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上LOL的原因机缘巧合,某一天我去到网吧,选一台机器就开始玩起了DNF,玩着玩着,我身边竟然围观了一群人。

  “哇,操作好快呀,这伤害。”“就是呀,这手速”,围观群众瞎嚷嚷,没见过世面一样。

  我望着我屏幕上的力量高达1700的狂战士,一个大崩秒了一个boss,心里甚是得意,就让你们这帮小学生涨涨姿势吧,我不断摆弄角色,操作行云流水。

  “大神,给我签个名吧。”“你不知道玩的时候不能出声干扰的吗?逗。”群从的反应更激烈了。

  卧槽,还要签名了,我有这么牛吗?不过后面那小伙子的说话我喜欢,我回头正准备给那货签个名,看看我的粉丝长成啥样。回过头我就傻眼了,这群家伙斜视眼吗?哥明明在这边,他们怎么看另外一边了。

  此时,傻子都该明白了,他们是围观我旁边的人。我老脸一红,硬生生把口中那句“我给你签个名吧”压了下去,心中也甚是好奇,旁边那货究竟是何等人物?竟然吸引一群路人甲。

  我眼角一瞄,那屏幕左上方四个大大的英雄联盟字眼,而坐着一个还算帅的青年,穿着印着we的服装。这货鼠标动的飞快,按的哔哔直响,手放在QWERASDF几个键的上面也动的飞快,周围的路人一个个张大了嘴巴,好像看到UFO一样。

  至于吗?我心中一阵鄙视,正准备坐下来继续杀怪,一个小胖子贱笑着跑上来,大嘴一开:“大哥,我给你20块,可不可以把你台机让给俺呀?”

  卧槽,这胖子真会说话,不过哥是那种20块可以收买的人吗?

  7O酷`J匠网D永c-久r“免#费n☆看小Z%说

  “好吧,就让给你吧!”我心里这里想,嘴上却是白白得到了20块的得意。

  收过那胖子的钱,我也不打算走,反正我是逃课出来的,没下课我是回不去的。我也假装熟悉问问了那胖子,“兄弟,这人是谁呀?”

  胖子是看得是两眼直发光呀,好像看到了美女一样,听到我的话才稍稍回过神来,“这你都不知道呀?"语言之中满满是除了鄙视还是鄙视,“IPL5听说过没有?”

  我淡然地忽视他的鄙视,摇了摇头。谁知道这胖子更加得意了,满脸的春风得意,“他就是在IPL5拿了冠军的WE核心队员微笑,拿可是世界冠军哦。”

  世界冠军,我了个去,刚刚竟然坐在我旁边,回去又可以和班里那帮玩英雄联盟的人吹了。我心里满是打好了算盘,却是不和那胖子聊天了,我怕待会我会忍不住揍他一顿。

  我也和那帮不明群从一起开始围观,发现他确实了得,好几次都是反杀对面,整场比赛差不多成为他的屠杀。当然我那时是看不懂的,我当时主要想着我是否也要玩一玩,可能有一天我也会有这么多的粉丝。

  微笑玩了两局,看了看手机,给几个粉丝签签名,拍拍照,满足了那群路人的要求,拍拍屁股就走了,走得那叫一个飘逸。

  “黑,王东,你这家伙又逃课?我刚刚看见你班主任在找你”,听这猥琐的声音我不用想了,肯定是小树那货,总是会在下课出到网吧上网的。

  至于他说的话,我自动忽略了,第一他说这话每次见到我都要说一遍,第二我也习惯了班主任经常找我的节奏了。

  说说这货吧,我上高三那年对那个班主任很不爽,所以开始各种逃课,接着跟着小树玩起了DNF,玩了一年,高考就这样玩过去了,所以我顺利和他读上了高四,没错,我复读了。

  开始我想那是个新的开始,可是我错了,我已经堕落了一年,再也没心思读书了。原来,教室已经不适合我了。小树是我给他起的外号,这货有点瘦小,所以给他起了这外号,人如其名嘛,当然他是很同意的,照他的说法,这会影响形象。

  小树嘿嘿跑了上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问我可不可以带他刷图?

  “小树,你会不会玩lol呀?”我开了两台机器,问道。

  “你想玩?我当然会罗,我告诉你呃,我以前是玩DOTA的,DOTA知道吗?那操作可是比lol更难的......"小树听到我问他这个问题,滔滔不绝介绍起自己的成长历史。

  人们在教育小孩的时候总会告诉他们狼来了的故事,从小就学会这故事真理的人自然是不会相信小树所说的,但是不管怎么样,我开始撸了。

  我记得以前高三一个女同学问我撸不撸,当时我是脸红不已,这么敏感的问题你叫别人怎么回答呀,所以当时我是严正地告诉了她,学生应该以读书为重。直至到我玩起这个游戏,我才知道,撸是什么意思。

  刚进入游戏的时候,我是很不习惯,习惯了DNF的键盘无脑按,这游戏竟然要鼠标和键盘一起用,我选择了一个德玛西亚之力,带上重生和传送开始了LOL生涯。

  那时,一个新号是可以直接匹配的,不像现在,还要撸几盘人机才行。进入游戏,我才发现小树拿了一个寒冰,我吁叹不已,估计这孩子想妹子想疯了,玩个游戏也这么执着拿个女角色,我这么感叹是有证据的,因为这货玩了3年的DNF全部是女角色,从来没见过他玩男角色,用他的话说,这样就可以证明他的性取向是没问题的。

  刚刚进入游戏界面,一个队友就打字了,角色一个大光头,背着一本书,他玩的是流浪,“212,我中路,寒冰和盖伦下路,剩下2个上路。”

  我两眼瞄了一下队友,顿时有两个问题,一.剩下两个是熔岩巨兽和德邦总管,盖伦是神马?二.所谓上中下路是什么?我果断问了一下小树,小树这货终于露出原型,他也是不知道,无奈之下我弱弱打字说出我的问题,然后出现以下几行字。

  德邦总管:“!!!”

  熔岩巨兽:“我擦,又要输了!”

  流浪法师:“.............”

  不过队友还是很热心的,在我走错了几次路以后,和一番热心的沟通,我终于知道了,何为盖伦,何为上中下路。熟悉以后买好蓝药果断出去,这时公共频道再次传来打字。

  “盖伦买蓝了!”“.....小学生”“躺输.....”“........”

  难道不应该买蓝?我记得我DNF的师傅告诉过我,蓝是一个角色的必备东西,一个角色没蓝你就不能放技能,没技能你就等于废物,他当时给我的公式是蓝=技能=高手。我是不会怀疑我师傅的,我和小树匆忙地赶去了下路,看着那草丛,我甚是好奇,跑了进去。这时,无数信号开始响起来,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撤退的信号。

  刚进草丛,还没来得及感受一下草丛的芬香,只看见五个血条的人冲了一下,顿时屏幕一片漆黑。

  “FirstBlood!”

  “擦,坑”

  “小学生?”

  我头冒黑线,望着队友的打字,果断无视,我是好奇为什么小树没有进入草丛,难道他早知道了?

  “我擦,啊东,我卡了。”小树的声音适时传了过来,解答了我的疑问。

  我复活以后果断再次赶往下路,看着那草从,心里已是有阴影,“小树,你先去探路,没有人的,再说哥在后面,你放心。”

  小树看了看我,那一脸的不相信让我十分不高兴,“不信我?我进去给你看,哼,懦夫。”进去的一瞬间我再次后悔了,我看到了什么,里面竟然还藏着五条大汉,“敌方击杀了我方德玛西亚之力。”

  “......”队友也是很不给面子的一堆省略号,至于吗?你们,我心中那叫一个恼火,特别是看到小树的一脸的得意,好像捡到几百万一样。

  “哥是让他们的,我可是至尊五的段位,怎么会不知道呢?你说......”我脸不红,心不跳地解释道。

  经过20分钟的激烈嚼着交战,说是嚼着,其实是屠杀,不过不管怎么样,我终于完成了我在瓦洛兰大陆的首战,结局当然是输了。

  “队友真坑!”我望着那失败的字眼这样和小树这样说道,小树肯定地点了点头,很赞同我的意见。

  “或许是对面太强了”我望着我0-10-1的战绩和小树0-6-2的战绩再次说道,小树更是赞许,最后我们得出一致的意见,队友很坑,对面还可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百事可乐说:

新书上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