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关婷所说的玩女人是什么意思,到底是玩弄感情还是玩弄身体,我当然希望只是玩弄感情,如果是玩弄身体,那刘梦婷岂不是。。。。。。。我不敢再想下去了,我觉得刘梦婷一直都是一个比较睿智的女孩,应该不会这么轻易就被人骗去了身体。

  我凭着这一点侥幸心理安慰着自己,脑子里忽然一片混乱,心情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关婷确实值得同情,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说的没错,她确实很贱,就是因为有她们这样的人才会溺养出张泽龙这样的花花公子,活该被人一次又一次的抛弃。

  我不想再跟她多说什么了,但是既然来了,我就好人做到底,把她带回市区就算了。

  于是,我对关婷说:“你们女人的感情世界我不懂,我也不想去懂,还是先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她正要上车时,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我的书包还在刚刚那座楼里,手机什么的都在里面,我不知道你们还在不在里面,所以一直不敢回去取。”

  于是,我们又回去取了书包才把她送回了市区,离别时,她跟我说:“我看出来你喜欢那个刘梦婷,如果真喜欢她,就赶紧劝她离开张泽龙,我可以卖你个面子暂时不找她麻烦,但如果她还是执迷不悟的话,那我就不敢保证会不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来。”

  我沉默着点了点头,心想,不用你说我也会去劝她的,哪怕我跟刘梦婷之间不会有什么,我也不希望看到她成为下一个关婷。

  回到家后,我倚靠在床上拿着手机反复的滑开、盖上,记忆中从没像今天这样心神不定,感觉刘梦婷分分钟都会被张泽龙推倒一样。我犹豫不定的盯着刘梦婷的号码看了又看,这个号码已经匿藏在我手机里好久好久了,我从来都不敢去触碰它一下,今天无论如何都得动动它了。

  于是,我鼓起了十足的勇气发了一条短信过去:张泽龙不是什么好东西,赶快跟他分手吧。

  短信发出去没一会儿,刘梦婷居然直接打了个电话过来。兴奋、紧张、不安一下子全都涌上了心头,迟疑了两秒钟,我立马接通了电话。

  “唐文,是你吗?”刘梦婷的声音在电话里都如此让人陶醉。

  “是。。。。。。是我。”

  “你刚刚这条短信是什么意思啊?”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就直接开门见山了,“你是不是在跟那个张泽龙谈恋爱?”

  刘梦婷迟疑了一会,说道:“算是吧。”

  她果然承认了,虽然之前我看到的和我听到的都很明显的证明了他们关系不一般,可听到她亲口说出来这一刹那,还是止不住有那种撕心裂肺的痛。

  “你了解他多少?”我尽量把语气抑制的非常平静。

  刘梦婷又迟疑了一下,说道:“我不知道,本来以为我很了解他了,可最近发现其实我一点都不了解他。”她顿了一下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事情?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于是,我就把关婷告诉我的关于张泽龙的种种恶行讲了一遍。

  刘梦婷那头始终很安静,等我讲完后,她只是轻轻的哦了一声。

  我不知道她到底听进去多少,焦急的问道:“你准备怎么做?还打算跟他继续在一起吗?“刘梦婷只是很低落的说了句:“我知道了,没什么事我先挂了。”接着手机里就传出了寂寞的嘟嘟声。

  我顿时感觉自己很无趣,刘梦婷谈她的恋爱关我什么事,她受伤、她委屈都是她自己的事,说不定她还乐在其中呢,我唐文算哪门子的葱要去管这份闲事。我自嘲的笑了笑,合上手机便倒头睡了过去。

  第二天我睡到很晚才起床,感觉昨天发生的一切就像一场梦一样,对,就把它当成一个梦吧,何必要让自己过的这么不愉快。

  吃过饭我就匆匆的赶去了医院,陈叔恢复的不错,脸色比刚住院的时候好了很多,只是还不能过多的下床行走。他跟我说话的口气依然跟以前一样慈祥,完全没有因为为我受伤而责怪我,只是叫我要把精力放在学习上,不要再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搞出什么过节来。

  我嘴上答应的痛快,心里却在想,洪伟都让我收拾怕了,哪还会有什么过节啊,倒是那个洪亮,要再让我遇到,我是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陈叔现在的体质还需要多休息,我怕影响到他,稍稍坐了一会就告辞了。

  傍晚回到学校,刚进车棚就看到刘梦婷和张泽龙正面对面站着,两个人脸色都不好,似乎在争吵着什么。

  FL看正U^版'#章节上酷BA匠:网:√

  我停好车故意往他们身边经过,想听听他们在吵什么名堂。等我走近他们时,就听到张泽龙不停的在咆哮:“谁跟你说了这些?到底是谁他妈跟你说的这些?”看他那样子恨不得把刘梦婷吃掉。

  我猜肯定是刘梦婷把他的罪状抖给出来了,惹得他恼羞成怒,有点疯狗乱咬人的架势。

  刘梦婷似乎不想跟他多作纠缠了,转身就想走,没想到张泽龙一把拉住了她,咄咄逼人的吼道:“你倒是说啊?谁跟你说的这些?”

  刘梦婷被他逼的脸都通红通红的了,我立马一个箭步上前,冷峻的说道:“是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