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叔的情况很严重,刀尖伤到了肺,要立即动手术。

  陈叔老婆陈婶坐立不安的守在手术室外,12岁的小女儿拉着陈婶的手不停的哭。我很想去安慰安慰她们,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总觉得这一切后果都是我造成的,感觉自己像个犯人一样,除了自责还是自责。

  后来有两个警察来找我谈话了,问了问我当时的情况,我这还是第一次被警察问话,感觉有些紧张,原原本本的把事情的经过跟他们交代了一遍。他们做完笔录,又嘱咐我要好好上学,以后不要参与打架斗殴之类的就回了警局。

  手术很成功,陈叔总算是脱离了生命危险,医生说可能还要昏睡几天才能醒过来,以后好好休养几个月就可以恢复了,我这才松了一口气。

  陈婶是个明事理的人,也没有责怪我,叫我先回去,陈叔这边有她照顾就行了,还叫我不要有心理负担。听她这么说,我就更自责了,但眼下我也帮不了什么忙,只能听她的话先回去了。

  一进家门,我妈和继父就堵上来问长问短,看来他们也已经知道了一些,我就把事情的经过又跟他们讲了一遍。我妈听完一阵后怕,一个劲的数落我说我怎么这么让人操心。我知道她这是担心我,而且此时我比任何人都更恨我自己,所以也没去跟她争辩什么。继父觉得这事错不在我,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嘱咐我以后万事都要谨慎小心,还说明天要买些水果去医院看看陈叔,叫我陪着一起去。之后就都没再说什么了。

  深夜,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脑子里一直重复着白天发生的种种画面,时而是陈叔倒在血泊中的画面,时而又是洪亮那张阴狠凶残的脸,还有洪伟那咄咄逼人的眼神。想着想着,一股无名的愤怒像原子弹爆炸一样在我心头轰然炸开,我狠狠的捶了一下床边,牙齿咬的咯咯的响,心中默念着一句话:人渣败类,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

  第二天是星期天,吃过饭,我妈和继父就带着我去了医院。

  进了病房,看到陈叔躺在病床上,还处于昏睡状态,身上、鼻孔里都插着细细的管子,整个身子看起来都消瘦了许多。一脸憔悴的陈婶看到我们来了,赶紧站起来硬挤出点笑容招呼我们。

  我把水果篮轻轻的放在了陈叔的床头柜上,看着他苍白的脸默默的说:陈叔,对不起了,我不能听你的话了,有些事情必须要有个了断。

  我妈握着陈婶的手嘘寒问暖了几句,继父就塞过去一个鼓鼓的信封,里面应该是装的钱。陈婶立马一把推开,不停的摆手摇头。

  |酷%匠网(x正版首1发

  “这次多亏了老陈,不然躺在这的就是我们家小文了,您一定要收下,住院要花不少钱的。”我妈诚恳的说。

  “大哥大姐,真的不要,这都是意外,怨不得小文。医药费方面,肇事者的父母说他们来承担,所以你们不用太担心了。”陈婶一边推让一边焦急的说道。

  我一听肇事者三个字就气不打一处来,赶紧问道:“肇事者人呢?警察有没有把他抓起来?”

  陈婶忽然眼神黯淡了下来,摇摇头说:“肇事者失踪了,警察说会尽力找的。其实我也无所谓了,只希望老陈快点康复起来。”

  妈的,都是他妈什么狗屁,一句失踪了就完事了吗?老子挖地三尺都要把洪亮给找出来。

  这时,病房里陆陆续续进来了几个三中的老师,应该都是来探望陈叔的。年级主任曹刚也在其中,他看到我也在,一脸严肃的对我说:“这次事件是你打架斗殴引起的,按理学校应该处分你的。”

  我妈跟继父一听要处分我,立马舔着脸上去跟他解释,磨了半天嘴皮子后,曹刚才冷冷的对我说:“这次先不追究了,以后给我消停点,知道了吗?”

  我暗自呸了一声,只能勉强的点点头。

  谁都不会想到,在不久以后,我将会成为曹刚最头疼的学生之一。

  我妈跟继父看人多了,也不便逗留,就跟陈婶告了个别,还叫她注意自己身体,不要熬坏了。临走时我妈硬是把那个装了钱的信封塞给了陈婶,陈婶见人多也不好过分推辞,只能无可奈何的收下了。

  傍晚回到学校,刚到教室门口就听到大伙正热火朝天的在那议论纷纷,看到我进了教室,立马就安静了下来,一个个都跟看稀有动物一样盯着我。我猜大家肯定知道了陈叔受伤的事情,毕竟是在校门口发生的事,不可能没人看到。

  我刚坐下位置,李子俊还有旁边几个同学就都凑了上来。

  “唐文,昨天怎么回事啊?”

  “陈老师被谁捅的啊?”

  “陈老师是不是你亲戚啊?”

  “是不是你哥捅的陈老师啊?”

  。。。。。。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越说越离谱,我实在招架不住了,猛拍了一下桌子吼道:“都一边凉快去!别烦我。”

  大家看我发脾气了,这才失望的散去。

  恢复了片刻宁静后,李子俊又悄悄凑了过来,“跟我说说呗,我都不能说啊?”

  我无奈的苦笑了笑,只能又跟他讲一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