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丢了,领导有给自己打来电话,告诉自己不用急着回去了,等着月底过去结工资就行。这些赵天阳在选择回来的时候就已经预想到了,在家待了几天实在是待不下去了,与其这样颓败的囫囵度日,倒不如出去找份工作,至少可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让自己可以不要再去想她。再者说,手头上的钱也确实所剩无几了,再不想办法出去赚钱,自己真的会被饿死了。从今天算到月底还有十几天,自己要想活着领回这个月的工资就得振作起来。除了进厂子,赵天阳真的不知道自己还会做什么,让自己像刚出校门时那样再去给饭店后厨做杂工被人当白痴去使?(无心喷饭店杂工,只是对那些无良商人的控诉,仅此而已)这种事绝对不可能……

  收拾好一切坐车来到市中心的人才市场,好在进这里是不收门票的,不然赵天阳还真要考虑一下自己要不要进去。

  “喂,小哥,来找工作啊?”一个看起来30岁左右的中年妇女笑着对赵天阳问道,单看外表,赵天阳对这个中年妇女并不是很反感,尤其她脸上还带着职业性的笑容,虽然她的笑容真的很假。

  “嗯,我来看看有什么适合我做的事。”赵天阳不失自信的说道,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自信的话是很难博得别人对自己的兴趣的。

  “嗯,你是什么学历啊?”中年妇女听完赵天阳的话后说道。

  “初中毕业。”赵天阳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确实现今社会,大学生研究生博士海归一抓一大把,自己只是一个勉强完成了九年义务教育的人,难免心里觉得自己卑微了起来。

  “哦,初中毕业啊。”中年妇女显然不是很满意,不过顷刻又换回一张笑脸说道“其实我们这个行业对于学历的要求还真没那么严格,只要你有很好的语言组织能力,再经过我们的一番培训就可以上岗的。”

  “那你们是什么公司啊?”赵天阳不禁有些疑惑,怎么个培训上岗?

  中年妇女把桌子上的牌子立了起来,牌子上赫然几个大字,XX保险公司,卧槽这就不怪了,别的桌子前都门庭若市一般热闹非凡,而中年妇女她们这桌前却是门可罗雀,保险这个行业自己也听人说过一点,对于这行,赵天阳持否定意见,靠做保险发家的不是没有,可是全职保险推销员拿不到一分钱的也不是没有,这行水有多深赵天阳虽然不清楚,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去趟。“哦,不好意思,我对做保险推销没有什么兴趣,打扰了!”赵天阳礼貌的回绝了中年妇女的青睐。

  一个上午如白驹过隙般转瞬即逝了,除了那个保险公司,倒是也有几个公司负责抓人的美眉一眼就青睐上了赵天阳的长相,只是问及他的学历时都是咧嘴加摇头的,最后也都默契的走开了,稍稍懂些礼节的也只是礼貌的说声抱歉,你不是我们公司需要招聘的人而已,简洁却不失所要表达的含义,倒是有家公司看上了赵天阳,不关乎外表,一家保安公司在招保安,看上了他,只是赵天阳觉得做保安还不如做保险推销员,婉言回绝了人家的好意。

  在人才市场买了张煎饼凑合着吃过后,赵天阳知道,就是再逛下去应该也只是浪费时间而已,与其在这里虚度,倒不如出去逛逛,走在大街上,看着自己身边来往穿梭的人群,赵天阳不禁想到‘他们应该都有自己的社会需要吧?学生的目标是学习。打工的要努力工作,做生意的要努力做好事业。家庭主妇要持家带孩子。自己呢?自己好像越来越脱离这个节奏快的生活圈子了。’

  走到离自己租住的小平房不远的街道时,赵天阳赫然发觉街边的那家烧烤店贴出了一张大大的报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去看了下,只见上边写着大大的俩个字“转让!”赵天阳不觉的有些失落,他还以为人家要招工呢。可是转念一想,他又停住了向前迈动的脚步,转身走进了烧烤店里,这家烧烤店自己以前也来过几次,内部的装饰还可以,大概有六七十平米的样子,整齐的放着十几张桌子。由于已经过了正午吃饭的时间,烧烤店也已经不再忙碌。

  赵天阳直接找到烧烤店的老板说明来意后,老板把他带进了内厅,看样子这里应该是他住的地方,沙发,柜子,桌椅板凳床,面面俱到,床上还整齐的叠放着被子,房间倒不是很大,倒是收拾的很整洁,想来住在这里的人很爱干净!“小兄弟对我这间烧烤店有意思?”烧烤店的老板是个典型的东北汉子,说话也都直来直去,开门见山的说道。

  “有是有,只是我想知道老板你想怎么个转让?”赵天阳并不傻,自己越是表现的积极他就越不拿自己当盘菜,自己要是轻松点,反倒让他觉得窘迫。

  看正版章节上酷(:匠}网+w

  “那小兄弟打算出多少钱?”东北汉子虽然直爽却并不愚钝,他可是混迹社会的老油条了,对于赵天阳的话他还是可以听出里边的猫腻的,遂又把矛头丢给了赵天阳,这层窗户纸注定了谁先捅破谁就要吃亏!

  “既然老板你都这么说了,我要是再不表示一下就显得我太没有诚意了,你这店是租的,你所谓的转让就是转让你烧烤店的经营权对吗?”赵天阳环顾四周,不疾不徐的说道。

  “不错,还有我这烧烤店里的一些设备,桌椅板凳等等杂物。”东北汉子点了点头接道。

  “你这店还有多久到期,房租是多少?”

  “房子还有2个月到期,现在的房钱是一个月2000,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赵天阳了然的点了点头,“设备加上店,你准备要多少钱?”

  “小兄弟我看你也是个爽快人,我也不瞒你,实话跟你说,我家里是出了点事,急需要回家处理,可是这店离不开人,我只能把它转让了,我也不找你多要了,这样吧,就一万好了。”东北汉子说完爽朗的笑了起来,只是这笑看在赵天阳的眼里却并没有多雅观,1W,你丫怎么不去抢?这么一个小破烧烤店你居然那么黑我?赵天阳不做声的干笑一下,倒不是自己没有钱,下学出来打工也有2年了,手头还是攒了些存款的。东北汉子见赵天阳只是干笑并没有接自己的话茬,看着赵天阳那苦涩的干笑,心里活动开了,‘看这小子的模样也不像多有钱的主,自己是不是要的太多了一点?’k咳咳东北汉子干咳了俩声后说道"小兄弟是不是对我说的价格不是太满意啊?"见赵天阳还是不说话,东北汉子又接口道,“要不我就再退一步好了,8千吧。这可是我最大的让步了。”

  赵天阳也知道8000不算多了,对于烧烤设备以及经营权转让,这个价格真的不高了。但还是伸出手食指竖起,对着东北汉子做了一个世界人口都能看的明白的手势‘NO’!

  东北汉子有些木然的看着赵天阳的手势,片刻才理解过来,“那小兄弟你打算出多少吧。哥儿们都是痛快人,就不要婆婆妈妈的了!”

  看来这家伙确实是有急事要回家,不然久浸社会,不会不明白现在的情势对自己有多不利的。赵天阳也不好再玩弄心机,比划了一个手势,一个标准的电话手势!

  “6000?”东北汉子有些疑惑的问道。

  “没错,就是6000!”赵天阳点头致意他说的不错。

  “好吧,6000就6000,不过转让经营权的手续费得小兄弟你出,不是哥哥舍不得那点钱,兄弟你把钱压的还真是够狠了。”东北汉子想了想后,爽快的说道。

  “没问题,转过经营权后我马上把钱转给你。!”赵天阳知道自己没必要再兜圈子了,只是个手续费而已,话说应该没几个钱吧,所以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既然兄弟你这么爽快,那你在外边等等我,我收拾一下烧烤店工商材料,一会儿咱们就去办理过户手续?”东北汉子见赵天阳这么痛快,也有趁热打铁的意思!

  “没问题,你弄吧,我在外边等你!”说完赵天阳转身走出内厅,打量起外边的店面,总的说来还是很不错的,这里很快就是我的了!

  工商管理局,他,妈,的没想到过个户竟然花了赵天阳1000块钱的手续费,这还真是始料不及,不成想倒着了这家伙的道了。“小兄弟,恭喜你,从现在起你就是顺鑫烧烤店的老板了!”虽然多花了些钱,但终究还是划得来的,将心比心自己何尝没有黑人家,旋即便转换了心中的阴霾,街道上传来俩个男人爽朗的大笑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江郎才尽说:

  转型,转型,求支持,求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