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点点头说:“很明显嘛!”

  谢菲儿好像还是有点摸不着头脑,一脸匪夷所思的眨巴了几下眼睛,随即忽然愤怒的说道:“这个关婷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看我怎么整死她。”

  听她这么一说我忽然觉得很反感,如果再这么斗来斗去的话,早晚要惹上大麻烦的,我越想越烦躁,最后忍不住吼了出来:“你还有完没完啦?今天要不是有我在,你的处境有多危险你知不知道?真搞不懂谁生了你这么大的胆子。”

  谢菲儿被我这莫名的怒火吓了一颤,很是吃惊的看着我,然后又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弱弱的说道:“你干嘛生这么大气啊?是因为关心我吗?”

  的确,我就是不希望谢菲儿出什么意外,于是我毫不掩饰的吼道:“当然!”

  谢菲儿听完得意的偷笑了起来,然后又假模假样的苦着一张脸,可怜巴巴的说道:“可她们要是再来找我麻烦怎么办?”

  我想了想说道:“没事,最近几天你也别乱到处跑,尽量保持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有什么情况我会第一时间赶去保护你的。”

  “那周末呢?周末我一个人回家还是很危险啊?她们要是铁了心想整我,肯定会瞅准那个机会的。”

  我想都没想就对她说:“周末我就送你回家,行了吧?”

  谢菲儿这才一脸灿烂的笑了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说道:“嗯,那我就听你一回吧。”说完她像个小女孩一样,蹦蹦跳跳的回了教室。

  看着她如此欢快的背影,我怎么忽然有一种上当了的感觉。

  放学后,谢菲儿一脸俏皮的跑来跟我说让我送她回宿舍。我心想,谁叫我承诺说要保护她承诺的那么痛快呢,于是只能乖乖的送她回了宿舍。

  回到家躺在床上,正酝酿着准备入睡时,忽然听到手机传来了短信的声音。我赶紧打开一看,竟然是徐可欣给我发来的,只写了三个字:睡了吗?

  看到她的短信,我还是有一点小兴奋的,本以为她再也不会理我了的,没想到还会主动给我发短信过来,于是我立马回了过去:我还没睡,你呢?

  发出去以后我才发现自己说了一句废话,她要是睡了怎么还会给我发短信呢。

  徐可欣直接无视我的废话,又发过来一条:可以打电话吗?

  我一阵窃喜,她这是有多想念我啊,发短信还不够,还要听我的声音,想必每天憋着不理我把她给憋坏了吧。

  我索性回都不回她了,直接把电话打了过去。

  “喂……你……你这么晚还没睡啊?找我什么事啊?”有一阵子没说过话了,我倒有些紧张起来。

  “本来想睡了,可有些事情我一直放心不下,最后想想还是有必要提醒你一下的。”徐可欣的声音显得有些焦急,似乎不像是要对我一吐衷肠。

  我倒是有些好奇了起来,“什么事啊?”

  “你这两天可要小心一点了,估计有人要打你,而且还是不少人。”

  酷#匠☆网|正版…r首发/T

  “喔?怎么回事?”

  于是,徐可欣就把她看到的、听到的跟我讲了一遍。

  原来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刚刚放学后,洪伟正在买烧烤的时候碰到了张泽龙,两个老大寒暄一番后,洪伟就开始诉苦说最近被高一的一个叫唐文的给整惨了,张泽龙想必早就打听过了我的名字,一听洪伟这么说,心中顿时怒火中烧。

  “又是唐文?妈的,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我今天也被他欺的颜面无存。”

  “不会吧?龙哥,你也着了他的道?”洪伟感到有些吃惊。

  “不行,我们怎么能让高一的小瘪三骑在我们头上撒尿,必须好好治治他。”

  “可是他身手有两下子,而且还认识社会上的混混,我怕……”

  “怕什么,明天把会打的弟兄都喊上,二十个不够找三十个,放学时候就堵他个措手不及,非把他打进医院不可。”

  “行,就这么着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