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点钟左右,店里的客人几乎就不剩多少了,现在的客人虽然都还贪恋烧烤的香味,倒也没有多少人喜欢通宵达旦的畅饮畅食了,所以赵天阳早早的就打发烧烤师提前下班了,反正看样子也不会再有客人了,留下赵天阳和四个小服务员妹妹,五个人在一张桌子前坐着玩起了扑克,这个算是不成文的规定吧,赵天阳对这几个妹妹也没有太过苛刻,劳逸结合才是永恒的用人之道嘛!这时店外又走进一对年轻夫妻,李清雅见有人来了,赶忙走上去招呼客人,问他们俩位要吃点什么,虽然此时已近下班时间,但是如果客人有要求,还是不容拒绝的!

  “我们不吃东西,你们这儿的老板呢,叫他出来见我?”男人说道。

  听到有人在找自己,赵天阳走到那对夫妻近前说道,“不知俩位找我有事么?我就是这家店的老板?”

  看到赵天阳走过来,而且还承认他是这家店的老板,男人明显有些错愕,旋即问道,“这家店的老板不是童兴维么?什么时候变成你的了?”

  听完男人的话,赵天阳哈哈一笑说道,“本来这店确实是童大哥的,可是他前段时间家里可能出了些什么事,他急着回老家,就把这店盘给了我?怎么您认识童大哥?”

  “我当然认识他了,因为这家店是我租给他的!”男人有些傲气的说道。

  “袄,原来您是这儿的房东啊!”赵天阳假装恍然大悟的说道,其实早在这对夫妻提出要见自己的时候赵天阳就想到了他们可能是这家店的房东,只是见这对夫妻年纪不是很大,看起来才25岁上下的年纪,心中有些猜疑罢了。“不知道房东大哥来这有什么事么?”赵天阳有些疑惑的问道,按理说童兴维不至于骗自己,而且烧烤店过户的时候他也一并把烧烤店的租赁合同也都过户给了自己,按时间推算现在应该还有1个月左右的时间!

  “我来就是想告诉你,这个店还有不到一个月的租赁时间了。”男人很乐意帮赵天阳解惑的说道。

  “哦,这个我还真不清楚,这几天也是有些忙,都忽略了这个事了,要不这样吧,你看今天时间也都不早了,要不我们明天再就这个问题好好谈谈,到时我请您二位吃饭怎么样?”赵天阳假装自己不清楚店面快要到期的事情,其实他怎么会不清楚,只是自己又不晓得房东是哪个,也不好找人家谈续租的问题,只好等人家自己找上门了,好在房东大哥并没让他等的太久,这不今天就来找他了,只是这时间选的还真叫人无语,当然就是选择在其他时间过来也挺让人讨厌的,毕竟没有几个人喜欢被人追债的!

  “吃饭就算了吧,我们今天过来就是想要告诉你一声,你这店到期我们就不打算租给你了,我们对这个店另外有用途,还有就是我刚才进来的时候也看了看,我希望你到时能把这店好好给我整理整理。”

  男人的话刚一出口,站在一边的李清雅就开口说道,“为什么不租给我们了?你是不是看我们店生意好,故意不打算租给我们然后再高价租给别人的?”此话一出,让在场的几人都为之一愣。

  赵天阳更是为之一颤,要说小女孩就是小女孩,表面再是伪装的成熟,心里话一出口还是会暴露她的年龄和阅历。不过她能帮自己把心理话说出来,赵天阳还是挺感激的,起码自己是断不会把话说的那么直白的,“清雅,这里没你什么事,你去张罗着小姐妹们把东西收拾收拾,然后下班了。”见李清雅听完自己的话只是呆呆的站在一边看着自己,赵天阳再次说道,“快点去吧,忙完你们就下班了。”此时店里的客人也都走干净了,收拾一下是该下班了。“大哥,大姐,咱们到里屋再说怎么样?”赵天阳见李清雅带着其他服务员们开始收拾,转头对那对年轻的房东夫妇说道。

  “不用了,我话应该说的也很明白了,这店到期就不租你了,你尽快收拾一下吧。”男人说完,便拉着女人转身离开了烧烤店,不再给赵天阳说话的时间。

  赵天阳苦笑着摇摇头,生活怎么可以这样呢,话说这才刚刚有些起色,这房东就不打算把房再租给自己了,还可以再他么搞笑一点么?李清雅等服务员虽然在收拾东西,但是一直都在看着赵天阳那边的动静,这会儿见那对年轻夫妇走了,一个个的都走了过来,七嘴八舌的问赵天阳要怎么办,如果这个店人家真不租给咱们了,咱们该怎么办等等,她们也算是关心自己,不过有句话说是关心则乱。其实这会儿赵天阳也没想到什么更好的办法,只好对她们说道,“山雨欲来,山风先至,咱们走一步看一步吧,起码人家还给了咱么一个月的时间呢不是么!”

  “好了,别一个个的都耷拉个脑袋了,剩下的事我自己忙好了,你们可以下班了!”赵天阳见众女听完自己的回复一个个的都没精打采的,显然是对自己的回复不甚满意,可是自己又有什么办法,难不成还要跪在人家跟前求人家继续把店租给自己?亦或是拿把刀子抵在人家的脖子上,要挟人家把店租给自己?这种事谁乐意谁去做,反正自己肯定是办不出来的。“行了,都别傻愣着了,时间不早了,回去早点休息,明天咱们还得上班呢!”见她们一个个都心事重重的样子,自己的话好像也都没听进去,赵天阳只得再次告诉众女下班的消息。

  新来的那俩个服务员和赵天阳打声招呼就走了,剩下李清雅和李清思姐妹仍是傻愣在店里不走,赵天阳就知道自己这两遍话对她们姐妹不管用,索性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来对着这对小姐妹说道,“行了两位妹妹,有什么话赶紧说吧,再不说天就要亮了,你们又该上班了,要是那样,你们可别说当哥哥的是周扒皮哦!”(周扒皮,取自高玉宝老先生的《半夜鸡叫》里的恶毒地主不懂的友友可以百度周扒皮!)

  听到赵天阳这么说,李家姐妹也是一阵娇笑,旋即又忧心忡忡的说道,“天阳哥,你有什么打算,看刚才那对男女的嘴脸就知道她俩肯定是打定主意不打算再租给咱们了!”

  更新最?a快%上酷eL匠.*网9#

  “走一步看一步呗。还能怎么样?”赵天阳轻笑着说道,事已至此,何必愁闷,况且再怎么发愁又有个屁用,倒不如开心点的好。

  “天阳哥,我们跟你说正经的,你到底有什么打算?是从新再找个地方开店还是打算到期后就直接关门不干了?”李清雅一板小脸,严肃的说道,一副小大人的姿态!

  “你俩就放心吧,既然童大哥把你俩都托付给了我,我就不会随便丢下你们两姐妹的,况且你们又这么懂事,当哥哥的也舍不得丢下你们俩,这店既然人家都不打算租给咱们了,咱们还可以换个地方再开啊,虽然到时候可能会遗失一部分客源,但是到时只要我们努力了,照样可以再打拼一片辉煌的,所以你俩就不要再担心了!”赵天阳心里明白其实她俩是在关心自己,于是把自己的想法完整的说给了她俩。

  “恩,那就好!”李清雅点点头表示赞同道。

  “恩,那你俩还不赶紧回去睡觉?”赵天阳调笑道,不过调笑归调笑,赵天阳还是亲自送两个小姑娘回了他帮李家姐妹租下的出租屋,虽说现今的社会治安还好,但是他还是不放心俩个小姑娘自己走夜路回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