噼里啪啦扫射着地面,就在此时,一位少年正冒着这大雨,在小巷之中疾走窜行,践踏积水,聊拖淤泥,像是在逃避某物。终于,他跑不动了,半蹲大喘,左右张望,这时,又一人出现在小巷之中,手持利剑,缓缓向这少年走来,这少年抬头观之,少年的眼神绝望而又惊恐,显然并没有做好死亡的准备,他的思想已是空白一片,他不知那人为何害己,只知在两刻钟之前,那时还是烈日当空,极为燥热,此少年刚刚理发完毕,踏出大门,便觉着这周围有股异样之气,少年四处张望了一番,这一看便将其吓尿了,原先是街道繁华,满是人烟,这会却是空空如也,凄凉无比,再次定眼一瞅,便不知自己所在的是何处了,少年初之感想便是“我肯定是在做梦!”但此情此景没有半点虚幻,全乃实事。而原先高挂的烈日,竟也瞬时蒸发,不见踪影,此时飘至天空之上的,是乌灰绵绵之云,看似随时都将下雨之象,果不其然,这雨说下便下,雨势越发大了起来,正当少年愁困到何处避雨之时,不远处传来一男子的声音“喂!那边的!你就是天杀将军的封印宿体吧!”少年并不知他是何意,又见男子比自己年长,便问道:“这位大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能不能告诉我这里是哪?”

  男子走上前来,少年这才看清这男子的样貌,这男子雪白皮肤,下巴尖尖,狐狸媚眼,嘴角高扬,若不是因为那细碎短发,男儿音色与光膀之样,真不敢断定他乃是一个男人!

  这个男子诡异地笑着,轻藐的看着这个仅有十六岁的少年,说道:“找了三亿多个,终于找到一个了!”他这话是何意呢?这少年也是一愣,少年也知来者不善,对男子产生几分敌意,那男子提起挂在脖上的一条十子形挂饰,男子猛的发力,将连接挂饰的金属细链硬给扯了下来,男子将挂饰攥在手中,又高高举起,少年浑不知其作为,顿时,只听头顶响起了阵阵雷声,方才还是天气大好,此时却是乌云密布,大雨哗哗下起,男子手中的挂饰竟化作一把长剑,向着少年走来。少年见其架势,怕是要取己性命,便撒腿逃跑,而那男子仍是缓缓小步,完全没有追杀的意思,像是胸有成竹,少年见前方小巷道路婉转,便逃入这小巷之中,他却不知这大雨便是那男子作为,只要身在大雨之中,男子便能轻易的锁定到目标的位置,所以少年这么做无非是耗费体力,垂死挣扎,最终坚持不住,停下待死了。

  少年对男子大喊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我!”男子道:“这是上面的命令,其实这也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身体里的那个东西!”

  少年听得是云里雾里,不知其所言,但没时间给他多想,逃命要紧,正准备逃跑,竟发现身体不受使唤,男子道:“你在我的雨阵里,你全身都沾到雨水了,你的身体现在由我控制了。”说着抬起持剑的手臂,少年的身体居然跟着悬浮在了半空之中,少年也放弃了挣扎,闭眼受死,男子长剑一挥,一道银色月牙状剑气汹涌飞去,少年却还不知此人姓名,就莫名其妙的将性命交给他,不免有些可。

  酷})匠网SN唯%一正gt版:,其D/他'都是H☆盗6版0.

  少年没有感觉到一丝疼痛之感,睁开了眼睛,发现周围漆黑模糊,心想:我已经下了地狱了吗?

  少年低头,虽然是一片漆黑,但神奇的是自己仿佛可以散发荧光一般可观可见,少年又看了看周围,发现了许多同自己发着荧光的粗铁链,铁链交错,顺着看去,好像最终交于一点,少年还觉着交点出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自己,于是少年沿着铁链寻找这交点,不过多久,果不料真有这一交点,少年加快步伐,越来越近,这才发现,交点处竟是一个四肢被绑紧了铁链的人,少年对其有一丝惧感,迟迟不上前去,铁链人竟说道:“不用怕,过来吧!”少年这才胆颤行去,说道:“你是谁?是要带我去地狱的使者吗?”不过看铁链人这状态,完全是动弹不得,还怎么能带自己去什么地狱呢?铁链人道:“正好相反,我可以救你一命!只要你按我说的做!”等少年走到跟前才发现,这哪是人啊?分明就是一怪物,虽说体态与人十分相似,但特征却大不相同,那怪物一身灰色盔甲,霸气十足,脸部竟长四只三角眼,分布两排,上两只,下两只,瞳孔是一“s”形,眼球全为深黑,怪物头发略长而高翘,耳朵也是细长,额头两侧长着长长犄角,嘴巴甚宽,满是獠牙,尽管一直微笑,但却显得无比邪恶,更奇异的是他浑身都燃着黑色的火焰,不知是原本就是黝黑皮肤,还是因火焰之黑而显得。

  少年想起了之前那个男子说了“你就是天杀将军的封印宿体吗?”料想这物便是天杀将军了吧!少年听到可救己一命时,十分激动,急忙问道:“我应该怎么做!让我做什么都行!”可见这少年的求生欲望是多么强烈,怪物道:“只要你将身体借我一用就行。”少年道:“行!应该怎么做??”怪物的头部也被铁链捆住,于是用眼睛着左下方,对少年道:“看!那里有个开关,把那个把手掰下来就行!”少年毫不犹豫,照做起来,少年很简单的就掰下把手,只听“呯!”的一声,怪物胸口的一块圆盘弹出,怪物用力扯着铁链,大喊道:“什么!这只是能接封我的力量吗!这该死的封印到底怎么解开啊!!”少年顿时吓一跳,不知这怪物为何发怒,难不成自己做错了什么?

  少年胆颤道:“怎...怎么了?”那怪物道:“你死了我也会跟着死!这次!就帮你一回!”原来那个把手只能解封他身体里强大的能量,由于其他各种封印尚在,力量也当然发挥不到极致,这力量也维持不了多久。。。

  此时,在少年的意识之外,那男子砍完一刀,以为少年已无生还的可能,便转身要离去,突然!男子感觉身后涌来汹汹杀气!顿时冒起了冷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空射手O说:

此乃新书也,期盼着大家撸撸,追书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