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菲儿背靠着我,整个身子软软的瘫在我身上,要不是有我扶着,她肯定连站都站不住了。可能是她那里极痒的缘故吧,两条大腿不停的向内侧弯曲、磨蹭着,丰腴的臀部也就随之摇摆了起来,时不时会蹭到我的大腿根部。因为我也只穿了一条底裤,所以我们都是肌肤贴着肌肤的,夹杂着源源不断的水流,这触感真是粉嫩柔滑极了,我差点没忍住去掐上一把。

  说真的,此时此刻我真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定力了,在如此香艳的场景下竟然还能如此坚韧的控制着自己的欲望,要不是裤裆里那兄弟早就昂首挺胸了,我还真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缺失了某些功能。

  谢菲儿一只手扶住我的手臂,另一只手不停的揉搓着下体,嘴里时不时会发出些低微的呻吟声,我猜她肯定是清洗的时候触碰到了自己的敏感点,忍不住才发出了这种声音。我不由的开始想入非非起来,当然那里也更坚挺了。

  这时,谢菲儿无意间触碰到了我身体的异常,身子忽然猛地颤抖了一下,接着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我被这气氛挑逗的亢奋到了极点,再这么下去,只怕真要把持不住了。于是,我就想说说话来转移一下注意力。

  “你感觉好点了吗?”我尽量温和的问道。

  没想到我话刚说完,谢菲儿立马转过身,紧紧的贴上来抱住我的腰,急促的喘息道:“唐文,你要我吧,求求你要我吧,我快受不了了。”语气中略带了些哭腔。

  此时,她的一对双峰正严严实实的挤在我的胸口,已经让我心神荡漾的不行,再加上她提出这么难以拒绝的请求,这一刻,我真想就这么沦陷下去。

  可是转念一想,她沾到的药粉药性这么强烈,万一到时候我没让她解脱不说,还传染给了自己,那就麻烦了。想到这,忽然心里凉了半截,立马恢复了理智。

  但是谢菲儿现在这个样子我又不忍拒绝,不然她还以为我有多嫌弃她呢,那就更让她雪上加霜了。于是,我将手搭在了她的后背,轻轻安抚着说:“我们冷静点好吗?不是我不想,实在是那药粉太可怕了,万一我们两个都中了毒,那就没人能帮我们了。”

  酷{P匠网正“g版首(发me

  谢菲儿深埋着头,依然抱紧我颤抖着说:“我好想要啊,好像有一万只蚂蚁在那咬一样。”

  “要不……要不我给你揉揉?”天地为证,我冒出这个念头真的只是想帮帮她,完全没有要占她便宜的想法,即使有,那也是一点点,一点点,一点点……

  谢菲儿低声嗯了一下,然后把头埋的更深了。我忽然极度紧张起来,要知道,我这辈子还没碰触过那东西,这一下子叫我从哪里下手好呢。正纠结着,谢菲儿居然主动抓住了我一只手,然后缓缓的往下拉,最后轻轻的放在了她那里。顿时感觉一股电流涌过全身,如排山倒海般激荡着我的灵魂。

  我深吸一口气,紧紧闭上了眼睛,伴随着谢菲儿的嗯哼声我笨拙的揉动着。渐渐地,紧张感似乎越来越淡,反而某种欲望越来越强。

  忽然谢菲儿啊的一声尖叫,吓得我一动都不敢动,她喘息着说:“不要扣进去好吗,我还是……”

  我很吃惊,我已经猜到她想说什么了,不过还是难以置信,那些传闻难道是假的?谢菲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孩?

  我脑子一片混乱,怎么都捋不过来,眼前的谢菲儿忽然变的好陌生,陌生的让我异常兴奋起来,于是我又很小心很温柔的给她轻抚着。

  也不知道这样持续了多久,谢菲儿开始起了点变化,身体的反应变得热烈了,嘴唇渐渐恢复了红润,我感觉她状态似乎在好转,看起来也没那么虚弱了。难不成我给她这样弄就能给她解毒?还是这毒粉的药效已经过了?

  “感觉好点了吗?”我停下来问她“嗯,好多了。”谢菲儿依然面色红润,不过跟之前的那种红不一样,现在的更自然。

  听她这么说,我总算放了点心,于是恋恋不舍的把手抽了回来,今天的便宜占的够多的了,也该适可而止了。

  谢菲儿气息变得越来越平稳,也有力气自己站着了,看来是真的在恢复。

  这会儿她倒变得害羞起来,拿了条浴巾把自己裹了起来,然后匆匆逃离了卫生间,始终低着头不敢看我。

  我给自己简单擦了擦身子,慢慢的整个人也平静了下来,虽然意犹未尽,但总算谢菲儿没出什么意外,心里还是比较坦然。

  出去后看到谢菲儿正躺在被窝里小憩,看起来很累的样子。这房间是个单人间,只有这一张床,于是我只能呆呆的站在床边看着她发愣。

  忽然谢菲儿睁开了眼,眼睛睁得很大很水灵,直勾勾的盯着我,我能看到她眼睛里有一种春情正在荡漾。她似羞非羞的看着我笑了一下说:“唐文,我算是你的人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