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岭,山谷清幽苍翠,古墓深沉不可见底。

  墓穴深处,黑袍老者端坐在一块平滑的石头上,闭目养神。红袍老者身前是一座血腥的大祭坛,祭坛上有一千多男童,有的失去了左臂,有的失去了双腿,血腥刺鼻。在祭坛上空,有一只布幡被染得血红。

  张小虎眼见红袍老者做出这等有违天和之事,只能无可奈何,束手无策。如今自己马上也要步入祭坛,和那九百九十九个男童一起被血祭,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一股死亡的气息弥漫心头。

  红袍老者口中念念有词,忽然道了声:“祭!”只见血魂幡红光大炽,一股股男童精血宛如血管般注入了血魂幡中,魂幡汲取着精血,渐渐上下翻飞,血光越来越盛,一千余男童相继血尽死去,惨呼声,哭叫声,直如人间修罗。

  张小虎一生之中经历的事情也比不过今天,只是太过神奇诡异,恐惧慢慢变得麻木,双手反而不再颤抖,轻轻闭上了眼睛,等待死神的降临。

  汲取了九百九十九个男童精血后,眼见血魂幡就要祭成,只差一枚阵眼便可以大功告成。

  忽然,黑袍老者眼中精芒一闪,站立起来,桀的一笑道:“梁桧师兄,要不要我祝你一臂之力?”

  红袍老者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似恐慌,似愤怒,似不信,祭练法宝到了这一地步不能打扰,稍一打扰法宝祭坏不说,还要被法宝反噬。如果平时黑袍老者绝不会做这等蠢事,但现在不同,此消彼长之下红袍老者已不是黑袍老者的对手。

  红袍老者果断的将血魂幡一收,再也忍不住喷出一口精血,本就苍白的脸色刷的变得更白。喝道:“木白师弟!你要和师兄作对么?”

  黑袍老者木白嘿的一声,道:“是又怎样,师傅他老人家生前对你千般宠爱,我资质并不比你差,只是入门晚了些而已,便让师傅他老人家生前看都不看我一眼,这是为什么,还不是你在从中作梗。”

  梁桧不怒反笑,道:“师傅他生前就对我说,你师弟气量狭窄,作为师兄你要处处忍让,纵他再有不对,你也要劝他醒悟,为师也不枉收了你们两徒弟。师傅的话果然不假,你以为师兄我只有你见过的那点能耐么?”

  木白摔了下胡须,道:“平日里你颐指气使惯了,现在说什么我也要试一试!废话少说,出招吧。”

  张小虎睁开眼睛,看到本来亲如兄弟的二人因为一件法宝突然反目成仇,想到了王大牛,不知道王大牛会不会和黑袍老者那样,又使劲的摇了摇头。

  木白从衣袖里摸出一根朴素无奇的黑铁棒,棒身通体乌黑,黑光萦绕。梁桧瞳孔一缩,怒道:“这是师父的看家法宝,不是陪同师傅一起下葬了么,怎么会在你手里?”

  木白哈哈一笑。道:“没有点准备,我又怎么敢杀害修为高深的梁大师兄呢?”黑铁棒在说话间毫不客气的挥了过去。

  酷}¤匠◎}网永#Q久‘免费‘看f:小说

  砰!砰!砰!抬手间墓穴里石屑纷飞。梁桧镇定自若,挥手一招血魂幡,顿时迎空变大,瞬间变得如斗篷大小,再接着如一座小屋大小,挡在身前,防御的密不透风,叱道:“木白师弟,不要再执迷不误了,这次我可饶恕你。”

  木白见一时奈何他不了,语气软道:“师兄,都是我不对,不该贪图你的法宝。”

  梁桧以为他真心悔改了,便收了血魂幡,道:“师弟,把咱们从白莲村抓来的那小子给我扔进祭坛里去。我要进行祭幡的最后一步。”

  木白唯唯诺诺道:“是。”忽然在梁桧背后伸出一张符篆,贴在了梁桧的背心,梁桧猝不及防下着了他的道,怒道:“你出尔反尔,可是以为师兄好脾气?”

  木白嘶哑着喉咙嘿嘿一笑,道:“你脾气好不好我不知道,但是你现在动不了了我却清楚的很。这血魂幡嘛我帮你祭练了便是。”

  梁桧一惊,暗暗提气,却是用不了一星半点,空有一身灵气却动用不了分毫,气的又喷出一口精血。修士的精血与命同修,一般修士体内多为三滴,此时又损耗了一滴,显得更加衰老了。

  梁桧想起了什么,吼道:“你这大逆不道的孽障,师傅生前唯一的定身符你也盗了去,你还有什么没有盗,枉师傅费心费力教导你一生,你却做出这等欺师灭祖的事来,今天师兄纵死也要拉你下地狱!”

  张小虎将这些看在眼里,也不知是喜还是忧,忧的是没想到天下有这等师兄弟,喜的是等两兄弟相斗之时自己有了逃生的希望。

  梁桧忽然浑身血光大盛,竟是将自身也祭奠给了血魂幡,充当了阵眼,血魂幡成!威力大升。木白没想到师兄竟然不昔落得魂飞魄散的下场,也要将自己格杀,登时有些慌乱,逃出墓穴,直往外边飞驰。

  张小虎被血气一侵,头昏脑涨,顿时昏了过去。

  ————

  呃!

  张小虎一声**,醒转过来,揉了揉头,周身一片狼藉,地下宛如血河一般,刺鼻显眼。

  突然摸到了一具干枯冷硬的尸体,是那梁桧师兄的,不知道死去多时。张小虎只觉浑身无力,也不知道那黑袍老者去向如何。怕他去而复返,吃力的爬了起来,直往外奔走。

  张小虎走出墓穴,身处一片竹林之中,一眼望去尽是婴儿手腕粗细的湘妃竹。来的时候天色灰暗,此番死里逃生,已是天光大亮。张小虎累的气喘吁吁,终于体力不支,一跤坐倒。

  吱吱!

  头顶忽然响起一阵怪叫。砰,一只果栗子正中额头,张小虎吃痛,抬头看到一只红毛猴子一手拿着果子,一手抓耳挠腮,必是这猴子搞怪。张小虎刚逃出生天,又被一只畜生欺负,不由气苦,骂道:“死猴子,别让我逮着你!”

  那红毛猴子仍是抓耳挠腮,作挑侵状,啪的一声,又是一只果子飞快的投向张小虎,张小虎早有防备,闪身躲开,忽然三四五个果栗子从四五个方位投向张小虎,张小虎躲得狼狈不堪,又挨了两三下,红毛猴子吱吱怪叫,在嘲笑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