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傅有亮这翻话,看着傅有亮这表情的张军城身体无形颤抖了一下,不由自主地侧身望向后面坐在轿子上的黄虎。

  早听到傅有亮吼声坐在轿子上的黄虎看着张军城望着了自已,知道他心中害怕傅有亮,自已不出头恐怕张军城会露馅。他向前躬了躬身伸了伸头故意假装傻傻地问道:“旗手咋回事儿?那傻高个同你唠什么屁事,破事?让他滚远点,别耽误我们游行。”

  张军城一听黄虎这话马上侧转头,仰头望着傅有亮大喊:“傅有亮,你应该听到了我们总教头让你滚的声音了,你走,别耽误我们

  的正事。”

  傅有亮的脸色一沉,一扳,抬起头双眼扫了扫轿子坐着的黄虎,他略微一想,强忍心中的火气,还是对着黄虎抱起拳问道:“轿上坐的那位就是报纸所讲的黄天霸师傅吗?请问可否请你下轿来同我傅有亮叙叙呢?”

  轿子上坐着的黄爷本来是没有翘腿的,他如今一听傅有亮这么问自已,他不光没有立刻向傅有亮抱拳回话。相反的是他不急不忙,大大咧咧地把二郎腿翘上,摇晃了两下才缓缓地回答:“你就是东北那个傅有亮,听人谣传你的北派谭家十三腿与旋风刀法都已练得炉火纯青了,就不知道是真还是假?

  现如今江湖上的人大多都是浪得虚名之辈,名不其实的多,有真功夫的极少极少,少得可怜极了。你傅有亮拦着我们干嘛呢?想打架

  吗?如果想打架我很高兴陪你玩玩,不过你我之间要签下生死文书。

  免得到时我失手打死了你,你家里的人找我闹,找我要钱赔偿,要我养那样我麻烦了。我黄天霸一生不怕任何男人,对付男人我用拳脚,三拳两脚就打发了。

  我天生就怕娘们围着我哭哭泣泣,吵吵闹闹,那样我会慌手慌脚。我从江南打到江北,又从大漠打到天山脚下,有名声的被我打倒打死不少,对于名声我已经是彻彻底底地不相信了。

  我只相信势力,只相信自已的拳脚了,傳有亮你身形看上去还像模像样,有几分威猛之相,就不知道你的功夫究竟是咋样?你如果没有真功夫就赶快闪吧,别到时在这大街上丢人现眼不好。

  我这人不喜欢废话,浪费口水,耽误时间,要动手就赶快。你傅有亮应该知道耽误别人的时间就等于是谋财害命,我的时间就是金钱的。我现在正忙宣传我的武馆,我武功盖世,天下第一。

  只要宣传好了,来找我拜师学艺者将络绎不绝,我的钱自然也会似江海之水一样,哗哗啦啦而来。所以你要打,要找死就赶快,不要磨叽,我的损失你赔不起。”

  黄虎的话才到此,已被他这翻狂妄话气得肺出血的傅有亮大喝:“可笑,可笑,可笑之极,世上居然有自已说自已是武功天下第一的狂徒。从古至今,武林史上还没有出现过你这种狂妄无知的愚昧之徒。号称隋唐第一的李元霸那种英雄豪杰也未曾口出你这种狂言,你的狂言妄语只会让人笑掉大牙。

  我真为你的父母担忧,蒙羞,你如此猖獗,不是痴,便是傻,我中华武术浩瀚无际,你竟敢说自已第一。李存孝,项羽这两位从未遇过对手之人,也未曾夸过自已是天下第一。

  号称天下第一者必然会遭天遣,雷劈,夭折。李元霸就因为武功太强,杀人无数,上天就派雷公收拾他,让他小小年纪就死于非命,天打雷劈而死。你小子肯定是神经病,脑痴一个,你下来,我今天就替天行道收拾你这个孽障。以免你继续猖獗,狂妄,贻笑大方,让武林蒙羞。

  你下来,无论拳脚,兵器由你挑,由你选,无知狂徒,人人可殊。”一口气喝完这些的傅有亮到此时似乎已吐完了自已心中的内火,泄完了自已腹内的怨气。

  他稳定了自已的情绪,恢复到自然地将双手向后一背,对着还坐在轿上的黄虎一边频频微微地点头,一边还露出了满脸的笑容。

  黄虎看着他这表情知道刚才自已对他的激将之招已失灵,自已的一翻狂妄之言没有起到半点作用,傅有亮不上自己的套。心有不甘的黄爷抬起手向上摸了两把头发,哈哈一笑又大喊“:傅有亮,古话都说养儿不送书,等于养头猪。

  你老小子好像是没有进过学堂门的死文肓,传说中的李元霸你也拿出来讲,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你老小子肯定是个不学无术之人,整天只知泡戏院的蠢货,你咋不讲李元霸是被宇文成都的师傅鱼俱罗所杀呢?

  戏曲的事儿也当真,也拿出来显摆,你这么说不光不能证明你知识渊博,相反只能彰显你的无知与愚昧。今天我就好好教教你,给你上堂真正的历史课,李元霸是历史不存在的一个人。

  酷8匠网d永D久免z费看小;~说

  他就是写《隋唐英雄传》的作者编造,臆淫,虚构的一个人物,专门用来哄骗你傅有亮这类傻子的。李存孝,项羽才是真人真事,他俩都有说过自已是当朝的天下第一,只是你这头没有学过历史的猪不知道而已。

  你这个文肓,你这么愚昧无知,还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显摆,你才是真正让你父母蒙羞之人。你我相斗,相辩,居然扯及上辈其本身就是一种无知,愚昧不孝之举,我这么说是学你而为的。

  我是读过书,有修养的人,我无论怎么同你斗,你不涉及我的长辈,我是绝对不会率先扯你父母的。自已无知愚昧其本身就是一种大不孝,再让自已父母跟着自已蒙羞,真应该遭天遣,遭雷劈。可惜世上没有雷公,否则雷公要劈的不是李元霸,而是你傅有亮。”说到此的黄虎打住话,仰头哈哈哈地狂笑起来。

  再好函养,再能忍的人听完黄虎这翻话,看到他这狂妄之举也会生气。他才笑三声,已忍无可忍的傳有亮把右手反向后一招大吼:“来人,把我大刀递来,我要将这狂妄之徒劈成八块!”

  随着他口中的块字落下,只见一个年龄二十左右,个子高高瘦瘦长相极为英俊的年轻人,扛着一把鬼头大刀从后面匆匆跑到了傅有亮的身边,双手把刀恭敬地递到傳有亮的手中。

  傅有亮抓过刀就一指黄虎大吼:“黄天霸,你这狡诈之徒,油嘴滑舌,斗嘴我不如你,我认输。我俩废话少说,今天老夫不是来找你

  斗嘴的,我是来替天津武林,江湖同道除掉你这个孽障,魔头的。

  你为祸天津武林,江湖,你杀人无数,心狠手黑,你下来速速受死,我今天就代表天津武林出手惩戒,处死你。”吼完他握刀的右手在连抖,他鬼头刀上的九个环被震得“叮咚,叮咚,叮咚……”乱响,好像在发催命之声一般。

  黄虎站起来立在轿上哈哈一笑,双脚尖轻轻一踮,纵身一跃,一招燕子三抄水就飞过众人头顶,轻轻落到了傅有亮跟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